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翁:中共文化特務在臺灣

對中共政權而言,臺灣司法部門追究陳水扁家族貪污洗錢案所彰顯的法治精神,是對中國大陸的獨裁制度最強烈的挑戰。因此中共及其同路人必須要否定臺灣司法獨立、執法公平的表現。中共喉舌說:這是臺灣「民主亂像」,而他們潛在臺灣的「文化特務」則把臺灣司法形容是馬英九的政治工具,所有對阿扁貪腐追訴都是「政治迫害」,而且是國共聯手所為。

潛伏臺灣的中共文化特務,不斷向支持陳水扁的激進分子示好,不但挑撥藍綠對立,也鼓吹臺灣族群互鬥,加深省籍矛盾,只要臺灣發生內亂,中共自可師出有名去「解放臺灣」,完成中共朝思暮想的「和平統一」。

就以特嫌嚴重的林保華來看,他的表現與中共內外合應。他把一個管區派出所警員到他住處查問,形容是馬英九對他的迫害,然後把此事大作文章,刊登在香港反共的政論雜誌「開放」上,讓反共的藍營中人對自己一向反共立場質疑、懷疑。因為那些打著民運人士旗號去臺灣高唱反共的人,他們的反共與反藍異曲同工,既然他們的反藍是無中生有,是扭曲真相,那麽,他們的反共也是無中生有,扭曲真相,可見中共並不是那樣可憎可厭。今日在藍營中若干反共人士,此刻轉變立場,多少受林保華型的文特影響,甚至馬英九也在不知不覺中被他們迫上「紅山」。

這樣說,並不是指「開放」及「林保華型」文特有多大影響力。事實上,「開放」在臺灣沒有銷路。林保華在臺灣也沒有影響力。只是中共的統戰厲害,他們從不同角度去製造矛盾,使它們可產生相同的影響力。

「開放」雜志是一份反共的刊物。紐約僑社中人把這份雜誌當作中國人反共的指標,但自從中共文化特務在這份刊物上造謠攻擊臺灣反共年代的種種
現象,並把國府針對中共陰謀所展開的反共防共行動形容為「白色恐怖」。使瞭解臺灣過去六十年狀況的人覺得太不可思議。譬如,中共文化特務把國軍為保衛臺灣安全付出的努力形容為「國軍欺負臺灣人」,把貧窮艱困的軍眷形容為特權階級。他們造謠說:當臺灣人缺衣缺吃時,國軍眷屬享受著類似共軍在大陸的「特供」,這種連臺獨人士都不相信也不會胡說的話,全從中共文化特務的筆下寫出來,刊在「開放」雜誌上。使看到這種歪曲言論的人爲之氣憤不已。因此海外的反共華人覺得有重新評估中共的必要。

中共文化特務打著綠旗反綠旗。被恐共的臺獨人士視為中國人覺悟。因此臺獨組織把他們當作同路人,給他們資助,由臺獨傾向的報紙雜誌付給他們稿費薪酬。這種情形就等於良家婦女被人口販子賣去娼寮還替人口販子數鈔票一樣可悲。

有人認為我把林保華型的人打入中共文化特務範圍不當,也不真實。在此,我擧個例子就可證明我的判斷並非空穴來風。誰都知道,中共想謀奪臺灣最大的阻力是中華民國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並非人數有限,力度不夠的臺獨組織可比。因此他們千方百計要扼殺中華民國,忌諱中華民國的國旗。

過去六十年來,中共拉攏過臺獨組織。也以大把鈔票津貼過臺獨人士,甚至邀請臺獨分子去北京做座上賓,更透過他們在海外的喉舌與臺獨分子合謀消滅中華民國,否定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把國府懲處臺獨分子的行為當作「國民黨欺壓臺灣人」,是兩蔣時代的「白色恐怖」。

因此,那些打著反共旗號去臺灣的共特與中共一樣。醜化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否定中華民國,把反共反臺獨的親中華民國人士打成是共產黨同路人,理由是他們反臺獨就是想把臺灣送給中共,是「中國人出賣臺灣人」。最瞭解共產黨的《香港爭鳴雜誌》社長溫輝曾經告訴我,不要以為在海外高調反共的人是可以信賴的義烈人士,因為他們的反共很可能偽裝,是中共派到海外分化反共陣營的文化特務。

溫輝所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自從八九民運、六四屠城之後,大批爭取自由民主的大陸青年逃到歐美國家求庇,中共特務機構派出特務混在那些青年學生中來到歐美國家,他們在民運陣營挑撥離間,製造矛盾。目的就在瓦解真正民運人士成立的反共組織,過去二十年來,民運人士及組織在他們挑撥下爭吵互鬥不息。最後在分化顛覆下潰不成軍。中共最擔心的是逃來大陸的民運人士與臺灣朝野結合在一起。因此指使他們潛伏的特務,向臺灣熱心人士說一些不必要胡話,令臺灣方面對民運人士反感。最後仇視。從此一切兩斷、解除了中共的心腹之患。

目前在臺灣以反共之名行分化之實的林保華與二二八事變中的謝雪紅相似。謝雪紅利用臺灣的省籍矛盾挑撥離間,分化顛覆,導致一場血腥大暴亂。其疤痕至今仍在。這就是謝雪紅及她領導的臺共所起的作用。

當前臺灣族群對立,省籍矛盾因阿扁貪腐及臺獨分子的激進而惡化。林保華型的共特便效法當年謝雪紅展開積極顛覆活動,給中共解放臺灣鋪路。臺獨組織中人也許尚未看清楚林保華型的共特作為。他們以為林保華型人士是反共反藍的英雄,把他們視為同路人拉攏。這種迷瘴,相信要等到中共完全「解放」臺灣才可能揭開。到那時候藍綠一同覺悟,已經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