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世界日報與華盛頓時報比較

 

從事報業的人常有一種錯覺,自以為「一言九鼎」,其實報業經營只是一種商業行為,論財富不及其他行業,論貢獻比不上其他企業,但經營報紙與從事報業者卻常自以為不可一世,既可作之君,也可作之師,更可作之親,其實,這種想法大錯而特錯。

紐約「世界日報」是台北聯合報系派來美國五個人所創辦的華文報紙,由於報紙立場正確,言論中肯,新聞客觀,經過十年拚鬥,終於擊敗所有老式華報,成為北美地區最大的華文報紙,銷量雖沒有當年台北母報聯合報的百萬記錄,但至今在北美各地廣告收入超過億元,甚至直逼2 億,發行收入也是可抵銷報紙張營運開銷,盈餘可觀。

回想1976 年「世界日報」來美國創辦,第一年王惕吾先生辛辛苦苦申請外匯投下資金30 萬元,結果一年賠光,第二年再投下資金30 萬元,又再賠光,到了第三年,報紙營銷有了起色,收支勉強打平,到了第四年突飛猛進,有了盈餘,後來大賺其錢,名下企業有五星級飯店,郊外度假村,另有幾十個書局分社,資產估計有將近十億以上。由於盈利豐厚,甚至回饋台北虧損的「聯合報」,補助「聯合晚報」。

於是,聯合報第三代掌門人與此刻「世界日報」掌權人意氣風發,自以為成就非凡,不但任所欲為,而且把報紙幾個所謂「主力人物」的照片不斷刊在報章的重要地位,公開亮相招搖,侵佔新聞版面,霸佔新聞篇幅,自以為從此英明蓋世。流風所及,就連社區出版的小報也受影響,有人甚至把自己及妻子的照片及「成就」大幅刊在有限的篇幅上自我陶醉,得意非凡,看在有識者眼中,那是何等幼稚的愚昧,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是典型的公器私用?

其實,從事美國中文報業的人都清楚,華人在美國是少數又少數的族裔,甚至不被美國當局列入可享受少數民族待遇的一群黃種人,也就是說,華人連少數民族的資格也沒有,在華人社會一個小環境裡辦一份華文報紙,即使再賺錢在整個主流社會也沒有任何地位,甚至一點影響力也沒有,比不上任何族裔所辦的外文報紙,只有大陸的共產黨以為中文報紙有影響力,對他們討好收買不遺餘力,因為共產黨想利用這些中文報紙去影響美國華人,讓他們全部「愛黨、愛國」,然後向大陸十三億老百姓炫耀:「海外華人華僑都愛強大的新中國」。

且不說美國其他少數民族,就以同為黃種人的韓國人來說,他們的韓文報紙不少也有賺大錢的報紙,但他們很有自知之明,不會自吹自擂,於是一個叫文鮮明的韓國人 1982 年斥資買下美國 30 年代在華府地區後來瀕臨倒閉的「星期六晚郵報」( T h eSaturday Evening Post),把它改名出版了此刻在華府發行的「「華盛頓時報」」( T h e W a s h i n g t o nTimes),用這份報紙主要工作人員改變它地方色彩立場,重視國際政治動態,堅持反共立場,幾年之間,這份報紙不但反虧為盈,而且在華府大放異彩,成為美國主流社會舉足輕重的媒體,並被美國政壇譽為「保守派大本營」,它的言論經常被美國主流傳媒轉載轉播,受到美國朝野重視。

「華盛頓時報」的老闆文鮮明已於2012 年9 月5 日在韓國去世,享年92 歲。他1954 年在漢城( 現改名首爾)創辦了與基督教類似的「統一教」,崇拜耶穌基督,自稱在韓戰的戰場中得到神的啟示,從韓戰的戰場下來創教,宣揚耶穌的救世愛人的精神。

中共政權對文鮮明及他的「華盛頓時報」十分頭痛,也很反感,曾經想辦法向他統戰,討好拉攏不遺餘力,目的是想叫他的報紙不要抨擊共產黨,不要刊載不利於中共的文字, 結果是效果不彰,韓國人顯然與同樣受紅色災難的中國人不同,比中國人有志氣,於是,中共對他開砲,透過他們的喉舌──「環球時報」向文鮮明公開抨擊,撰文指文鮮明在上世紀1960 和1970 年代,以統一教這個「邪教」向教徒洗腦,拆散家庭,把教徒的財產據為己有,1982 年因逃稅被關入監獄十一個月,2003 年,在一次講道中,為德國納粹對猶太人屠殺辯解,說那是猶太人殺害耶穌所付出的代價,因為統一教崇拜的是耶穌。儘管他有基督教的稱號和頭銜,但統一教仍是異端邪教。

中共傳媒對他的詆毀毫無作用,統一教的發展迅速。令人意外的是,朝鮮首腦金正恩,也就是「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此刻的「偉大領袖」,卻在文鮮明逝世一周年,也就是2013年 9 月 20 日向他致悼詞,讚揚他的表現與貢獻。

把「世界日報」與「華盛頓時報」比,就如把中共政權與美國政府比,當中共宣傳機器不斷強調調:「中美是當今世界兩個富強大國」時,不但無法說服外國人,也無法說服大陸上被它嚴密控制洗腦的中國人,但見網上出現一片嘲諷之聲,香港媒體甚至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為「強國」來挖苦,把大陸一切烏煙瘴氣的表現說成是「強國立國66年最偉大的成就」。令人啼笑皆非。現在看看「世界日報」以楊仁烽為首的那群「報業精英」的表現,不免令人「悲從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