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赤色恐怖下諜影憧憧 談胡志偉、辛灝年、余杰……

 

美國萬人傑基金會二零零五年計劃把該年的文化獎頒給香港文史名家胡志偉先生。消息公佈後,從香港逃避「97 大限」來紐約不久,也得過萬人傑文化獎的大陸馬列主義研究者林保華( 筆名凌峰)夫婦兩人,氣急敗壞打電話給我,說千萬不要把獎頒給胡,因為他是共產黨派到香港的間諜,此人壞透,絕不可信,接著林保華又叫他香港的朋友李默女士與甄新港先生打長途電話給我,坐實胡志偉是共諜的事,叫我不要頒獎給他,不久香港開放雜誌名筆金鍾先生、蔡詠梅女士也來電說胡志偉此人絕不可信。金鍾的理由是:胡雖搜集史料的功夫了得,但背景可疑。

當時基金會董事們對於這些傳言十分重視,一再問我關於胡志偉是否共諜的問題,於是我立即向香港文化界的朋友查問,又上網人肉搜索,這才知道胡志偉的父親胡賡佩是馳名全中國的「茂昌」眼鏡公司的創辦人。他在中共「解放」上海後,逃去香港,胡志偉因此受牽連被中共囚禁、判刑5 年,出獄又送去勞改20 年,到1979 年毛死後才獲釋去香港與老父團聚,到港後,憑藉他精通中英文翻譯寫作不輟,對中共暴政鞭撻不遺餘力,不知如何得罪了上述幾個人,便從口頭到文字醜化,雖然上述幾個人與我是好友,但我力排眾議,說服基金會董事把獎牌及獎金頒給他,於是胡從香港到紐約領獎,並會見馳名中外的學者夏志清先生,由夏先生帶他去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找到塵封多年中華民國名將張發奎先生的口述抗戰時的英文口述記錄,把它帶回香港翻譯出了一本張發奎將軍回憶錄,馳名兩岸三地史學界,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是共諜,後來與胡志偉認識,再拜讀他的文章與著作,才知道他從歷史角度撰文,為被中共醜化多年的抗日領袖、反共先知蔣中正先生澄清,把蔣抗日救中國的史料寫了許多文章,又出版專書,與此同時,他又以文字為國軍抗日平反,駁斥中共自吹是「抗日中流砥柱」的謊言,奉中華民國為正溯,出版著作 150 多本,內容有一半以上揭穿中共在大陸種種倒行逆施及黨內鬥爭殘酷的真相。這樣一個人說他是「匪諜」,說他是罪不可赦的大壞蛋,實在難以令人信服,就我以後十多年的交往、談天,我想胡志偉得罪那些破壞他的人,是由於個性剛烈,嫉惡如仇,因為他也曾向我說「林保華有問題」,蔡女士是四川公安局派到香港偽裝反共的共諜」,對這些說法我都半信半疑,但我的原則是,我要聽其言,讀其文,去自行判斷,不能全聽別人說。

比如此刻在海外,尤其在歐美馳名的中國大陸史學家辛灝年( 原名高爾品),第一次與我認識見面,到後來把「萬人傑新聞文化基金會」頒獎給他,不止一次有人跟我說他是共諜,甚至台灣派來美國的國府情報人員齊某為此到我的辦公室找到我,明確告訴我辛灝年是中共派到海外的「文化特務」,絕不可信。我不知齊某是什麼人,只知他是台灣國府軍情局派駐紐約外交機構的情報官,應該有可信的理由,但當我看完辛灝年先生寫的巨著:「誰是新中國」後,再聽過他多場精彩的演講,我對那位齊某「國特」說,假如辛灝年是共產黨特務,中共多派這些特務出來,共產黨必垮不可,後來我去台北打聽這個齊某「國特」,才知道他已離職去大陸做生意,賺了不少錢,已不再做「國特」,而被他說是中共派到外海的高級文化特務的辛灝年,卻在美國東西兩岸推動「光復民國工作」,要把中華民國憲政成就帶去大陸,使大陸同胞也可以享受到台灣人的自由民主生活,回首前塵,覺得既荒唐又可笑。

另外中國大陸出來的年輕名作家余杰被中共迫害來到美國之前,我也曾把萬人傑文化獎頒給他,在他到紐約時隆重接待他,並開車陪他遨遊紐約市,我對他的才華、膽識欽佩不已,經常在我辦的刊物中轉載他的大作,引述他的名言,於是,又有另一批人來跟我說,余杰是中共派到海外的特務,又有人說,他是薄熙來周永康這兩個大貪官派到海外活動,雖寫了不少反共、痛批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的文章,只是中共內部權力鬥爭打擊另一派幫兇,這從他寫的「影帝溫家寶」及批判胡錦濤、習近平的作品中得到證明,又說劉曉波只不過寫了零八憲章,就被中共判刑11年,而余杰寫這樣多文章,出版了這樣多的書,竟可自由進出中國大陸,並到美國與當年的小布希總統見面,又在見面時把民運人士郭飛雄排除在外,後來郭回大陸被中共判刑入獄。余杰來美國後,我曾在紐約接待他,並蒙他贈書多本,他告訴我,他被中共特務監視住所多年,後來被中共公安拘捕,對他施以酷刑,把他的耳朵打聾,蒙美國庇護,中共把他驅逐來美國,這樣一個有才華、有膽識、有見解的北京大學高材生,把他說成是中共派來海外偽裝反共的特務,直到現在,我還是拒絕相信,我認為「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類似以上的例子太多,我聽到幾個從大陸來的人說:「北京之春」的主編胡平、民運份子王軍濤、香港開放雜誌金鍾、重慶才子王康、名作家高仁謙、歷史學家王書君、博訊主編韋石、投資專家馮勝平,甚至被中共關在監獄中的劉曉波、王炳章都是中共特務,囚禁他們只是煙幕,大陸地方這樣大,人躲在什麼地方吃香喝辣,優哉悠哉,誰知道?

在諜影憧憧、疑雲重重中,有時也使我暈頭轉向,我只是想勸告所有疑神疑鬼的人要記住胡適所說的兩句話:「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有幾份證據說幾分話」,不要把自己不喜歡的人都說成是「共特」、「匪諜」,毀壞別人的名節,這是很不道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