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勇:世界日報不可因此萎缩

 

已有四十年歷史的美國「世界日報」,在台北來的楊仁烽主持後,華人社會有心人發現,該報有親共捧共之嫌,有僑胞向美國人經營的公司及傳媒反映,以剪報證明該報立場左傾,為共揚聲,致使世界日報廣告收入銳減,發行量萎縮,有逐漸步向海外左傾報紙下場的跡象。

美國是一個反共而積極防共的國家,朝野人士絕大多數都不喜歡共產黨,這是自由國家與地區普遍現象。但美國又是一個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國家。容許本國人民及外來移民在美國發表親共頌共的言論。只是美國情治人員對發表親共、頌共言論的個人及傳媒特別注意,甚至展開偵防行動。因此,「世界日報」轉變,也受到美國情治部門關切,更被華人讀者厭棄。

「世界日報」是華人社區出版銷路佔首位的「大型社區報」,由於大陸開放,大量華人移民來美國,銷路上升,廣告亦隨之增加,因此過去廣告量非常傲人,報紙首頁廣告經常滿檔,想在第一版刊登廣告,必需候補一個月或兩個月,但此刻,一個月有多次首頁沒有廣告,據廣告部人員透露,世界日報廣告收入銳減,每月損失廣告收入超過五十萬之多,且有逐漸下跌的趨勢。

楊仁烽以「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之堂」的姿勢把「世界日報」拖入此刻海外左傾報紙的境地,他不一定被中共收買,但明顯的想討中共歡心,為了爭取中共方面的廣告,他錄用一批有共產黨員身份的人,容許他們滲透進入「世界日報」主持編輯工作,暗中在報上的新聞內容作手腳,在「世界日報」版面上大幅刊出有國際共產特色的紅旗,其積極程度到了「超共趕左」的地步。

目前滲透到「世界日報」的左傾或共產黨人員身份員工有多少,沒有確切數字。但他們表現¬¬¬ 昭彰顯著,不但歌頌「中國人民解放軍」,還醜化美國社會。美國政府當然不會禁止,但情治人員不會放過。因此,「世界日報」此刻處境十分不妙。

據知:最近有人向美國各大商業公司發信,力指「世界日報」親共仇美,請他們不要再在「世界日報」刊登廣告,接著又有人向美國各大傳媒發信,把世界日報形容為中共在海外宣傳工具。已引起美國傳媒注意。相信華府當局與美國情治人員也會關心。只是,美國是一個自由國家,政府不會以「思想罪」對付「世界日報」。
但民間企業人士及專業人士卻對「世界日報」的公信力起疑。這對「世界日報」是非常不利的。

作為一個創辦世界日報並使之成為此刻最暢銷華文報紙的新聞人,即使已經退休與世界日報完全無關,但仍傷痛不已,不少從世界日報退休的人對此刻形勢惋惜,並在多次聚會時對楊仁烽表示不滿。

回憶已去世的聯合報大老闆王惕吾先生1975年底來美國與美國國務院討論來美辦世界日報事宜,希望國務院特准聯合報五名編採人員及二十多名印務人員來美簽證。美國曾懷疑台北聯合報來美國辦報是替國民黨在美作政治宣傳,當時國務院助理國務卿來天惠及中華民國事務處長李文(後任美國駐香港總領事)曾向王惕吾先生說:「美國雖是新聞自由國家,他並不歡迎台灣來美國作政治宣傳與搞反共活動。」王惕吾先生回應說:「我是辦報紙的人,不是政治宣傳家,台灣也是崇尚自由民主的地方,我若辦政治宣傳的報紙,報紙怎樣賣得出去,你們應該知道,我辦的 “聯合報”不是政治宣傳工具,是一份暢銷的中文大報!」兩位美國官員聞言哈哈大笑,並開玩笑說:「你們怎麼稱呼中共?是稱”共匪”嗎?會不會叫毛澤東、周恩來為“毛匪”、”周匪”?」王惕吾先生回答說:「我們會按照台北聯合報的立場辦報!」

王惕吾先生大概沒有想到,三十多年後,中共派來美國的人滲透入”世界日報”利用世界日報為共產黨作政治宣傳!吹捧中共政權已經”超英趕美”。並企圖摧毀世界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