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勇:余杰是一個無恥的東西

 

從中國大陸逃亡來美大陸青年作家余杰,五月六日在博訊新聞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裡面有一段話這樣說:「為什麼那些在海外生活多年並自稱支持民主、自由、人權理念的人士,一旦面對台灣獨立議題,立即就變得跟共產黨一模一樣,窮凶極惡地喊打喊殺,猙獰面目讓我無法辨認。」余杰這番話,我願意對號入座。因為三個月前我花了二十多元,買了一本他在台灣出版的書。看完才知道,內容是訪問那些仇恨外省人,把外省人形容為「中國豬」、「支那畜」的極端台獨份子。那些台獨份子仇恨外省人,痛恨保護台灣使之不被中共「解放」的蔣中正先生。因為蔣不但是國民黨的頭頭,也是外省人的代表。當年二二八,那些有皇民血統的浪人,衝入軍營、警所,搶去槍械武器,穿上日本軍裝,駕著日軍機車,揮舞武士刀,在全省各大城市的街頭巷尾肆意屠殺外省人,劫掠外省人財物,屠刀連外省人婦孺也不放過,若非絕大多數善良的台灣人保護,外省人一個也逃不過血洗。這與共產黨把余杰耳朵打聾嚴重很多倍。而國軍平亂之後,台獨份子便把此事當作外省人的原罪,這是什麼爭民主、自由、人權的作為?

余杰不承認自己愚昧無知,自以為是為台灣民主奉獻,我不知道他是否儰裝潛伏台灣,於是打電話給他表示異議時,他一言不發,支支吾吾,現在則反過來說:「一旦面對獨立議題就立即變得跟共產黨一模一樣」,這種血口噴人的說法,使我對這個被共產黨思想浸淫了四十多年的年輕人非常反感。真希望有一天台灣後繼的「皇民」當余杰出現在台灣各地街頭出現時,因不會說日語、閩南語,不會唱日本軍歌,而以武士刀向他砍殺時,看他還會不會說為台灣民主奉獻?

李敖這個「文化流氓」仗著有幾分文才,一天到晚胡言亂語,但當談到二二八,曾經為二二八被殺害的外省人說了幾句公道話,並批評極端台獨份子的表現。何況李敖還曾為台獨份子寫過「獨立宣言」,這樣看來,余杰看不起的李敖,遠比余杰有是非感,有真假判斷力。

余杰自詡他在台灣出書,享有台灣的民主、自由,既然如此,他為什麼不珍惜台灣自由民主,仗著會寫幾筆,信口雌黃,還自以為正義化身,無所不知。當年我同情他被共產黨迫害,頒獎金三千元給他,在紐約接待他食宿,送禮物給他父母,凡此種種作為都令我後悔不已。沒想到他竟是這樣一個無恥的東西!

順便告訴余杰:你的書放在紐約世界書局只有十本,半年下來賣不出三本,其中一本我被騙買了下來,一直後悔。你對自己的「信心」與事實完全不符!

最後我想引用韓非子在「五蠹」中所說的一句話奉送給余杰:「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余杰那本書,何止亂法犯禁?簡直是挑撥離間,唯恐台灣不亂。不知道他有甚麼陰謀?想達到甚麼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