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份子的愚昧與投機取巧

 

      蒙古人入侵中原,建立了元王朝,把讀書人列為九流,所謂「八娼九儒十丐」到了馬列民族入主中原,共產黨人又把讀書人打成「臭老九」。對比元朝與紅朝,證明了這兩個朝代的當權者對讀書人的嫌惡。為什麼會如此?這使我回溯70年代前後海外知識份子左傾與40年代到50年代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對中共政權的認同,凡此種種落在統治者眼中,讀書人或者知識份子,如非蠢鈍愚昧,就是投機取巧,既無智慧,也無骨氣,把他們打為九等九流,並無不當。

          大陸的「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了一系列研究大陸淪共前知識份子對中共的認識的大著,後來作者認為他們忽略了(或不知道)中共在解放區、延安整肅知識份子的狠毒手段,與對中共整肅讀書人之暴虐,他們當年對國民黨政權厭棄,也可能以為共產黨是他們的希望,當大陸變色前夕,國府特別訂了一個「搶救學人計畫」,請胡適之與傅斯年兩位先生把在南京、上海、北京的知名學人搶救出來接去台灣。但大多數人到了南京、廣州就放棄離開大陸不去台灣。結果,中共大軍殺到,這些留在大陸的大師與讀書人在不到二十年的時間不是被活活整死就是慢慢折磨到「自絕於人民」,其過程之可怕,下場之悲慘,是中國三千七百年歷史所罕見。

      「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那四本書,是作者岳南所寫,書名「大師遠去,再無大師」,總題是「南渡北歸」而最後「大結局」一集更是具體把留在大陸被整死的大師學人遭遇按次序寫出來,每一個人被整死的經過都慘不忍睹,我整夜捧讀,數度掩卷落淚,無法卒讀!

          由於這本書在大陸出版發行,作者岳南對民國及蔣中正的言詞頗有貶意,對肆虐中國的共產政權不出惡言,但當面對真實歷史,他卻公正暢筆,不偏不倚,唯其如此,全書才能以真相呈現,這對一向弄虛作假,掩蓋真相,編造歷史的共產黨,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也為中國知識份子從上世紀至今將近一個世紀留下悲慘遭遇的留下真實的歷史。

        岳南這本巨作對共產黨人最大的撻伐,不是攻擊性的言論及文字,而是忠於事實的描述與揭露,也就因此引起廣大的共鳴,也讓讀者知道中共殺戮的可怕。

          在所有知識份子中最悲慘的莫過於滿清大員曾國藩後代家族遭遇,在中共反右文革的腥風血雨折磨下,曾氏家族全部滅頂,九族均誅。他們本來有機會在1949年前安全離開大陸。但到了最後關頭卻放棄了。結果是,一個個慘死,無一倖免。岳南認為,這可能是曾國藩剿滅「太平天國下手過於殘毒的報應」問題在「太平天國」那批暴民曾經向清王朝造反,也曾在「天國」建立後胡作非為,屠殺平民,禍害無辜。曾國藩對他們剿滅的手段殘毒,那也是太平天國人罪有應得,而曾國藩的後代,不但沒有與中共對抗,甚至對中共政權柔服順從,從不忤逆。儘管如此,還是逃不過被整肅慘死的命運。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