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宜康立委犯了眾怒

 

     台北立法院為了通過年金改革, 導致民眾包圍立法院,衝撞所有綠色立委及官員,有人甚至追打他們,而提出苛刻年金改革方案的立委段宜康成為眾矢之的,遭到反對者指責、詬罵,不但電話被打爆,還有人去他辦事處門前擲雞蛋,並揚言要永遠追殺他。把段宜康嚇得宣稱立委任滿後就退隱。大概他也知道眾怒難犯,也知道「斷人財路」的後果嚴重。

    在年金改革風波中,段宜康提出的方案不但苛刻而且惡毒,在以蔡英文為首的綠色人物眼中,他是功臣, 在民進黨員眼中,他比台獨更毒,年金改革把他推上風頭浪尖。儘管他一向狠毒凶悍,面對反對粗暴的聲浪, 他也害怕了!

    因此段宜康在他的臉書上說,他之所以為蔡英文賣命,為民進黨打拼,完全是為了報答民進黨對他的「知遇之恩」,他說:「民進黨給我機會,三十一歲就助我選上台北市議員,三十七歲就做了立委。」

    出身貧寒家庭的段宜康自小就飽受生活煎熬,他的父親段守愚,是當年並不賺錢「大華晚報」的編輯,待遇菲薄,後來雖升上總編輯的位置, 但收入仍無法使全家溫飽。他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官二代,既得利益的國民黨人不會對他有興趣,投靠國民黨的下場與他父親一樣潦倒。因此他投靠黨外,得到民進黨人欣賞, 在綠色陣營人物栽培下,不但衣食無缺而且名利俱收,再加上他是外省人第二代,還背負著外省人的「原罪」,因此他格外努力拼搏,在台北市議會及立法院內疾言厲色、凶狠暴烈,比民進黨那批如狼似虎的立委更拼命,於是他成為綠營對抗藍營的急先鋒,為了維護蔡英文的名聲,他在立法院內怒吼駁斥藍營女立委,為了取信台獨立委,他效法因貪腐入獄的陳水扁,把已去世的蔣中正總統說成是「二二八元兇」,其面目之猙獰, 口氣之惡毒,比極端台獨份子更甚, 因此得到省籍情結嚴重的本省台獨份子欣賞,把他當作「戰神」。因此, 段宜康才在年金改革中奮不顧身衝到前面,做出比蔡英文更兇猛的改革方案。沒有想到受害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反應會如此強烈,群聚在他事務所前面丟雞蛋,抗議的人甚至揚言,要對他追殺到底,使段宜康不得不站出來悲壯的吼叫:「任滿後不再出來選立委。」他希望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消除群眾對他的怨恨與仇視。

    到目前為止,段宜康比當年「自殺明志」的鄭南榕幸運,還沒有遭到綠營中人仇視他的外省人「原罪」, 但段宜康仍無法保證綠營中人不會排擠他,假如他真的在立委任滿後放棄立委寶座,蔡英文不會不給他生活保障,甚至可能給他安排高薪厚酬的官職,因此他必須「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去為民進黨及蔡英文拼命,才不會再蹈他父親段守愚衣食不足,兩餐不繼的覆轍。

    在外省台獨份子對比中,段宜康是表現得最奮不顧身的一個,他得到的好處卻比不上陳師孟、王定宇、姚立明等人,甚至比任何一個「外省獨」都遜色,這大概也是他心灰意冷的原因之一。

  其實,段宜康不必害怕。藍營中人今日如此痛恨仇視他,但與民進黨中極端台獨份子對外省人及藍營中人的惡毒兇殘對比,還是溫和得多。藍營中人只是在氣頭上說幾句較重的話而已,絕不會對他趕盡殺絕,畢竟藍營中人都有「婦人之仁」傳統,就如當年蔣氏父子與後繼人馬英九一樣, 最後都會「以德報怨」的態度,跟他「一笑泯恩仇」,就像今日藍營中人向共產黨傾斜一樣。

    當然儘管段宜康「忠黨擁蔡」之心已被民進黨接受,但還是有一些基本教義派的台獨份子在網上批評他,懷疑他的「忠貞」是偽裝,甚至認為他可能是國民黨派入民進黨「臥底」,但段宜康不用怕,只要蔡英文繼續掌權,他的前途還是光明的。

                                                                                                   羅思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