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家梅汝璈投共慘死

 

      遠東國際軍事法庭,1946年在東京開庭,審判日寇戰犯,中華民國政府指派法學家梅汝璈擔任主控官,梅在軍事法庭上堅持中國是抗日戰爭付出最多的國家,排名應在美國之後,英國之前,堅決主張判決東條英機、土肥原二、和松井石根等七名戰犯死刑,反對印度法官主張無罪開釋。盟軍主張流放荒島的提議。終於把他們送上斷頭台,這種種傑出表現,受到國人讚揚。1948年國府發表他為政務委員兼司法部長,但梅被周恩來拉攏誘降,1949年從香港去大陸投共,嚐到「解放浩劫、共產災難」。1973年在大陸橫死,得年才69歲。

          好友周先生來信說:  梅汝璈在大陸的遭遇一點也不奇怪,當年許多投機的國府軍政人員向中共靠攏。更多不滿現狀的文人因對共產黨有幻想而入大陸。最後不是被活活整死,就是受不了酷刑「自絕於人民」一個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今日大陸吹捧中共政權的人,他日也必將蹈梅的後塵,橫死在共產黨魔掌中。

          周先生拿聞名全國的漫畫家豐子愷的例子說:今日海峽兩岸爭相吹捧的豐子愷,1949年已隨開明書局老闆到台灣,每天喝開明書局老闆送給他的紹興酒,喝完紹興酒,豐子愷決定回浙江。沒有想到,等待他的不是一日不可無的好酒,而是無窮無盡的迫害和羞辱。

          在中共及海外爪牙眼中,豐子愷是「美術界的反共老手」他從台灣回到大陸之初,就已經遭到批評,並被迫多次檢討,自我撻伐,同時還著文把自己罵得一無是處,從反右之前到反右之後,批判從未停止。接著是文革抄家鬥爭,關入牛棚,把豐子愷弄得生不如死。

 

            豐子愷經歷一連串的羞辱、打擊,即使到了毛死江囚,豐子愷還餘悸猶存,戰戰兢兢,直到1979年才在驚慌中辭世。

          中國大陸名作家岳南先生寫了一本具有現代史價值的大作:《南渡北歸     大結局》歷述1949年留在大陸「大師」如何被中共在「反右」「文革」中活活整死的經過。因此他的大作副題是:「大師遠去再無大師」。中國大陸「解放後」的文學園地至今一片荒蕪,形同沙漠,皆種因於此。

                                                                                                                       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