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勇:馬列邪說非中國傳統

 

美國中國問題專家白魯恂(Lucian W.Pye),多年前曾出版一本「中國政 治精神」的書,對近代中國政治現 象,也就是以中共政權為主的種種表 現,提供一個政治文化的基礎。

白魯恂是麻省理工學院政治系福 特講座教授,研究亞洲政治的卓越專 家,備受世界各國政治專家注意。因 此,他的書在一九九二年底出版後, 當時台北行政院新聞局在紐約的辦事 處(中華新聞文化中心)立即選摘介 紹。

如果上述選摘足以涵蓋白魯恂的 著作精神,那麼白魯恂與一般美國的 中國問題專家一樣,他們對中共的看 法陷入一廂情願的幻景中,更不應該 的是,他們處處以中國文化與傳統去 解釋中共在政治上的種種表現,它 們忽略了,中共種種作為,與其他 的共產國家雷同,把中共當中國固然 可恨,把中共惡行與中華文化拉上關 係,更令人難以接受,也就因為如 此,白魯恂這本分析中共政治的大 作,其代表性不免大打折扣。

長期以來,美國問題專家根據中 共的宣傳去對中共政權評估,因此對 中共產生許多不同的幻想,正如白魯 恂在書中所說:「在文化大革命及天 安門大屠殺前夕,若干位觀察家對中 共來說,都抱持樂觀的態度,但是十 年文革的禍害,以及中共當局對天安 門事件的殘暴鎮壓,粉碎了他們的幻 想。」其實,文化大革命,天安門大 屠殺,只是中共政權眾多殘民運動中 外人看得到的兩個而已。

在「文化大革命」與後來「天安 門大屠殺」之前,海外華裔知識份 子,看不到中共未來有甚麼值得樂觀 的地方,而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卻對 中共未來充滿幻想,他們故意忽略文 革之前有反右、飢荒、五反、三反、 四清及土改,鎮壓屠殺數千萬中國人 的運動,而在天安門大屠殺之前,有 過清算四人幫,迫害華國鋒的政變, 他們從什麼地方看出中國未來有樂觀 的前途?

白魯恂認為,今日中國大陸的政 治不穩定,再加上權威反抗,權力繼 承問題等,是導因於「中國傳統政治 文化中若干特性,如重視人治,陽奉 陰違,意識形態,政治與現實脫節 等。」對白魯恂這種看法,實難苟 同,如果他細心分析東德、波蘭的共 產政權運作,再對比古巴、越共、韓 共政權,應可看出中共與他們大同小 異。都屬於國際共產政權的模式,為 什麼硬把中國傳統政治文化套在中共 政權身上,這樣不就是侮辱了中國傳 統政治,也令中國優秀文化蒙羞,凡 我中國人均應挺身出來否認。

就以當年蘇聯來說,他們的列 寧、史達林、赫魯契夫、布列茲涅夫 與中共的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 林彪、鄧小平等人十分接近,他們同 志之間的勾心鬥角,權力繼承,完全 是國際共產運作,不但相似,而且相 同。

西方學者及中國問題專家與白魯 恂一樣,曾經對中共的領導層有過幻 想,在聯中共對抗蘇共時,他們甚至 把中共視為理想主義者,只有蘇共政 權不可理喻,他們忘了蘇共與中共是 「父子關係」。

當然,白魯恂對中共的觀察並非 一無可取。譬如,他認為「中共政權 具有反知識份子及科技人才的傾向」 又認為由於「知識份子及科技人才是 未能受到政府的重視,使中共現代化 的速度受到阻礙」等等,均符合實 際,可惜白魯恂無法解釋,為什麼知 識份子與科技人才被中共糟蹋迫害, 仍願被中共利用驅策,為中共揚目傳 聲,甚至為他們效勞讓他們在國際上 建立聲望。

也許,白魯恂可以解釋,大陸知 識份子與科技人才,在中共控制下身 不由己,只好為中共奉獻。他為麼不 研究,那些被國民黨培養,在美國享 盡優勢的海外知識份子、科技人才, 居然一直如燈蛾撲火大批的奔入大 陸,為中共奉獻,替他們裝點強大面 貌,難道,這也與中國文化有關。

當年德國納粹黨魁希特勒,也曾 經奴役一大批卓越的猶太科學家為他 們奉獻。但是,不在希特勒統治下的 猶太人知識份子與科技人材,則在外 對納粹口誅筆伐,毫不助紂為虐,也 不諂媚討好。難道中國人比不上猶太 人? 難道猶太人比中國人有骨氣?

白魯恂在書中指出,在中國大 陸,雖然政治是以「人民」、「群 眾」名義行使,實際上人民卻無發言 權或獨立參與政治途徑,民眾的馴服 部份來自中國的政治文化,對長官 的 服從和對權威的崇敬是中國的傳統, 但是白魯恂忘了,所有歐洲、亞洲的 共產國家都有上面的情形,難道他們 也受「中國傳統」影響?

所有共產國家的獨裁暴君,在奪 得政權之後,都喜歡假「人民」、「 民主」之名行惡毒殘民之政。所有機 構、團體一旦冠上「人民」之名,就 開始作威作福。這種現象,所有共產 國家莫不如此,這就是為什麼東歐國 家轉向,蘇聯解體之後,所有冠上「 人民」之名的稱謂被撤銷,「共式民 主」之說消失。相信,只要有一天中 共政權垮台,就不再有人再利用「人 民」、「民主」之名為非作歹。

因此可以這樣說,對權威的馴 服,對長官的服從,不是什麼中國傳 統,而是全世界極權政體如共產黨、納粹黨、法西斯黨、日本軍國主義 的共同特性。硬把它與中國的政治文 化傳統拉上關係,那是對中國人的冒 犯,也是對中國傳統的侮辱。

中共黨人的種種表現,均與中國 文化傳統脫節,他們強迫中文簡寫、 橫排,廢除漢字計畫企圖以羅馬拼音 代替,強迫人民戴列寧帽穿列寧裝, 廢除中國人相互之間的稱謂,因此男 女老少皆以「同志」互稱,夫妻以「 愛人」互稱。再加上鼓勵密告檢舉, 特務管控,弄得人人自危。因此有人 把中共黨人形容為「馬列民族」,不 是中華民族,也不是中國,因為全世 界相信馬列主義的人都是如此,都用 相同的方法來控制人民。

白魯恂書中又說:「依據中國政 治文化,支持集體利益就是愛國。結 果,中國的政治充滿了愛國主義的崇 高情調,任何人主張特殊利益即被指 為不愛國。」這種情形,從前蘇聯、 東歐均可看見,不僅中國為然。

在中國大陸,在共產國家,最高 當局及頭目幹部就是「黨和人民」的 代表,也是「國家利益」的代表,誰 反對他們誰就是叛國。中共這種表 現,延續了蘇共的列寧與史達林,與 中國古代的帝皇專制相似,但不完全 相同。

中國古代的皇帝,把權威武力集 中在一身,不像中共、蘇共,德共、 柬共、越共、古共,所有共幹等於許 許多多皇帝,每個皇帝都可以決定人 民的生死榮辱,可以共產共妻,任由 他們魚肉而不敢反抗。如果敢有異 議,輕則以「反革命」論罪,重則以 「叛國罪」問斬。六十六年來,多少 中國人被中共以反革命、叛國罪監禁 殺害。 中國在帝制時代,在帝力有所不 及的地方,山高皇帝遠,還可以隱居 野外荒郊,不受帝皇干擾。但在共產 統治下,中國人無處可以隱居,無處 可以逃避。正如老毛有句語錄說:「反 動份子逃到天涯海角,我們也要追到 天涯海角。」

中共政權以現代化的科技器材, 控制人民的思想與行動,於是,海外 異議人士逃亡期間言行被錄影、電話 被監聽,再加上飛機、舟車被共幹控 制,反對中共政權的人,或者與中共 政權意見不一致的人,想逃出他們的 魔掌難如登天。這一切技巧,均來自 他們的「蘇聯老大哥」,與中國文化 傳統有什麼關連?但是美國的中國學者 就是有辦法把共產黨那一套與中國文 化傳統接軌,放過國際共產對世界的 禍害,對中國人來說,那是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