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作家書寫調景嶺歷史為台南災民募款

 

2月27日,在九龍尖沙咀新港中心 到的都是反共的故事,不過對於他們 本名為《福音與麵包:基督教在五十舉行的調景嶺中學新春聯歡晚宴中, 這些信仰耶穌基督的人而言,這卻是 年代的調景嶺》的書,才明白基督與寫有《孤島扁舟:見證大時代的調景 一段代表愛的故事。1941年出生於上 天主教會對調景嶺投入的貢獻,遠比嶺》一書的香港作家劉義章與計超, 海,1961年移居香港的計超先生,在 台灣的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還要來捐出了他們的數本作品來為高雄美濃 父親去世時便即時得到了挪威籍女傳 的巨大。計超指出,這當然並不代表大地震的台南受害者募款。 教士司務道的幫助,進入了調景嶺學 中華民國政府沒有努力照顧調景嶺的     提起為什麼要寫這本書,劉義章 生輔助社,才免於露宿街頭成為乞丐 難民,而是在大陸剛剛淪陷的兩到三與計超表示無論是在台灣還是大陸, 的下場。 年之內,台灣的經濟狀況實在是太貧過去大家提到調景嶺的時候,首先想       長大成人以後,計超接觸到了一 困,沒有辦法為身陷香港的同胞伸出援手。

這也是為什麼在調景嶺裡面,除了有由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創辦的調景嶺中學外,也還有天主教教會創辦,以在大陸參加抗日反共游擊戰的比利時傳教士雷鳴遠之名命名的鳴遠中學以及基督教會創辦的慕德中學的存在。創建之初,這兩所教會學校都與調景嶺中學一樣,不向學生收取半毛學費。直到1984年,他們才開始收取小額學費。

甚至,如果來自鳴遠或者慕德的學生有幸能夠到台灣升學,這兩所教會學校也會給他們補貼三百塊港幣的津貼,讓人感到非常窩心。來自大陸的計超就永遠沒有忘記,自己過去在學校讀的書籍,都是來自於由於台灣皇帝或總統,但也是一個政權(冀東防共自治政府)首腦,之所以提到他,是因為他也像李登輝一樣把國家賣給日本是因為他也像李登輝一樣把國家賣給日本人,並有個日本名字「井上耕二」。井上耕二和岩里政男一樣           無恥下流不要臉,但他沒當上總統。

以中華民國國家元首(國府主席兼行政院院長)之尊而當漢奸的,歷史上只有一個汪精衛了。但汪精衛不要臉的程度卻遠遠不如李登輝,他起碼至死都還自稱中國人,堅持使用中華民國國號和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就像「兩國論」是由德國媒體報導之後,以出口轉內銷的方式一樣;李登輝這次的「祖國論」也是在日媒投書(專訪)丟出的。

蘇起揭密說,蔡英文幫李登輝設計「兩國論」的行動綱領是透過修憲手段達到「一邊一國」,李登輝這次的投書,果然提出修憲的主張。修憲就修憲嘛,李登輝倡言修憲,卻要我

的正中書局。不過在台灣經濟穩定以前,教會是調景嶺居民生活物資的主要來源。因此,調景嶺的教友數量特別多,但是計超也不排除有不少人是存在著寫一本書完整介紹調景嶺歷史的願望。沒有想到,在認識了計超以後,有大陸背景的香港三聯書店居然主動邀請他們兩人合寫一本關於調景嶺的書籍,於是才有了《孤島扁舟:見證大時代的調景嶺》這本書的問世。

雖然這本作品的誕生,與中華民國政府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劉義章與計超並沒有忘本,希望利用出席調景嶺中學新春聯歡晚宴的機會做一些事情將他們心中的大愛傳遞給台南永康的災民。計超先生表示,在當天的活動上,他們所帶去的《孤島扁舟:見證大時代的調景嶺》與《荒原上的遺民:調景嶺的滄桑歲月與愛的軌跡》共為永康的民眾募得一萬零六百七十塊的港幣的善款。

許劍虹 臺北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