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勇:香港成就超過新加坡

 

亞洲四小龍之一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去世,世界各國政要對新加坡的成就讚不絕口。認為這一切與李光耀卓越領導有關。但我個人覺得,四小龍中的香港,其成就絕不遜色於新加坡,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曾經在香港居住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也曾多次去新加坡停留。對這兩個地方有親身體會的比較。原因是這兩個地方面積大小相近,而且都是實施英國式政制,兩地都是偏僻欠資源的漁村小島,後來都變成亞洲閃亮的明珠。居住在這兩個地方的華人,享受到其他地方華人無法得到的幸福生 活 。

香港人的自豪感

既然這兩個地方大同小異,為什麼我認為香港比新加坡好,而成就比新加坡大。原因是,過去100年來香港面臨之壓力與打壓遠超過新加坡,而華人勤奮程度超過新加坡。因此值得作為一個香港人的我感到自豪。

香港政府施政以效率高著稱,而又以廉政馳名。小小一個城市,在英國制度下進步、繁榮、昌盛遠超過台灣更凌駕大陸。居住在香港的華人既不需要像台灣人那樣感激兩蔣「德政」,也不必像大陸人那樣歌頌「偉大領袖」、「英明領導」。他們不需宣誓效忠英女皇,又可以批評港督,只要不觸犯法紀,不會遭到拘捕、監禁、勞改、殺害。其自由程度令新加坡人羨慕。而其守法程度又可與新加坡比美,其市面繁榮,發達絕不遜色於新加坡。

李光耀威權之治

香港沒有民主選舉,他的最高領導人-港督。歷來皆由英國政府指派政治精英擔任。新加坡雖由選舉產生領導人,但選舉歷來皆由強有力的人來操控。說得具體一點,是由李光耀政治勢力操控。好在李光耀雖有權威,但不濫用。也不因絕對權力而腐化。相反,他利用權威建設新加坡、繁榮新加坡,讓新加坡人享受豐衣足食的生活。這是李光耀受到國內民眾愛戴,國外政要推崇的原因。

但香港情況與新加坡不同,他比新加坡受到的壓力大。除了頑強的政治壓力、還有人口壓力、居住壓力與民生壓力等等。

中共暴力難治港

所謂「政治壓力」,乃是指北方的共黨政治壓力。中國大陸赤化後,中共無時無刻不想干涉香港政府的運作,他強迫香港政府冒侵犯「人身自由」的方式去對付共產黨不喜歡的人,強迫香港政府容許共產黨勢力於港九兩地橫行。不准港府以法律對付親共勢力與左派份子。不准港府容許西方或台灣的勢力利用香港與中共對抗。

從1949年到1997年的四十八年間,香港政府介於共產勢力與非共產勢力對抗的夾縫中左右為難。但港英政府仍然不卑不亢、公正公平的方式把雙方的敵意及矛盾化解,調和敵友關係。這方面的努力,新加坡政府無法對比,也不能想像。

香港左右動盪

香港人都經歷過上世紀五七年的「右派暴動」與六七年的「左派暴動」。港英政府以高度智慧,把暴動平息,保持香港的和平穩定,而且經濟繁榮,香港人也因此得過安和樂利的生活。

中共對香港又恨又愛,但又不敢輕易捨棄。因為中共在毛江閉關鎖國的年代,香港是他們一個對外的通風口,而且還可利用香港這個通風口,維持與西方的思想、物質交流。解決他們因閉塞所產生的匱乏。

比方說,五零年代韓戰,中共奉「蘇聯老大哥」之命出兵朝鮮,保衛金氏政權。被聯合國指控為侵略者。歐美國家因此與中共政權拒絕來往,再加上冷戰的圍堵政策,美國封鎖中共一切對外交流管道,使得一窮二白的中國大陸更是一無所有,幸虧有香港這一扇窗戶,於是中共便利用香港公開,暗中以合法或非法的方式,把它的貨物送到香港賺外匯。然後利用這些外匯去買他們需要西方物質;汽油、機械、衣物、食品等等。又為毛夫人江青女士及高幹們喜愛的歐美流行化妝品、眼鏡、珠寶、影片、書刊等,都透過香港秘密運至北京,滿足江青及高幹夫人的需要。

人口增長非常快

其次是人口壓力,香港一向是國際自由港口, 接受任何人進出香港。1949年大陸赤化,大批難民從中國大陸各地湧到香港。其中有國民黨的殘兵敗將,還有被共產黨反對的地富反坯的黑五類份子。他們千辛萬苦逃到香港求庇護。使香港人口從1949年10月開始,到1951年封鎖邊界,發放身分證,人口增加到兩百五十萬。當年滿清政府在割讓香港給英國時,條約中說明,按照大清律例;香港原屬廣東,港英政府無權拒絕廣東人進出香港,只要會說廣東話,把關的移民官無條件准許他們入境。因此進來香港的廣東人絡繹不絕,人口不斷增加,此壓力之沉重,可以想見。

都把香港當跳板

好在,逃到香港的人,大多數不在香港定居。只是利用香港這塊「跳板」喘息,之後移居到其他地區:包括美、加、歐、紐、澳及日本、台灣、南洋各地。原因是香港太靠近大陸很不安全。甚至台灣也因隨時被中共血洗不敢移去。直到韓戰發生美國政府與環大陸的亞洲國家簽下軍事協防條約,台灣才成為大家想去的地方。筆者也就是那時候從香港去台灣升學,並留下來定居,成家立業。

當中國大陸大批難民湧到香港之時,只有美國政府最慷慨,他們促使聯合國在香港設立難民總署,撥款接濟難民,並協助他們轉移到他國。美國更成立「美國援助中國流亡知識份子協會」,大量收容逃往香港之中國知識份子去美國或台灣,並給他們生活補助。就如當年歐戰期間,德國屠殺猶太人時,美國大量收容猶太人一樣。早年收容最有名的大科學家愛因斯坦及後來在美國政壇翻雲覆雨的政客基辛格等。

越南難民入香港

到了1975年,越南又面臨「解放」的赤化,逾百萬越南難民乘船投奔怒海,飄到亞洲鄰近國家與地區求庇。包括日本、韓國、澳門、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紐西蘭。但所有國家地區一律拒絕難民入境停留,甚至出動軍艦驅離。比較人道的國家地區,則供給難民飲水及糧食,然後把他們送回怒海。只有香港政府首先向難民伸出援手。比照1949年到五零年幫助從大陸逃「解放」到香港的難民一樣,讓他們在香港居留,就業、升學。

所謂人口壓力其實就是難民壓力,1949年後逃到香港的人口可以說全是難民,只有一些傷殘國軍士兵被確定需要救濟才被當作有證難民送去調景嶺難民營定居。其他難民則散居在港九各地的徙置區自行興建木屋居住。他們各自努力在外謀生。香港政府則派人向歐美的宗教團體、商業團體求助。同時發展手工業、輕工業、紡織業、塑膠業、假髮業,讓難民以廉價勞動力謀生。而天主教與基督教會則向美國政府及民間爭取救濟食物及衣物,運至香港給難民食用。透過港英政府努力,加上難民勤奮,香港漸入佳境,初步繁榮,最後整個社會完全做到人人有工作,個個有飯吃。僅這方面的表現,不但台灣比不上,新加坡也望塵莫及。

香港自由最充分

一個香港學者曾經這樣說:「香港最珍貴的價值是自由,因為自由加上中國人等於富強。」這就是香港超越「有限度自由」的新加坡與台灣的地方。與全無自由的大陸對比,更不可以道里計。

其實中國人聰明、靈巧勤奮、節儉。只要在不受限制約束的環境中生存,自可創造奇蹟,聚積財富。港英政府給香港人最大的貢獻就是完全自由!

港英政府最傑出的表現是解決住屋問題。面對蜂擁而來的難民,他們採取漸進的辦法,先建造簡陋的徙置區。讓散居在港九各地的木屋區難民,安置入有水電供應的大樓。並開闢荒山野嶺。大量建造平民住宅廉價供應低收入民眾居住。讓社會安定下來。這種做法也超過新加坡、台灣。更不用說大陸。

九七之後問題多

香港現有人口七百萬人而偷渡入住的人超過此數ㄧ倍。加上九七後中共不斷放人來港,導致剛九許多地區寸步難行。但香港的交通政策,使交通阻塞問題得到解決。這是每一個去香港旅遊的人都能感受到的優勢。最後說到廉潔,是李光耀的最佳表現。但港英政府也非常傲人,自從80年代“廉政公署”成立,就對以前的貪官污吏下手。尤其是海關及警署更是重點。廉署成立不到一年,貪官逃的逃、抓的抓。從此貪官絕跡香港,社 會 一 片 清明。

願港人永遠有自由

我認為香港超過新加坡並不是否定新加坡的成就,也不是否定李光耀管治新加坡的政績。我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忽略了香港。香港過去的成就斐然,應該表揚。今後的前途更應受到所有中國人關切。希望在中共控制下的香港永遠保持「一國兩制」,不要被赤色污染,不要被共黨蹂躪,讓香港七百萬人永遠生活在自由環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