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台灣民運份子何處去?

台灣民進黨骨幹人物——陳菊、蘇貞昌、謝長廷、呂秀蓮,近來在中共招安統戰下,紛紛醞釀西進去中國大陸訪問,他們的說法是,國共之間的鬥爭與台灣人無關,台灣人與中共無怨仇,只是受國民黨統治幾十年來錯誤教育影響而植下反共意識。

民進黨的呂秀蓮,最近甚至公開表示:民進黨人不反共,台灣人不反共。的確,以民進黨為首的台獨份子,不但不反共,七零到八零年代還是中共拉攏對付國民黨,推翻中華民國的主力,也是中共與民進黨的共同目標,於是有人形容,那是中共與台獨份子的蜜月期,但到了後期,台獨份子在中共的民族主義情緒發酵下,成為心腹大患,迫使民進黨成為後來的反共力量,民進黨人,出錢出力去拉攏大陸跑到海外的民運份子與異議人士,高舉反共、反國民黨大旗,迫使國民黨人紛紛把制裁台獨的希望寄在共產黨身上,於是國民黨人紛紛登陸媚共,連過氣政客連戰也成為中共王朝炙手可熱的「愛國人士」。

現在我擔心的是,被台獨份子拉攏的大陸來的民運人士與異議份子,他們在台獨份子反共階段,是可供利用的棋子,一旦台獨份子不反共,這些人就立即變成「階級敵人」,這時候,大陸來的「階級敵人」,不但得不到台獨份子庇護,也失去了經濟支援,他們的反共文字,台獨傾向的報章雜誌不再刊登,最後的下場是被台獨份子驅逐出境,或者被他們殺來祭旗去討好共產黨。

好在,目前在台灣混得不錯的「階級敵人」如阮銘、袁紅冰、林保華、曹長青等人都有外國公民身份,危急時遠可以再逃回歐美國家求庇,只要他們不是中共派出來偽裝反共、離間台灣社會的「特別人物」,生命應該得到保障,只是希望台獨份子不要像當年228事件時那樣劍及履及,迅速採取暴力行動,他們還是可以逃生的!

大陸歷史學者辛灝年分析台獨份子的立場時曾經這樣說:台獨份子一向親共,現在則把中共當作中國加以反對,因此大張旗鼓的攻擊中國,討厭中國人,這種表現是典型的「反華」。雖然他們絕大多數是漢人,也是所謂炎黃子孫,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成為堅定的「反華」鬥士。
幾千年的歷史證明漢人有濃重「反華基因」,才會「學得胡兒語,牆頭罵漢人」,從抗日戰爭期間漢奸大批湧現到後來許多台灣知識份子親日,媚日的表現得到證明。

最顯著的例子是以皇民為榮的台灣李登輝,他是客家人,是純種漢人,但他卻以日本人自居,更從他二十二歲是日本人為榮,他在家中看日本報章、雜誌,主張日本人應該參拜靖國神社,他去日本公然去靖國神社致祭,當釣魚台問題出現,他立即站出來說釣魚台是日本領土,自從他退下政壇下,絕口不說國語,只說日語及閩南語,與另外一個台灣政壇小丑蔡同榮一樣。只是他們知識膚淺,學識簡陋,不知道閩南語是漢語,也就是中國方言,他們既然仇中反華,應該連閩南語也不說,那才符合漢奸的標準,才符合皇民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