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

李勇

很多人寫文章,一觸及「國共鬥爭」就形容為「兄弟鬩牆」,然後希望「國共一笑泯恩仇」,從此團結達成統一,然後在中國每一寸土地上實行共產主義,讓無惡不作的「黨委書記」可以放心大膽的去欺壓十三億中國人。

其實所謂「國共鬥爭」,只是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抗擊企圖赤化全中國的共產黨武裝力量,當時交糧納稅給國府的中國人,希望國府有足夠的力量保家衛國,使國家與人民避開「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想不到國府官員貪污腐敗,士氣渙散,導致國土沉淪,陷十三億中國人於浩劫、災難中,哪裏是甚麼「兄弟鬩牆」?

共產黨與國民黨可能是兄弟,因為他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絕非兄弟,因為他們侵佔大陸後,以無數政治運動禍害中國人民,迫使他們互相檢舉,彼此敵視,除了清算鬥爭、殺害人民,就是製造飢荒,餓死幾千萬中國人,毀滅中國傳統文化,摧殘中國文字,並迫人民「一面倒倒向蘇聯」,把史達林的苛政照搬來中國大地,所有俄國人受到的共產災難,中國人也毫不例外的接受,就如朝鮮(北韓)照搬毛時代的「中國模式」來荼毒北韓人民一樣。

中共在大陸赤化前的「蘇區」就以土改、清算、鬥爭來殘害人民,國民黨知道共產黨可惡與可怕,本應團結一致勵精圖治去對付共產黨,結果是,他們不爭氣,自毀政權,也令十三億中國人永陷於浩劫災難中。

最顯著的例子是:近日國共之間眉來眼去,早就一笑泯恩仇,但海外及大陸的反共力量卻風起雲湧,對中共仇恨指責比國民黨當年的反共期間更有力道,那是中國人民在受辱六十多年來的反抗,與國共恩怨無關,更不是甚麼「兄弟鬩牆」。

今日反共最強烈的地方是中國大陸與香港,而反共力量最大的是大陸人民與港澳同胞,他們對中共絕無幻想,也不承認他們是兄弟,正如大陸歷史學者辛灝年說,中共黨人是馬列民族,而大陸老百姓是中華兒女,前者是加害人,後者是被害人,既不同一個民族,也不是甚麼骨肉同胞。更不是甚麼兄弟,相逢只有怨仇,沒有甚麼恩情。

從前,從台灣出來到海外求學、就業的人,如果堅持擁護中華民國,反對中共暴政,便會遭到中共及親共的人誣指是國民黨特務,否則也是接受國民黨津貼,被國府收買,即使大陸合法非法來到海外的移民也被如此誣陷。

自從國共「一笑泯恩仇」之後,海外華人(包括香港)就不再有此顧慮,這就是民運人士,法輪功學員大張旗鼓討伐中共的原因。

其實,檢舉國府早年的反共政策與力道發現,他與比不上大陸的民運人士,更比不上源自大陸的法輪功學員。

香港名作家萬人傑生前曾與我說起台灣是不是「反共基地」的問題,他說,他去台灣多次,並結交不少朋友,他發現,台灣人反共比不上香港,而香港又比不上大陸,他判斷,將來推翻中共政權的力量,必出現在大陸。

果然他的話被法輪功學員顯示的反共力量所證實,目前法輪功在國內的力量雖不公開,但已威脅到中共政權的存在,而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透過法律途徑與無微不至的宣傳力量,把中共的苛暴向全球各國顯示,迫使許多民主、法治國家挺身出來譴責中共的「種族滅絕」罪行,近二十年來,他們鍥而不捨的發表言論,提出訴訟,使中共幹部在國外寸步難行,即使幾年前意氣風發的中共高幹薄熙來來美國,也被迫倉皇遁回大陸,不敢再在美國招搖。

國共對立期間,國民黨被中共的宣傳弄得焦頭爛額、聲譽掃地,最後丟棄江山,偏安台灣,法輪功學員深得中共宣傳的奧秘,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們有無遠弗屆的傳媒,包括多國語文的報章雜誌,還有遍及全球的網路電視、廣播頻道,更成立寫作班子,寫出揭發中共罪惡的「九評中共」的小冊子與光碟,把中共政權從建黨到奪權成功的惡行有系統的公諸於眾,這是國民黨六十三年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所以有人預言,中共政權遲早會垮在法輪功的威力下,這是當年江澤民誓言消滅法輪功時所想不到的後果。

對中共政權而言,國民黨不是對手,國民黨人既容易收買,也容易收編,而民運人士與組織,只需派幾個共諜滲透,從中挑撥離間,他們就自然冰消瓦解,只有法輪功最難對付,他們有堅定的信仰,有強大的組織力量,學員們萬眾一心針對中共種種倒行逆施全面揭發,使中共的偽裝暴露,今日美國重返亞洲,拉攏東盟,表面的理由是對抗朝鮮的金氏王朝,其實是圍堵自詡強大,自吹崛起的中共政權。

國共自從「一笑泯恩仇」之後,,,對海外華人及反共志士少了許多精神的束縛,使他們可以放開手腳去從事華人反共大業,看來中共政權的氣數已盡,來日無多。讓我們拭目以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