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勇:世界日報令聯合報系蒙羞

 

中華民國駐美代表沈呂巡大使來紐約參加「美東學術聯誼會四十屆年會」發表演講,被潛伏在「世界日報」編輯部的「共諜」動手腳,把呂大使講詞歪曲竄改,他所說的中華民國一律改為「中華民族」,把中共一貫竄改歷史,掩蓋真相,編造歷史的醜陋行徑在紐約公開暴露。如非沈大使抗議,世界日報不會自辱刊出大幅更正啟事。此事為海外華文新聞史寫下可恥的紀錄,破壞「世界日報」創立四十多年建立的清譽,令「世界日報」全體同仁蒙羞。

中共塗改中華民國國號的惡行,在海外進行已久,他們把全球流行的歌曲「中華民國頌」公然更改為「中華民族頌」。並脅迫利誘港台歌手傳唱。眾所周知,但無人干涉,也沒有人留意。現在「世界日報」更正啟事公布,把中共惡行暴露。

不久前中共拍攝的「開羅宣言」影片,在宣傳海報中,居然把演員唐國強扮演毛澤東的頭像放在美、英、蘇三國元首上,取代蔣中正先生頭像,這種公然造假竄改歷史惡行公諸於眾,不但海外華人恥笑,中國大陸上更是一片譏諷聲。所謂「富強大國」的政權,居然做出這樣可恥的事,還有甚麼資格要日本人「正視歷史」。真是丟盡中國人的臉。

記得多年前,中共宣傳機器 - CCTV有一個名人訪談節目,由一個叫「衛東」的人主持,他在訪問諾貝爾獎得主丁肇中時,談到了丁肇中的家庭狀況,他問丁有多少兄弟姊妹,丁回答說:有兄妹四人,他排名老大叫丁肇中,老二叫丁肇華,老三妹妹叫丁肇民、、、。主持人為了表功搶說 : 「那麼老四一定叫丁肇族。」丁肇中立即認真回答說:「不,叫丁肇國。」全部加起來叫「中華民國」。嚇得主持人失語噤聲。但「大錯」已經鑄成,節目不久取消,主持人下落不明,大概已送去北方荒郊勞改。

近年來,中共為了表示他們口中的「中國」無處不在,每每說到香港、台灣必加上「中國」兩字,不惜畫蛇添足稱:「中國香港」、「中國台灣」。就連台灣到海外的人,為了討好中共也不得不隨「大潮」這樣叫,聽的海外華人肉皮發緊,既羞又愧。至於「世界日報」犯此錯誤,責任不完全在「共諜」做手腳,而是報社社長楊仁烽放縱鼓勵,再加上編輯疏忽,審稿的總編輯失職,這樣的編輯部不但應該被處罰,總編輯更應該下台謝罪,不是僅刊登一個更正啟事就可卸責。

本人從事報業五十多年,現在仍筆耕不綴,編版不息,但一直遵循「聯合報業」傳統。想當年,編輯部傑出新聞人劉昌平、馬克任兩位先生領軍,秉承大老闆王惕吾先生精益求精的精神,把聯合報業推上中國報業最輝煌的時代,及至到了美國,在馬克任為首的五個員工拼鬥下創下「世界日報」今日的聲譽與地位。雖曾被親中共的人破壞打擊,受盡欺凌屈辱,但仍謹遵社規,全力拼搏,使世界日報爬上美國華文報業首席地位。沒有想到,當年左傾親共的人此刻竟滲透入「世界日報」,胡作非為。不但為共揚聲,並利用「世界日報」的版面刊登不實消息,公開造假,曾經不止一次把我的姓名發表在歡迎中共派到紐約幹部的華人名單中,公然刊在「世界日報」的新聞版面上,撰稿人竟是中共喉舌-「中新社」記者唐典偉。我曾經公開刊登啟事,發佈新聞澄清。但唐典偉沒有受到處分,依然潛伏在世界日報內做「老總」及「領導」。2014年終,還發給他大筆獎金,不知獎勵他甚麼?

現在,唐典偉又在「世界週刊」開了一個專欄,與大文豪王鼎鈞先生並列,主編趙元良不但違背王惕吾先生留下「祖訓」:「反共、民主、團結、進步」,而且給人留下「世界日報」已經左傾印象。

美國「世界日報」一旦變成紐約「僑報」、香港「大公報」「文匯報」、「商報」,其下場會比此刻台北的「聯合報」更慘,最後甚至危及趙元良等人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