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中國大陸六十四年浩劫

被稱為「中國良心」的人民日報記者劉賓雁已經去世多年,但在中共政權心目中,他是永遠的反動份子,雖然他曾經是黨內同志,也曾對「解放大業」有過貢獻,但當他一旦與黨不一致,便立即變成「階級敵人」,誓除之而後快。

劉賓雁自從棄國來美后,曾對中共若干倒行逆施批評, 但他對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七年的大陸現狀則讚不絕口,並說那是中共在大陸的大治德政,那幾年國勢蒸蒸日上,只是到了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才走下坡,他也受到運動波及。

劉賓雁只是根據他自身的經歷來對中共褒貶,並非著眼於廣大群眾的遭遇作出評斷,有失客觀立場,他在中共奪權成功後,一度享受到中共的「解放果實」,不知道「解放」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是一場慘重的災難,尤其是當中共佔領整個大陸後,展開無微不至、無遠弗屆的「鎮壓反革命」運動,接著就是血腥土改,那時候土八路的殘暴遠甚於侵略中國的日本鬼子。

在中國大陸廣大農村內,沒有一個人不被牽累,他們只要有一二畝地,就會被中共打成地主富農,在鄉間被視為豪強的人固然被扣上「惡霸」的帽子,慘遭批鬥殺害,而受到大家推崇樂善好施,熱心公益,修橋補路的鄉紳,也會被中共軍警加以殺害,理由是他們為舊社會平息民憤,方便「反動政權」統治的「善霸」。當土改運動積極展開時,鄉間最普遍見到的就是清算鬥爭,村村見血,當地土共幹部,人人都有生殺大權,他們在廣場上擺一張長桌列坐、審問被民兵押來的「地主」,「富農」,「惡霸」,「善霸」,並指派「受害」農民出來指控,力數「被告」的罪行,聲淚俱下的痛述自己悲慘遭遇,然後由共幹問圍觀的民眾,應該怎麼處置?在人群中預先安排好土共高叫:「槍斃他」,於是一呼百應,審訊的共幹便下令民兵執行槍斃,當場開槍把他們殺害,然後第二批,第三批,被視為壞份子的農民被五花大綁的拉出來,經過審問加以殺害,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三年的幾年間,因土改被殺的農民數逾千萬。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六零年公佈的統計說,中國大陸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七年反右前,有五千七百萬大陸人民被毛共殺害,是第一次大戰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一倍。但這種悲慘現象,並沒有受到中國人的重視,有人甚至認為這是革命必需的後果,不值得重視,但就我看來,那八年被整死的中國人,大多數是不識字,沒有文化的平民,他們有些是全家被殺害死亡,有些大劫倖存的人因被嚇破了膽不敢申訴,甚至反過來對加害他們的毛共唱讚歌。

從五七年後到文化大革命這段時間,大陸死亡的人數也逾一千萬,據中共元老葉劍英說,僅文革,被整死的人就有二千萬,受牽連的逾億,因此,當毛死江囚之後,這些人紛紛得到平反,有些死後被追悼補償,倖存者恢復從前的名位,翻身復出。由於反右、文革受害的人中既有知識份子,也有中共黨內各級黨委共幹,他們在毛死之後全部平反,官復原職,知識份子也返回自己崗位,這些人能說會道,於是一篇篇「傷痕文學」的作品問世,直到上面認為有傷毛澤東與共產黨威信,才出面禁止,但文革中的慘狀已眾所周知。其實所謂反右,文革,其慘烈程度比不上「鎮反」、「土改」,換句話說,反右,文革只是鎮反、土改的重現,不同的是,受害的人從農民到普通人民提升到知識份子與共幹軍頭而已,誰會為廣大的受害農民及普通人平反?毛死江囚之後,中共政權上下一致把文革形容為浩劫,把反右定性為擴大化,其實反右,文革中許多受害人,都是「解放」初期整人的骨幹,他們在廣大農村發起清算鬥爭,強迫善良人民彼此互鬥,命他們鬥死父母兄姐說成是大義滅親,其手段的狠毒,令人髮指,今日被視為中共政權內最有良心的趙紫陽,當年就夥同文革中被整死的陶鑄到南方各農村監督土改,並叫出「村村見血」的口號,把南方農村弄到一片哀鴻,死亡枕籍,後來他們被毛共整死,可以說是報應不爽。

對鎮反、土改受害的廣大人民來說,反右、文革是上天對當年作惡的共幹、軍頭的懲罰,值得同情應該是「鎮反」、「土改」、「三反」、「五反」被整死的廣大人民,而後來毛婆江青被批被害被囚而自殺,也是上天假鄧小平之手而達成。

因此可以這樣說,反右,文革並不是那樣罪大惡極,中共統治大陸六十四年才是真正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