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的釋疑

旅居瑞典的民運女作家茉莉女士在香港「開放」雜誌撰文指責國府新任文化部長龍應台為「蔣介石五十年代的白色恐怖」掩飾,對她被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咄咄逼人的質詢叫好,茉莉女士的文章寫得很好,但她所說「蔣介石的白色恐怖」,是完全昧於五十年代的台灣現狀與來自中共的解放威脅。

民進黨對蔣介石的否定,是基於蔣介石反共也反台獨,因此他們誇大「白色恐怖」,把蔣的戒嚴說得無比恐怖,目的是要破壞國民黨的形象,方便民進黨日後從國民黨手中搶回政權,貫徹台灣獨立的理念。

龍應台對國民黨白色恐怖的非議,從她當年的「野火集」與「中國人你為甚麼生氣」中已經有很詳盡的表達,當年她以批評蔣介石國民黨而暴得大名,成為李敖後台灣文壇的反蔣英雄,她之所以不願在立法院直接回答段宜康,除了段宜康的態度惡劣之外,還有就是考慮馬英九政府的立場。

我在視頻上看過段宜康對龍應台的質詢,我對段的態度與口氣深深不以為然,因此為龍應台抱不平。那是甚麼問政態度?

我是五十年代所謂「白色恐怖」時代過來人。茉莉應該知道,五〇年的台灣是一個甚麼形勢,那時國民黨在大陸慘敗遷都台北,外有中共大軍壓境,高叫「血洗」「解放」,內有中共派來台灣潛伏特務,想配合中共赤化台灣,再加上「二二八事件」後台獨份子伺機作亂的心態,為了保障台灣的安全,於是頒佈了戒嚴法,為內亂外患作出懲戒的處分。

中華民國戒嚴法是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五月十九日在南京公佈,同日實施,那是大陸戰亂最嚴重的時候,及至到了台灣,也就是三十八年一月十四日總統下令改正第八條條紋,該條文第一條是內亂罪,第二條是外患罪,那是針對台灣安全所訂的法例,說那是「白色恐怖」的人大概不瞭解當時的形勢。人云亦云的把兩蔣時代不斷稱之為「白色恐怖」。
生活在台灣人都同意,兩蔣時代社會和諧,物質雖沒有現在豐富,但人民生活安定,物價穩定,教育普及,就業情況良好,沒有人感到戒嚴帶來甚麼不便,換句話說,那時候若無戒嚴法規範,台灣能否存在也大有問題。

龍應台早年在台灣批評時政,等去過德國知道東德共產社會的真相,後來到香港,再進入大陸,才知道中國人的苦難深重,對比之下,台灣還是一個安和樂利的地方,她之不願意談白色恐怖,並非完全是為了做官討好國民黨!

今日開口閉口就叫「白色恐怖」的人,大概不知道「白色恐怖」這四個字的來源,根據台灣史學家王豐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在「中時」週刊上發表的文章說:「從國共合作發生裂痕,孫中山逝世不久,他們就習慣將鎮壓共黨的強硬行動稱為白色恐怖,他們喜歡把白色恐怖和共產黨慣用的紅色做鮮明對比,把自己塑造成弱者和公義化身,即使日後證明他們甚麼都不是,仍然將此罪名追封給國民政府。」

正如王豐所說,「一九四九年底,國民政府撤向台灣,大陸局勢不可為的失敗影響,籠罩著國民黨政府,尤其讓當局寢食難安者,是成千上萬的共黨份子趁國軍潰敗之際,化整為零滲透到兵員殘缺的國軍各部隊中。於是匪諜有如幽靈一般,在國府保有的最後一塊淨土上「飄來蕩去」。

台灣名女作家季季女士,在她的大作「行走的樹」中,記述他丈夫楊蔚的背景時說:楊蔚與另外四個人,趁國府撤到台灣時,被共產黨派來台灣潛伏,但被國府情報機構查獲,楊在偵訊死不承認是共諜,他的同伴因承認被處決,只有他因可疑送去火燒島囚禁十年後釋放,最後入台北聯合報做記者,並娶季季為妻,他隱瞞身份甚至不讓季季知道,後來台灣取消戒嚴,當局賠償他一千八百萬台幣,後來楊蔚才向他說出真相,等到楊蔚死後,她去大陸找到楊蔚的親人,確定他是共產黨間諜,並知道楊蔚向她所說的身世全是編造。

類似楊蔚的共諜不少,有的是罪證確鑿,但也不排除有人是被人構陷的無辜者,這些人全都說那段時間是「白色恐怖時代」,沒有想到,今日在台灣安居樂業的人,也把那段「抓匪諜」,「保密防諜」的日子形容為「白色恐怖」,他們大概不知道當年若無「白色恐怖」,他們就會在中國大陸的紅色恐怖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而台灣的二千三百萬人也像大陸十三億人一樣,陷入六十三年的「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中。
希望茉莉女士有機會去找尋「白色恐怖」的資料深入瞭解,就知道中國大陸的災難根源了!◇

白色恐怖的釋疑
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