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評各 家

 

學生:“老師,昨晚我見一盲人打著燈籠走路。他明明看不見,打燈籠有何用?”

老師:“如果他是怕別人看不清路,這是儒家;如果他是怕別人撞到他,這是墨家;如果他認為黑夜出門就必

須打燈籠,這是法家;如果他認為想打就打順其自然,這是道家;如果他借此開示眾生,這是佛家;如果他明

明看得見卻裝瞎,這是中國的政治家;如果他是真瞎,卻打著燈籠給人引路,這肯定是中國的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