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與郭教授談國際海權

中共釋出要在五年內建造航空母艦的消息後﹐引起大陸「糞青」的「愛國狂潮」﹐紛紛討論「大國崛起」的種種條件﹐似乎一旦中共擁有航母就所向無敵﹐稱霸世界﹐頗有把世界革命進行到底的豪情壯志。面對這許多噪音﹐我與曾在哥倫比亞大學研究科學歷史(History Science)的郭正昭教授談到此事﹐希望聽聽他的意見。

郭教授畢業於台灣大學﹐來美深造取得哥大歷史學博士學位後﹐並在該校擔任教席多年﹐退休後仍著述不斷﹐他對中共發展航母的構想並不反對﹐但他質疑中共的能力與航母代表強國的說法。

郭教授說﹐早在第二次大戰前﹐日本已擁有八艘航空母艦﹐堪稱「超英超美」﹐結果一旦偷襲珍珠港遭到美國還擊﹐最後只有無條件投降一途﹐強國夢破碎的日本至今不再敢提航母的事。

中國大陸自從三十年前擺脫毛主義的桎祰﹐實行改革開放﹐讓十三億人民可以放膽胼手胝足拼博﹐再在台灣、香港的引導下﹐改變了「一窮二白」的面貌﹐「國家財政」從一無所有到全世界外匯儲備首席的地位﹐他們宣稱市場經濟導致他們有發展航母的本錢﹐於是決定建造航母炫耀「國力」。

郭教授說﹕中共政權所說的市場經濟﹐濫觴於十二世紀地中海的威尼斯﹐當時威尼斯憑藉海上貿易開創局面﹐奠定了重商主義的基礎﹐花了八百年的時間才改變世界面貌﹐並衍生了自由、民主的政治強國體制﹐中共實施「市場經濟」才三十年﹐雖改變了大陸的貧窮﹐但距強國體制仍遠。郭教授說﹐到目前為止﹐中國大陸不要說造航空母艦﹐甚至造一艘類似歐洲遊輪也有困難﹐何況中國有史以來的政治家﹐還沒有培養出海權觀念﹐想改變國際海權地位談何容易。郭教授指出﹐市場經濟要進一步發展﹐必需有四種配套的政策﹐那就是:(一)宗教自由﹐(二)人文教育﹐(三)言論自由﹐(四)司法獨立。

中國大陸沒有宗教自由﹐可以從他們取締地下教會﹐捕囚神父、修女﹐迫害法輪功徒眾﹐得到證實﹐外界對他們重建寺廟﹐准許佛教傳播﹐容許僧尼生存﹐以為那就是宗教自由的明證﹐殊不知﹐這些寺廟、僧尼﹐均在中共監控下生存﹐由國家編列預算供養﹐與真正的佛教不同﹐也與宗教自由不符。

人文教育方面﹐中共的國家教育預算對比世界發達國家﹐十分懸殊﹐而十三億人民受教育的比例偏低﹐除了若干大城市﹐文盲到處可見﹐教育既不普及﹐人文教育的提高談何容易﹐至於言論自由﹐更是高不可攀﹐在共產體制下﹐這是常態﹐想打破這些常態﹐絕不可能。到目前為止﹐中國大陸的傳媒仍在中共政權控制中﹐新聞報導受到嚴格限制﹐言論自由必需約束﹐那有一點強國的跡象。司法獨立精神在中國大陸徒具形式﹐並無實際運作表現﹐侵犯人權﹐刑不止上大夫的事件普見於中國大陸社會﹐黨凌駕一切的傳統﹐短期內不可能改變。

從威尼斯開始的市場經濟體制﹐用了幾乎一個世紀時間才有今日的國際共識的基礎﹐而八百年前﹐威尼斯已有向尼克里斯宣揚自由民主的理論﹐而中國大陸至今還無人超越他的思想水平﹐因此﹐中國大陸的市場經濟體制﹐不但不健全而且很難確立。因此﹐他們想超越國際列強還在幻想階段。

世界海權的爭奪﹐早在十七世紀之前已經開始﹐當年西班牙的無敵艦隊稱霸地中海與大西洋﹐所到之處無不披靡。一七一三年﹐當他挑戰成形不久的英國皇家海軍﹐遭到維京海盜組織的聯軍與皇家海軍配合夾擊﹐一個月內﹐西班牙海軍潰敗﹐英國皇家海軍從此稱霸世界﹐至今仍控制直布羅陀海域﹐西班牙國勢則一蹶不振。維京海盜雖名稱不雅﹐但他們的海上力量與當年英國海軍不相上下﹐一旦改邪歸正就躍升為皇家海軍﹐從此循規蹈矩﹐擴張海權﹐保家衛國。

中 共 政 權雖統治中國大陸六十年﹐從文革時的自吹自擂發展到今天自稱「漢唐盛世」﹐但賊性不改﹐此固共產體制的必然﹐也是共產黨人的宿命。既然如此﹐中共即使增強海權﹐也得不到國際尊重﹐相反﹐週邊國家與地區對他們更為戒懼防範﹐因此﹐中共發展航母﹐無此必要﹐也無此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