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夾邊溝故事陣陣傷痛

 

      中共政權在1957年的反右擴大化 的運動中,把曾經幫助他們、追隨他 們、擁護他們、歌頌他們的知識份 子,一律打成了右派。

      有的當即繫獄或槍殺,有的則送 去中國偏遠地區的勞改營監督改造, 然後慢慢讓他們在飢餓中萎縮,在恐 懼中凋零,他們苟且偷生,最後在慘 痛的身心折磨下,與在漫長的羞辱 中,窩囊死去。

      令人意外的是,日本俘虜營內關 的俘虜是他們的敵人(包括中、韓, 越等外國人),而德國納粹集中營關 的也是「非我族類」的猶太人,但夾 邊溝勞改營中關的,卻都是熱愛「新 中國」的自己同胞—中國人。

     更不可思議的是,勞改營中的勞 改犯,有許多是響應總理周恩來號 召,從海外各國回去為建設「社會主 義新中國」而努力的知識份子,也有 不少為中共「解放聖戰」協助幫腔的 知識份子,當然更有資深學究、道貌 岸然文士,而曾為中共革命做出「偉 大」奉獻的學者專家。

      夾溝邊勞改營在什麼地方?根據 書上記載,是在甘肅省酒泉境內的巴 丹吉林沙漠邊沿,也稱為「夾溝邊農 場」,是中共在西北荒漠中成立的萬 千勞改營中的一個,其正式名稱是「 甘肅省第八勞改管教支隊」。

      該支隊成立於1954年3月12日,是 關禁鎮反、肅反、土改、三反、五反 未被殺害而又「罪人不可赦」的殘餘 份子,人數只有400人左右,由他們在 「農場」內自耕自食,「黨和人民」 是不會對他們有任何資源和幫助的。

      夾邊溝勞改營所在地與甘肅省境 內的其他地方一樣荒涼、廣闊,但可 耕農田有限,且大多數是鹽鹼荒灘, 自耕自食大概只可能維持400到500人 的勉強生存。

      但是到了1957年10月,反右運動 爆發,大批被打成「右派」的知識份 子陸續送到勞改營。到了1960年,勞 改營關禁改造的勞改犯,已達到三千 多人,農場內貧瘠土地上的收穫,根 本無法使這樣多的右派勞改犯果腹, 因此夾邊溝成了右派份子在「改造」 、「懲罰」中掙扎求生的煉獄。到了 最後三千多人死剩不到二百人。

      曾經做過「甘肅日報」編輯的和 鳳鳴,在她的回憶《經歷—我的1957 年》中記述,她與她的丈夫(同事) 王景超在1957年4月一同被打成「右 派」,被同一輛火車押送去勞改。她 去了環境較好的「十一」農場勞改, 王景超則送去了夾邊溝農場。三年後 也就是1960年,王景超在夾邊溝經過 掙扎,輾轉餓死在農場內,她則活到 毛死江囚才獲釋。

      1960年中國大陸發生的三年「饑 荒災害」,造成四千五百萬人活活餓 死,而夾邊溝勞改營內也有一半人餓 死,沒有餓死的則因飢餓虛弱,下不 了地,成天在門口曬太陽,躺成一大 片。每天都有幾個屍體從衛生所的病 房裡抬出去,死亡人數不斷增加,未 死的人則開始了求生本能的掙扎。

      他們每天吃過食堂供應的,用樹 葉和菜葉煮的糊粥湯之後,捲縮在冰 涼的窯裡和地窖子裡,目的是減少熱 量的散失,好等待下一頓糊湯。

      還有一點力氣的勞改犯則到草灘 上挖野菜、擄草籽,然後在荒郊砌的 臨時爐灶上生火煮著吃。體力稍好則 到草灘上挖鼠穴,除抓幼鼠生吃,還 挖地鼠過冬防餓的口糧,抓到蜥蜴則 生火燒煮吃下去,因此有人中毒死 亡。

       到了寒冬季節,野菜爬蟲絕跡, 只能找乾樹葉和草籽果腹。草籽吃了 肚漲,樹葉吃了便秘,於是大家趴在 洞外,對著太陽,彼此互相配合,從 肛門裡掏出乾糞。

      到了這般地步,那些滿腹經綸、 一肚子學問的知識份子已變成餓獸, 彼此為爭奪一捆嫩草或一勺糊湯而大 打出手,或向管理的共幹互相檢舉對 方說夢話時透露了反動的言論,或私 下對英明的毛主席發出怨言,因此勞 改裡營裡一片沉靜,沒有人敢說抱怨 的牢騷話,任自己在默默中餓死。

      在那種環境死了一個人,沒有人 惋惜、同情,相反地還有人暗暗高 興,因為又減少一個吃糊湯的人,餘 下的人就可以吃到多一點糊湯。知識 份子僅有的一點點人性與廉恥心,此 刻已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是求生的本 能與苟活的欲望。

      1960年4月,遭送入夾邊溝勞改營 的蘭州中醫院的右派名醫高吉義等九 人,被營內看管幹部派去酒泉載運洋 芋,裝完洋芋後,飢餓極了的右派抓 住機會,把一麻袋的洋芋解開,就地 生火煮吃。

      九個飽讀詩書、學問高深的知識 份子,經過共產黨薰陶,就像一群禽 獸爭先恐後吞吃,一口氣把一百六十 斤的洋芋吃光光。

      高吉義在後來在他的回憶文章中 說,他們吃的洋芋頂到嗓子眼上了, 在地上坐不住,靠牆也坐不住,一彎 腰嗓子眼裡的洋芋疙瘩就冒了出來。 冒了出來還吃,吃不下去還伸著脖子 瞪著眼睛,用力往下嚥。在返回夾邊 溝的途中,一名姓吳的右派學者,在 汽車顛簸中活活漲死。

      高吉義自己也吃到上吐下瀉,第 二天他從昏睡中醒來,目睹和他在一 起的,年近六十歲的甘肅省建工局總 工程師牛天德,將他嘔吐物及排泄物 「收集」起來,從中挑揀洋芋疙瘩吃!

      在一篇有關夾邊溝故事的文章這 樣寫著:

      寫著: 「一個善良柔弱的普通女性,除 了對丈夫的一腔忠貞,完全不明白反 右這場橫禍是怎麼來的。她千里迢迢 來到夾邊溝,想不到丈夫早已餓死, 死後遺屍荒野,她只好把帶來的食物 分給其他難友,爭搶場面令人震驚。「女人默默地到墳地,揀起丈夫 的遺骨,用一條難友送給她的破毯子 包起來,背著白骨,離開了夾邊溝。 」

      這篇小說故事用的最好的句子是 「默默地」這三個字,從六○到今 天,受害死亡的三千家屬對「黨和人 民」沒有怨言,對「偉大領袖」沒有 牢騷,對「偉大、光榮、正确」的共 產黨也不會不滿。

      他們「默默地」面對加害於他們 的「同志加兄弟」,繼續在飄揚的五 星紅旗前為「祖國」的改革開放唱讚 歌,也為象徵民族榮典的奧林匹克運 動會歡呼。

      這就是中華民族,從上世紀延續 至今69年來,最值得舉世共產黨人欽 佩的「美德」!

                                                                                                                                                                                                               紐約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