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勇:皇民為何亂中華

 

抗日戰爭勝利之後,一批隨日軍侵華到中國的日本人,因戰後日本國力凋疲,民生艱困,他們不想回國,千方百計留在中國土地上謀生。讓日本佔領了五十年的台灣,便成了這批日本亡命之徒的樂土,他們改用中國姓名、冒充中國人,有的人討了中國女子為妻,學會說中國話,隱匿日本人的身分,日後便成為一般人口中的「皇民」(名嘴鄭弘儀承認是日本人)。這些所謂「皇民」,對日本敗亡不服氣,不承認失敗,公開說不是敗給中國人的抗戰,而是亡於美國人的原子彈。因此,他們稱日本戰敗是「終戰」,被中國政府遣返日本是「榮歸」。那些留在中國土地上的日本人敵視中國政府,破壞中國社會的安寧,這種現象在抗戰勝利七十年中屢見不鮮。

那批不學無術而有「皇民」傾向的中國人,最喜歡說什麼「轉型正義」。好像在談話中用了一句「轉型正義」就表示自己很有學問,很有見解,至於這四個字怎麼解釋?有什麼意義?沒有一個人說得清楚,但一個個琅琅上口。

自從兩岸關係解凍後,盤踞中國大陸的馬列政權,派了一大批所謂「異議人士」潛到海外,轉赴對岸,在台灣社會興風作浪,挑撥離間,把維護台灣不讓中共解放赤化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說成比共產黨政權更殘暴惡毒的政權。說他們欺壓台灣人,歧視台灣人,把國府當局防共、禁獨、護台的種種措施形容為「白色恐怖」。於是「文化流氓」李敖、「形男實女」龍應台崛起,由於罵蔣捧共可以升官發財。他們主張中華民國政府應該放棄反共立場與中共媾和,達成馬列徒眾朝思暮想的「和平統一」。在尚未達成「世界革命」之前先赤化全國,控制全球華人,迅速完成共產主義統一中國的紅色大夢!

導致我有這種想法的原因是,最近看了一本台北「紅頂商人」蔡衍明主持的「中時出版社」出版的新書。那是一本由大陸「逃」美以政庇取得居
留的文人余杰所寫。他到美後喘息未定就帶著妻兒潛去台灣,投靠台灣十幾個台獨份子,又住、又吃、又喝,酒醉飯飽之餘,既歌頌熱愛日寇的皇民,又訪問了一名潛伏台灣並娶了一名華女的日本人後代,把他描繪成反抗白色恐怖的英雄。政府因追究他在二二八事件中搶奪武器殺人的罪行,最後把他槍斃。於是余杰站在這個「日本英雄」的紀念碑前,作沉思悲哀狀,回去寫了一篇文情並茂其實滿紙荒唐言的文章,大罵「白色恐怖」。「白色恐怖」是兩個罵蔣出名致富男女文人-李敖、龍應台的口頭禪。他們討好台獨,自詡客觀,把國府在中共高叫「血洗」、「解放」危機下實施的戰備戒嚴形容為「白色恐怖」。沒有想到繼李敖、龍應台之後,又出來一個李敏勇,再加上一個大陸潛來台灣的余杰,把「白色恐怖」的種種作為誇大渲染。李、余的才氣雖遠不及李、龍,但由於有台獨加持,一個個「武裝到牙齒」,經常在台獨刊物及台獨網上張牙舞爪,妖言惑眾。有人說,類似上述四個男女在自由民主的台北胡言亂語,沒有人敢對抗他們,只有共產黨人才可以制服他們,台北藍營中人因而紛紛向中共傾斜,希望可以借共產黨之力,達到如媚共政客連戰所說「聯共制台獨」。目前還無法查明余杰此人的背景與動機,但他的表現與早前潛台的大陸馬列主義信徒林保華、性向不明的民運領袖王丹相似甚至相同。因為這正是中共對台灣統戰最想達到「解放」台灣的目的。

最令我痛心的是,曾經被我呵護、熱捧的余杰,此人貌似敦厚,其實邪惡,嘴巴期期艾艾,手中之筆卻刻薄尖酸。問題在:今日在華人世界,能寫善言之人多如恆河沙數。只是台獨陣營能寫的人不多,於是台獨無大將,余杰當前鋒,正如他最近在文章中自吹,在台灣全省各地演講不絕、出書無數,只是從不見有報章雜誌報導,就連台獨刊物也對他沒有興趣,若非我的好友韋石先生主持的「博訊新聞網」為他披露,我還真不知道余杰寫過甚麼自吹自擂的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