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阿修伯與他的「良性台獨」

我與阿修伯認識已有三十七年之久,那是北美《世界日報》在紐約創辦不久之際,當時《世界日報》是美國華人矚目的傳媒,大家都認為它來自台灣,代表了台灣當時國府的立場,甚至可能是國民黨的喉舌或國府的代表。

當時國府與國民黨的立場是反共、反獨,而《世界日報》的政治傾向與國民黨一致,於是左傾親共份子與台獨人物便把世界日報視為眼中釘:而華人中佔多數親國府的僑胞雖與《世界日報》政治傾向相同,但有時為了表示他的超然客觀,也對世界日報發出不滿的言論,而保持中立的知識份子當然更為積極的批評《世界日報》,那時候,我是《世界日報》唯一對外接觸的採訪記者,因此經常面臨左、中、右,獨派人士的敵視,常會被怒罵與羞辱,為了保護自己,我能夠避開就避開,不能夠避開我便強硬對待,有時甚至以暴易暴去對付左傾的「敵人」。

在「四面楚歌」的環境中,我認識了經常出現在紐約華埠的阿修伯。我記得第一次與阿修伯交談是在一九七六年的夏天,那天下午六時,我在東百老匯大道遇到阿修伯夫婦,他們說要去當時的「華國川菜館」吃飯,硬要請我一起去,恭敬不如從命,三人便進入華國吃飯並交談。來紐約之前,我在香港新聞界工作,經常在政論雜誌上讀到阿修伯所寫的紐約華人生活種種見聞的文章,字裡行間,看得出他立場與我相近,看法也大同小異,我相信,阿修伯是一個很有民族感情的台灣知識份子,因此,他反對中共獨裁等暴力惡行,也反對台獨份子親日反華的表現。經過交談,知道阿修伯其實並不老,是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後來留在美國,有安定的工作,有美滿的家庭,生活過得不錯。

阿修伯姓劉,是東北人,但娶了一個說閩南語的台灣本地女人為妻,她在紐約一家大醫院做護士,阿修伯與妻子說閩南語,她自認是台灣人,甚至說國語也帶有台語口音,他告訴我,台灣人關心台灣是他的本份,他不願意中共「解放」台灣,也不認同台獨份子的偏頗言論,對台獨份子懷念日本殖民台灣十分反感。

他向我解釋他用阿修伯筆名寫作的理由,七零年代蘇共批史達林的暴虐政策,否定蘇共的極左行為,被毛澤東視為大逆不道,斥之為「修正主義」,蘇聯的國名被改為「蘇修」,毛澤東認為「赫魯雪夫」違背了國際共產主義的革命理想,因此,被視為中國赫魯雪夫的劉少奇被整死,鄧小平也因走資被批判,阿修伯對毛澤東的暴虐惡行不滿,把他形容為「毛始皇」,他推崇蘇聯的修正主義,因此,他主張修正,贊成修正,並用了阿修伯的筆名,同時在當時的香港雜誌——《南北極》上開了一個叫「修正隨筆」的專欄,既反共也反獨。

在香港的時候,我就很喜歡看阿修伯的文章,等到到紐約與阿修伯認識,便表示認同他的看法,並佩服他文才。因此傾談十分投機,阿修伯也同意我反共的觀點,對中共暴政也有很嚴苛的批評,經常傾談,彼此常有聯絡。在左中右獨立抨擊中,我找到立場於我接近的好友。

過去,阿修伯反對台獨,後來,又贊成台獨,這並不是他立場有所改變,而是他分析出台獨的動機與傾向,發現台獨中有惡性台獨與良性台獨兩種,在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已成為不可改變的事實後,為了保障2300 萬台灣人不落入「解放」與「共產災難」中,台灣絕不可能與中共談統一,既然不可統一在中共制度下,台灣2300 萬人應不分種族、地域、思想,團結一致,保持台灣的安定、和平,不要內鬥給中共侵犯的藉口,這就是「良性台獨」。

阿修伯反對惡性台獨,是因為基本教義派的台獨份子的態度惡劣,語言囂張,再加上對曾經殖民台灣的日本人崇拜,否認自己的中華血統,不但有種族歧視,還有地域偏見,動不動就要外省人滾回大陸,他們的說法是「中國人回中國」,並揚言要「殺盡中國豬」,這種語言暴力,全台灣有識之士憂心忡忡的也迫使許多不是台灣本地人產生恐懼、反感,不但不再團結對抗中共的侵犯,甚至有些人還對中共產生幻想,以為可以「連共制裁台獨」,因為只有中共的兇殘才可以震懾台獨基本教義派。有這種想法很容易陷台灣於赤色災難中。

由於堅持良性台獨,因此阿修伯對惡性台獨深惡痛絕,對他們的荒謬言論口誅筆伐:他的文章散見於華人社區與香港、台灣的政論雜誌上,結集出書的書名是《良性台獨,以獨攻獨》,由「世界日報百貨中心」製作出版,由美西洛杉磯世界日報分社發行,廣泛受到華人社會的注意。

《良性台獨,以獨攻獨》一共有二百三十二頁,約十五萬字,內容都是阿修伯對台獨份子在網絡上或傳媒上發表的文字加以批駁、指斥,以良性台獨的身份痛罵惡性台獨分子種種的不當言論,惡性台獨分子因此對阿修伯深惡痛絕,曾經在公開場合對阿修伯冷嘲熱諷,有時甚至動手動腳,但阿修伯並不害怕。

惡性台獨份子誣指阿修伯是國民黨人或國民黨收買的文人,後來發現阿修伯對國民黨的批評也很尖銳,於是又改變口徑指他與中共勾結,並指他是統派主力,現在阿修伯以良性台獨的面貌站出來,出版專書,使台獨份子再也找不到向他攻擊的藉口。看完阿修伯的大作,我有不得已不說的話,就我了解,惡性台獨許多荒謬言論,對整個華人社會全無影響力,即使關心統獨的人士也看不到,但阿修伯為了駁斥他們,卻大段大段的引用那些不符事實、不合邏輯、沒有理性也沒有說服力的言論,從另一個角度看,那是間接對他們荒謬言論傳播、罵之就如捧之。

在言論自由的台灣,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再荒謬的言論都可以有地方發表。既然發表的言論沒有作用,沒有影響力,又何必理會他們。

就我所知,有台獨傾向的民進黨及其媒體《自由時報》也很少刊登惡性台獨的荒謬言論,因此惡性台獨只好自行出版小冊子,並在網上大放厥詞,一般人根本看不到,一點影響力也沒有。

今日台灣已非四零到五零年的台灣,「本省」、「外省」早已融為一體,彼此難分難離,何況絕大多數閩南人、客家人、山地人都淳厚、善良,對台獨的分歧說法根本沒有興趣,阿修伯對他們大功干戈,反而助長了惡性台獨的氣焰,因此,我建議阿修伯繼續擴展他的「良性台獨」理念,把禍患中國的共產黨當作頭號敵人,只有中共象蘇共般瓦解,台獨問題自然迎刃而解,不足為患。因此,我歡迎並推崇阿修伯的良性台獨,唾棄惡性台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