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我看台北學運潮

被形容為台灣「綠衛兵造反」的學運發生後,淳樸溫和的台灣社會頓時戾氣衝天,瘴氣瀰漫,但卻使幾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混混一夜成名,受到一群暴民簇擁歡呼。他們打著民主旗號,仗著無人敢冒著侵犯自由及破壞民主的罪名而逍遙法外,他們一個個意氣風發,頤指氣使,威風八面。自以為不可一世。

其實台灣這股學運戾氣的形成是受立法院那批豎眉瞪眼、無法無天的立法委員所影響,而立法院的亂象則是從早年朱高正開始,他破口大罵「老賊」,跳上議事桌,爬上汽車頂,伸拳踢腿,自以為天下無敵,結果一旦闖入警察派出所,就被一群年輕的警員包圍把他痛打一頓,大挫他的氣焰,從此噤聲匿跡,不知去向。朱高正之後,群魔並起,立法委員中的李敖揚言顛覆國會,接著段宜康跟上,他口才便給,聲若洪鐘,氣沖牛斗,把一眾當權官員當做仇寇大敵,破口大罵之後,還向官員們人身攻擊,而那些官員一個個為了烏紗帽乖乖站在前面,任由他怒罵而不敢反駁,即使當年寫文章質問「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的龍應台,此刻也變成乖乖牌,任由那群如狼似虎的立法委員羞辱而低聲下氣,於是有人問龍應台:「你是中國人嗎?你為什麼不生氣!」龍應台大概會回應說:「我為了要做官!」

某次,看段宜康在立法院質詢時衝去官員面前,怒吼指罵,嚇得那些官員手足無措,面面相覷。我在想,假如有一個官員敢拚著不要那頂烏紗帽,衝上去向段宜康臉上打一拳,或者拿一把刀狠狠插他幾刀,你看他敢不敢再張狂發瘋?

段宜康在立法院張牙舞爪,但某次在電視上訪問竹聯幫的張安樂,但見他溫言細語,口氣謙和,一點也不敢冒犯白狼,他很清楚白狼有膽夠狠,加上有刀有槍,就連目中無人、癲狂成性的李敖也不敢造次。不要說白狼,就以三重市來的歌手余天來說,他當眾大罵李敖,把李敖罵得啞口無言,最後放低身段,婉言向余天解釋,可見這兩個以罵人成名的台北名人都是欺善怕惡的孬種。

最可笑的是,當白狼衝去立法院向侵佔立法院學生嗆聲時,一夜成名的「帆神」和「廷神」,一個個嚇得龜縮立法院的一個角落,不敢挺身出來面對,「帆神」坐在議事廳最後的一排椅子上,一面孔的尷尬難堪,頓時變得慈眉善目,而「廷神」則蹤影全消,只有一個不怕死的小混混站在人群中向白狼丟了一隻鞋子,結果被白狼一陣吼叫,指著那名丟鞋的混混痛罵,嚇得他不敢再丟另一隻,當他準備離開,被一群白狼的徒眾衝上來一陣暴打,打得他抱頭鼠竄,不知所蹤。這使人想起民進黨發起向馬英九丟鞋的陣勢。那時候憤怒的群眾一個個怒從心裡起,惡向膽邊生,瞬間丟出幾百隻臭鞋,這群人都知道,馬英九不敢反抗,更不敢制止,只要丟得精彩,就會像陳為廷向苗栗縣長丟鞋那樣名利雙收,受到民進黨及那一小撮支持者吹捧。台灣立法院那批無法無天的立委,是台灣戾氣的根源。他們在院內胡鬧亂罵,作威作福,根本沒有一點論政議事的風度,但卻給一些弱智好出風頭的暴民做了最壞的示範。因此,太陽花暴亂結束,有一批學生包圍立法院,不讓立委出來,他們之中有人走出門口,就立即被學生高叫「回去開會」,然後把他們推回去,讓那些所謂民意代表嚐到他們自己製造的惡果,真是絕佳的因果報應。在立法院內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一些女立法委員,我在youtub 上看到其中兩名女立法委員陳婷妃、鄭麗君,他們面對當權官員,聲色俱厲的責罵,一個個牙尖嘴利,十足潑婦罵街,把官員罵得一面孔愕然,不知所措,好像他們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我不知道者兩個女子有沒有結婚,有沒有丈夫或情人,以她們性格表現,誰要跟她們生活在一起,非引起家暴不可,演變到最後,甚至他們父母兄弟姐妹也會與他們反目成仇。最受台灣的立法院風暴影響的是太陽花學運的「偉大領袖」陳為廷,此人其貌不揚,口齒不清,除了丟鞋子擲中苗栗縣長外,還當眾痛罵教育部長,這兩個暴力行動使他名揚台灣,從他的出身背景看,他無父無母,難怪養成無上無下,無尊無卑,無親無師的劣根性,民進黨人及其喉舌,口口聲聲說他有領袖魅力,我相信,吹捧他的人遲早會嚐到惡果,就像今日龍應台遭到無端生氣的立法委員辱罵。因為她祈願的中國人生氣了。

最後說到學運黑手黃國昌,此人心懷惡毒,引用幾個學術名詞在電視上為學運惡行辯護,其面目可憎,言談可鄙,台灣多幾個這樣的惡霸,社會非亂不可,台灣二千三百萬人還有什麼前途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