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保釣運動的左傾小醜邱立本

七十年代來美國參加左傾保釣活動的香港僑生邱立本,從紐約返回香港後,得台灣新聞界名人高信疆牽線進入明報系統工作,被分配到《亞洲週刊》擔任主編,從此在港台兩地平步青雲,混得有聲有色,儼然文化界名流。

《亞洲週刊》被公認為一本標榜中立其實左傾親共的雜誌,但這本雜誌在大陸被禁,只能在香港、台灣這兩個有言論自由的地方銷售,為了銷路,他不得不發表一些中間偏右的文字,恰好此刻台灣朝野向中共傾斜之際,《亞洲週刊》的魚目混珠自然受到一些對中共認識不深的讀者捧場,使《亞洲週刊》得以生存,不致因虧累被明報老闆張曉卿關掉。

去年九月二日,北美《世界日報》曾經以顯著標題發表了一篇吹捧邱立本的特稿,內容是介紹邱立本出版了一本有關保釣的新書,此書的出版,是為了響應香港人乘船去了釣魚島,上岸後揚起五星旗和中華民國旗的行為,曾引起港、台兩地關心釣魚島問題的人士的議論,有人說他們魯莽,引發中日糾紛,有人說他們拿的五星旗是法西斯旗幟,更有說,中共是一個獨裁、極權、殘暴的政體,不應讓他們佔多一點土地,即使指甲大小的地方,也不應被共產病毒玷污。

《世界日報》駐港記者在特稿中指出,邱立本當年從香港到台灣求學,與《中國時報》「叛將」胡立台(現任聯合報系高職)、台北新貴蘇起在政大是室友,胡蘇兩人大概不知道後來邱立本在紐約追隨左傾保釣份子的後面,歌頌文革,吹捧毛江,詆譭台灣,詬罵國府的狂妄表現。

蘇起曾經於八十年代在美國留學時,到《世界日報》打工,翻譯電訊,而邱立本則在七零年至八零年代初期在紐約曾同當地的左傾份子撰文攻擊《世界日報》是「國民黨特務大本營」,並在左傾報紙上指責《世界日報》造謠生事,是典型的《世界謠報》,甚至跑上街頭,到地鐵站出入口的地方派發傳單,希望華人不要看《世界日報》,其左傾表現,曾遭到紐約華人僑社人士杯葛,他代表左傾報紙進入中華公所採訪被拒。
邱立本在紐約左傾,而他服務的左傾報紙一家接一家倒閉,走投無路之下一度相當潦倒,當此之時,香港明報來紐約開辦,台灣曾任《中國時報》副刊主編的高信疆擔任編輯部總監,來紐約招兵買馬,邱托人找到高,高不瞭解紐約狀況,以為他是僑生,基於都來自台灣的情誼,介紹他入《明報》,並調他去香港主持《亞洲週刊》編務,替他找出一條生路,否則他只能在紐約鬱鬱以終。
《世界日報》記者在報導特稿中說,邱立本是「保釣主要人物」,那是不正確的形容,真實情形是邱立本只是紐約地區為保釣團體搖旗吶喊的小嘍囉,那批因保釣而左傾的台灣留學生,一個個意氣風發,神氣活現,不會把邱立本這個小僑生放在眼裡。

當時保釣主力是台灣留學生如王正方、王春生、花俊雄、黃哲操、程明怡、崔少明、郭松紫,林孝信,劉大任、陳治利等人,他們一個個在美國名校取得最高學位,學有專長,而且上一代人在台灣如非出將入相,就是身家豐厚,依現在流行的說法,他們是「官二代」或「富二代」,他們投共,對台灣的確產生震撼作用,香港來的留學生中,他們只看中在哈佛攻讀法律並取得博士學位的黃賢,邱立本在他們眼中,毫無價值,可惜,黃賢後來因「愛國」去大陸「為人民服務」,被中共以「美國間諜」罪名拘捕關了十年,從此銷聲匿跡,而當年小嘍囉卻上了「國民黨特務」的《世界日報》新聞版,甚至一度在《世界日報》香港副刊寫專欄。

《世界日報》駐香港記者最大的錯誤是說當年邱立本與此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併肩保釣」。邱當時只是保釣的無名小卒,在左派團體中微不足道,而馬英九是「革新保台」的反共保釣大將,他發表文章表示擁護中華民國,主持座談會揭穿中共統戰陰謀,辦刊物痛斥左傾投共的人,並說他們的保釣是被中共牽著鼻子走,中了中共統戰之計,而左傾的台灣留學生則痛罵國府懦弱無能,喪權辱國,還罵馬英九是國府派到美國的職業學生,是國民黨內既得利益者。

左右兩派保釣份子水火不容,針鋒相對,左派保釣份子一個個能言善道,文筆犀利,並被中共邀去大陸訪問,讓他們見到毛澤東、周恩來等高層人物,在聲勢上,左派比右派更受社會注意,導致後來許多來自台灣的知識份子跟風左轉。

真正的情形是:馬英九根本不知道邱立本是何許人,而紐約僑社團體卻知道,他是在左傾華文報紙混飯吃的小左仔而已,說馬英九與邱立本「併肩保釣」,真是天大的笑話!
為了抬高邱立本地位,《世界日報》駐港記者又說邱立本與台灣國府新貴在政大是室友,藉此說明他的輩份高,也就是說,他有資格與蘇起攀交,在中共向台灣統戰之際,他可以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邱立本在香港出版的書,書名叫《保釣.風雲.急》,是一本仿武俠小說名家古龍所寫的《天涯.明月.刀》的名著訂名,可見邱立本此人的拙劣肉麻,問題不在邱立本,而在為邱立本捧場的《世界日報》記者太幼稚無知。

被《世界日報》記者稱為「老保釣」的邱立本,此刻利用《明報》系統的資源來源來維持那份虧損嚴重的《亞洲週刊》,然後利用這份週刊在港台兩地招搖,並以他的書希望重現保釣熱,但香港的報章、雜誌對他一點興趣也沒有,沒有人理會他,也沒有人去他的新書發佈會,只有不知道保釣歷史背景的《世界日報》駐港記者把他視為瑰寶,對他加以吹捧。曾經把《世界日報》當作「階級敵人」批鬥的邱立本,大概也會對《世界日報》記者的愚昧感到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