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莫言是中共的代表

中國大陸作家莫言得到諾貝爾文學獎,引起海內外廣泛的討論,有指責、有讚揚、有否定,而最受矚目的是有一大群知名的大陸民間人士聯名寫信給諾獎委員會,認為這個獎不應頒給莫言,因為他是與中共暴政一起作惡的奴才,過去言行與中共限制言論一致。有人認為,諾貝爾頒給莫言,是頒獎者對一貫反對他們、醜化他們、攻擊他們的中共政權妥協,甚至可以說是低頭屈膝,目的是堵中共政權之口,而不是認為莫言的作品有什麼文學價值。

果然,自從諾獎頒給莫言,中共政權立即改口,承認諾獎的價值、地位,不再把它視為「亡我的心不死」的「西方反華勢力」,從這個角度看,莫言與中共政權一伙,都是騎在人民頭上既得利益的統治者。

根據大陸網民透露莫言是中共黨員、是殘害人民的「解放軍」,他做過軍中保客員、政治指導員、宣傳幹部,離開軍隊後,莫言擔任作協第七屆主席團委員,二零一一年出任中國作協第八屆副主席(共幹職銜),說明了莫言是共產黨的代表,因此,他對外對內都發揮了對共產黨忠誠的積極性。所以他在德國法蘭克福書展排斥大陸異議作家,向西方媒體歌頌中共對文學創作的審查制度合理,他甚至扭曲事實說:中共審查制度下,作家學會怎樣寫才更含蓄、更委婉,對他來說,這才符合美學原則,他的結論是:「言論審查更利於寫作」。
不但如此,莫言還吹捧中共當內的極左派,例如,他寫詩歌頌有「小毛澤東」之稱的薄熙來,對薄的唱紅打黑讚不絕口,對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投贊成票,對因這個講話而被整肅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萬千文人作家一點也不同情,於是,他公然抄寫了毛這篇「講話」,當有人質問他,他竟表示不會為此後悔,擇惡固執到這種地步,說明了他是沒有良心良知的文人。因此大陸文化圈中人說,莫言得獎,是諾獎頒發一百二十年的「超級大笑話」。

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台灣方面的反應,受盡中共潛台間諜之害的女作家季季,居然為莫言解脫,說莫言是兄弟,不應對他苛責,而被馬英九策封為「文化部長」的龍應台,甚至希望莫言打開中國大門。對內釋放劉曉波,對外准高行健返回鄉國,表面上看,她既客觀又公正,她大概忘了中共以1500枚飛彈對準台灣的危機,以龍應台為首的人,既不敢對倒行逆施的中共政權「生氣」,更不敢對中共政權說不,是典型欺善怕惡的文人,與文化流氓李敖一樣,只敢皮裡陽秋向暴政打擦邊球,龍應台說:她對權利抗議採取的是細水長流的方式。而李敖則公開向中共歌功頌德。

記得當年日本侵略中國之際,汪精衛為首的一批漢奸,公開與日本勾結,甘心做日本的兒皇帝,並高調宣稱「曲線救國」,這與李敖、龍應台「打擦邊球」有異曲同工之處。

我完全同意中國大陸逾百名民間人士反對莫言所發表的公開信,信中最可圈可點的一段話是:「將諾貝爾文學獎授予莫言,這才真正損害了諾貝爾文學獎的公信力,真正玷污了諾貝爾先生的榮譽。將值得世人尊敬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這樣一位與極權主義一起作惡的奴才,我們甚至不得不懷疑瑞典文學院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是否與中共當局存在私下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