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聯合報一位老上司的信

劉長官先生:

謝謝賜函解開了楊仁烽身世之謎。在報系的長官中你是我最敬重的唯一偶像,你公正無私,待人寬厚,平易近人,從給我覆函可以知道,我的體會是正確的。

我已是一個從「世界日報」退休下來多年的古稀又古稀的老人,但仍是世界日報忠實的讀者,這份報紙的創辦有我的功勞與苦勞,雖然此刻與我完全無關,但我仍然希望他不會後退,甚至不會衰敗。

楊仁烽調來紐約主持大局以來,一連串開源節流下來,雖省下了不少錢,但卻使內部怨聲載道,再加上他與中共方面公開交往的新聞與圖片不斷大幅見報,甚至與此間左傾沒有人看的親共「僑報」一樣捧共貶台,使僑社的傳統老僑嘖有煩言,不少僑社老朋友見面都向我詢問:「世界日報」怎麼會向左轉,是不是被中共收買了。我在海外四十多年在新聞界工作,深知左傾報紙沒有人看,永遠虧本,香港的「大公」、「文匯」、「商報」如此,紐約的「僑報」也如此,大陸的「人民日報」更如此。「世界日報」如向左轉親共,未來的下場可以想見。說不定會從一份賺錢的報變成賠本的報紙。

「世界日報」左傾最顯著的是新聞內容與標題,其內容甚至比「僑報」及「人民日報」海外版還要嚴重,這對一個在「世界日報」創辦時外出採訪遭到左派暴徒打擊羞辱的人來說,多麼可怕。

在我眼中「世界日報」就如自己悉心培育長大的子女,現在看到楊仁烽如此視敵為友,認賊作父,不但難過而且憤怒,而更傷痛的是怕他把這份報紙拖垮,敗壞了報系名聲,也違反了惕老生前強調的辦報四原則「反共、民主、團結、進步」。

我知道長官已不再負責報系的事務,但作為老部屬,也只是想把下情上達,讓你知道真相,可向那個少年騰達的小老闆王文彬反映,希望他有所克制,不要誤了「世界日報」的前途。

祝你身體健康
新年如意
李勇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