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沈大偉所說是一派胡言

 

美國學者沈大偉寫了一本「中國崩潰論」的書,引起全球各地華人的重視,眾說紛紜。中共的反應更為強烈,把它歸入「反華、反人民」的西方敵對勢力的宣傳。好像沈大偉的「崩潰論」即將發生,中共將繼蘇共之後將在亞洲分崩瓦解,亡黨亡國!其實這只是沈大偉「嘩眾取寵」的言論,中共各級共幹實在不用大驚小怪,華人評論家也不必藉此大做文章。在我看來,中國大陸在共產黨統治的六十六年中,發生多少比「崩潰論」更嚴重的事故。結果,中共政權不但穩如泰山,而且變本加厲的胡作非為,結果如何?中共政權不但不崩潰,而且日益壯大,今日並成為舉世罕見「第二大經濟體」,甚至宣稱可以取代美國成為「第一大經濟體」。為什麼會這樣?理由很多,千頭萬緒,但歸根結底只有一句話:「中國人適合永遠被共產黨統治」。甚至可以再加上一句:「共產黨的思想戰無不勝」。

中國人的民族性欺善怕惡,擅長向強權屈膝,你對他懷柔寬大,他則對你疾言厲色,伸拳踢腿,即使最懦弱的人也敢站出來說三道四,指手劃腳。相反,你對他高壓控制,強權加身,他則俯首貼耳,柔順乖巧,不但唯唯諾諾,而且還對你推崇歌頌,屈膝膜拜,高呼萬歲。因為那是三千七百年的帝制傳統。

以中共暴力集團今日的強勢,誰敢罵他,誰敢批評他,何況執筆為文,升壇演講的人絶大多數都欺善怕惡。劉曉波不過發表了「0八憲章」要求自由民主,就被判關入黑牢十一年,當年秦始皇「偶語棄市」。直到今天兩千多年過去,至今還有不少人歌頌秦始皇,而且還高叫「不到長城非好漢」的口號。可見,中國人喜歡暴政,奉迎暴君,習慣了極權暴政統治終身。過去一個世紀來,中國大陸發生許許多多的天災人禍,最可怕的是人為的種種「政治運動」,再加上三年全國大饑荒,害死餓死的中國人逾億。倖存者不但不敢對外訴說,更不敢批評,相反,把罪魁禍首毛賊奉為永遠正確的「偉大領袖」與「世界偉人」,並把「毛禍」說成是「三年自然災害」。

美國學者沈大偉所說中共即將崩潰的許多理由,沒一個可以與過去六十六年來的種種天災人禍對比。以前中共都不垮敗,今日怎麼會解體?比方說,沈大偉指出中共崩潰最主要挑戰是社會精英「用腳投票」,移民海外。其實這種情形六十六年不斷出現。早年是成年人以攀山越嶺,泅水游泳方式逃到自由地區。後來進步到乘坐機船,遠涉重洋,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到中共仇視的「萬惡資本主義國家」請求政治庇護。近二十年來,則想方設法利用求學、寄養的理由,把青少年送到國外居留。到了現在,孩子還在媽媽肚中就被父親千方百計送到歐美國生育,希望子女不要再做中國人。這就是最近「坐月子中心」在美國東西兩岸造成軒然大波新聞的原因。整個中國大陸,從共產黨政權要民間,從「憤青」到毛左「五毛黨」都視為理所當然,沒有想到那是國恥。可見中國大地上人人都認為那是人同此心,心同此裡,毫不稀奇。

其實從共產黨人到他們掌控的十三億人民都很清楚,他們將來在歐美長大的下一代,很可能不會說中國話,不會寫中國字,不懂中國文化及中華傳統。但由於長期受共產黨思想影響,仍然會「一相信黨,二相信人民」。這就是此刻在美國若干華人仍然熱愛共產黨,為共產黨去仇視那些異議份子。但他們自己死也不願意回去,而在大陸的人只要有機會,不論花多少錢冒多大險也要逃走的原因。

就以目前海外長期定居的中國人來說,他們由於習慣於欺善怕惡,習慣於陽奉陰違,不論共產黨殺了他們的父母,毀了他們的家,他們都不會怨恨共產黨。相反對居住地方的政府與親友斤斤計較,諸多不滿。因此可以肯定,他們必會千方百計維護共產黨,讓共產黨千年萬世統治中國。美國學者沈大偉所說「中國崩潰論」,套句薄熙來的話:「是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