羅子:錢鍾書自作自受

以學貫中西崛起於中國三零年文壇的名作家錢鍾書一直是我心儀的文人,在我感覺中,他心高氣傲、冷眼人世,熱心國事,後來,有人揭露他在大陸淪共前的親共表現與大陸淪共後的媚毛言行,發現他與三零年代許多親共文人一樣,犯了嚴重的左傾幼稚病,因此對他在大陸淪共後所受赤災紅禍不再同情,並認為那是他自作自受。

錢鍾書學貫中西,精通多國語文,三零年代備受朝野重視,尤其他寫出那本諷刺舊社會的《圍城》巨著後,使他的聲名更為遠播,並培養出傲態,由於他親共,因此中共奪得政權後留在大陸,他雖努力討好毛共,為毛翻譯語錄,但仍難逃被整肅的命運,吃盡共產給他的苦頭。

記憶中錢鍾書最受海外華人詬病的是他在文革時替毛澤東翻譯禍害中國最深的「毛語錄」,為了響應毛的「世界革命」幻想,他以他的精湛外語能力,把毛的瘋狂言論逐字翻譯成英文,供第三世界的「革命群眾」參考,使「世界革命」早日完成,他誠惶誠恐的表現,並沒有討得毛共的歡心,照樣遭到抄家、批鬥、關禁、迫害的災難。

近閱旅美著名學者余英時的「訪談錄」,知道錢鍾書鮮為外界所知的一些媚毛親共言行,使我對錢鍾書有更多的瞭解。

余英時在「訪談錄」中盛讚錢的學術研究的成就,他說,錢在中國古代文化研究的成就斐然值得推崇,但是他在1949年大陸淪共後的種種表現就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余英時指出,1949年後,留在大陸的錢鍾書,盼望得到毛澤東的重用成為「王者師」,因此上書毛澤東毛遂自薦,毛回信勸他「採取老實態度為宜」,明顯是拒絕了他的討好,但錢卻以得到毛的回覆是無上光榮,到處展示毛寫給他的「御札」來抬高自己的身份,一九五七年反右前夕,毛的幫兇周恩來在中南海邀宴在牢籠中的眾多文人學者,讓他們與毛澤東聚首一堂,散席後,錢徘徊不肯離去,想與毛澤東面談,但毛並不理睬他,甚至命衛士趨前叫他離席回去,他想親近毛的企圖落空。

以錢鍾書這樣一個大學問家,竟會遭到共產黨人如此奚落,的確是自作自受,不過,不止錢鍾書一個人,在中國土地上,有更多三零年代為毛叛亂鳴鑼開道的文人學者,在反右到文革中被毛共整得死去活來,亦有不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即使千方百計討好毛共的郭沫若,也被毛的爪牙弄死他兩個兒子,其他如馮友蘭、費孝通、傅雷、老舍更是沒有一個不受災蒙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