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勇:為什麼還唱松花江上

 

從中國大陸移居美國的名聲樂家 田浩江,每次演唱都必高歌一首「松 花江上」,唱者悲戚,聽者動容。

這首「松花江上」是中國人逃日 本鬼子解放、侵略、屠殺、遠走他鄉 時所唱的思鄉歌,現在日本鬼子已經 失敗投降七十年,我們還在不斷唱, 而聽者往往因這支歌而感傷。尤其是 當聽到「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那可愛 的故鄉」時,均情不自禁流下淚來。 為什麼我們不能回到自己家鄉安 居樂業?為什麼我們千里迢迢跑來這 個言語不通、舉目無親的番邦過著又 聾又啞、又被歧視的日子?

按照統治我們鄉國的共產黨人來 說:中國解放已經強大,尤其改革開放 後的三十年,大陸經濟繁榮,外匯存 底超過於日本名列世界第一,遠非歐 美國家可比,的確是超英趕美。那麼 中國人為什麼仍還千方百計往外逃? 已經在異國的人則誓死不願返回自己 的鄉國。這是什麼原因?

當然,中共政權不會承認他們統 治下民不聊生,相反他們還透過「黨 的喉舌」:中新社、新華社,大篇幅報 導偷渡者在外面受苦受難的生活,又 說他們被人口販子所騙到了外面悔恨 痛心。既然如此,他們為什麼不千方 百計回去?現在交通發達,坐上飛機十 幾個小時就可抵達自己家鄉,但是這 些思鄉流淚的人就是拒絕回去。

以前曾有一百七十幾個中國人被 人口販子帶到法國一個小鄉鎮,被當 地移民局人員發現,通知軍警逮捕, 并要把他們送回中國大陸。這些人恐 懼之下爬是屋頂,揚言自殺,誓死不 回大陸,如果硬把他們送回去,他們 寧願從屋頂跳下來。為什麼他們會這 樣做?難道鄉國比自殺死亡更可怕?

多年前一艘滿載大陸偷渡客的「 金色冒險號」的船闖入紐約海域,三 百七十多名偷渡客被捕,有多名偷渡 客在海上死亡。事後關在全美各地的 偷渡客都說他們被人口販子騙,但當 移民局官員表示,可以送他們一張機 票讓他們回去,結果沒有一個人接 受。後來美國願意付出代價請南美洲 的某小國收容,結果有一部分人同意 遣送去了南美,其餘的人寧死也要留 在美國的監獄內。

「金色冒險號」的人被關了幾年 才在總統特赦、律師協助下出來,走 出移民監獄,一個個笑逐顏開。其 實,擺在他們面前還有一段十分艱辛 漫長的路要走,相信當他們唱起「松 花江上」時,也會淚流滿臉。

中國人是一個鄉土情感最深的民 族,但近半個世紀來。他們都不再眷 戀故土,只要找到機會就往外逃。逃 到外面後就千方百計取得異國居留權 後入籍。在這段悠長等待的時間, 中,他們都會因聽「松花江上」而勾 起對故鄉的懷念。

在日寇解放中國大地的時候,中 國人思鄉回去,只需向守門的日軍來 個九十度鞠躬就放行,但是今日的中 國人思鄉回去,就沒有那樣容易了。 因為今日的中共軍警比當年日本軍警 更邪惡更現代化,他們透過電腦過 濾,所有在黑名單上不同意見的中國 人,均被拒在國門之外,因為他們的 鄉國已被共產黨統治,不像日本佔領 時那樣方便,即使可以入境,也要付 出大筆簽證費。

今日,流浪海外聞「松花江上」 流淚的中國人不少,什麼時候我們不 需要再因這首歌而想起自己回不去的 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