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我看台灣的318 學運

台灣出現備受矚目的反服貿學運,大批學生佔領立法院,衝撞行政院,最後包圍警察分局,在傳媒推波助流下,一個個職業學生瞬間成為英雄,暴得大名,台灣電視名嘴形容,這是史上最快速,最成功的造神運動。

看看「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及洪崇晏的嘴臉及表現,就可體會出他們唯我獨尊的高姿態,他們一個個以人民自居,高叫人民得勝,其口氣與中共一貫宣傳的口徑一致,把一切禍國殃民的行徑,打上「人民」的印記,叫出「為人民服務」,「人民是運動的總指揮」的口號,然後高叫被他們「打倒」的對象是「站在人民的另一邊」。

當學運發生之後,我首先就聯想到國民黨在大陸垮敗前出現的「反飢餓、反迫害」的種種學運,在群情洶湧下,國民黨的軍心渙散,民心盡失,最後是紅潮氾濫中國大地,紅色恐怖籠罩神州,共產黨製造的飢餓,迫害接踵到來,中國人陷入空前的苦海中。

台灣的學運會不會是當年大陸學運的翻版?很難說得清楚,但學運領袖們的意氣風發,為他們奮鬥的目標──台灣民主添增了不少變數。看來,中國被赤化後剩下的唯一一塊淨土-台灣,其前途實在很難樂觀。參加學運的群眾都很知道,在自由民主的台灣搞學運,攻擊政府,抗議當權沒有顧忌。也不怕反制,即使被捕坐牢,也無所謂,相反,他們會因此暴得大名,馳名全國,成為抗爭英雄,萬民歌頌,國際讚揚。情形就如當年李敖、龍應台對政府的鞭撻,對當權者的詬罵,不但呼籲大家起來推翻政府,否定惡法,而且還醜化當權人物,揭發他們的隱私,惡意誹謗,歪曲攻擊,把自己打扮成為民除害的英雄,是「白色恐怖」時代的民主鬥士。

李敖、龍應台的表現,得到社會不少人推崇,甚至當權者對他們也討好巴結不遺餘力,龍應台在叫出「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的口號後,被國民黨人摸頭招安,封為二品大官,有權有錢,到處周遊列國,坐頭等機艙,住豪華酒店,吃大餐,喝名酒,代替外交官員與世界各國從事文化交流,目的已達,她不再詬罵當權,即使對口口聲聲要解放你,統一你的共產黨,也不敢冒犯,尤其做了部長後,對六四噤聲,對共幹的倒行逆施視若無睹,即使有所不滿也不敢直言痛斥,只敢用溫言細語向他們說:「XX 先生,請用文明說服我!」說完這句「放肆」的話,立即左顧右盼,看看黨委書記的臉色及反應,與台灣文化流氓李敖一樣對中共打擦邊球。看看腦滿腸肥的共幹會不會賞一個官給他做,或者間接向他們奉上百萬美金!

當然,我相信反服貿學運的年輕人不會像李敖、龍應台那樣機關算盡,他們大概真的是為了台灣的安全挺身出來反服貿,維護二千三百萬台灣人的權益。但是當我看到在中國大陸傳授馬列邪說的大陸「異議份子」去議場與林飛帆交頭接耳,並以林的長輩自居指導他們「抗爭」,使我為台灣的安全擔心,因為疑似「共諜」的林保華已經滲入民運,後果十分可怕。

在此要提醒林飛帆,你的抗爭沒有錯,你們痛罵執政黨及馬英九也很正確,但是你們很清楚,台灣已經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馬英九是多數台灣人投票選出的領導人,你不喜歡他,一年半後他就任滿下台,那時候,你可以用選票把國民黨打垮,讓與你們理念一致的民進黨上台執政,不過希望你們不要再選出一個像貪腐被囚的阿扁那樣的總統。

我同意林飛帆是一個很有「領袖風範」的青年人,他說話得體,儀態端莊,對同學溫和有禮,即使被眾星拱月哄抬,並叫他選總統他也不會得意忘形,仍然保持他的謙和,這是我對林飛帆略有好感的原因。但令我最反感的是陳為廷與洪崇晏,這兩個狂妄忘形的不良青年,他們目中無人,分不清楚上下尊卑,自以為英雄非凡,出口傷人,惡毒無比,一點也不像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

尤其是陳為廷,當年他面對教育部長蔣偉寧,張開他的血盤大口,惡毒詬罵,而蔣為了保住那頂烏紗帽任由他辱罵仍陪著笑臉去討好他,讓他罵得更得意忘形了,丟儘我們客家人的顏面,假如我是蔣部長,如果不敢反唇回罵或掌摑他的臭嘴,至少可以轉身拂袖離去,豈可任由他放肆狂罵,因此可以說,蔣是咎由自取。在電視熒幕看見那個矮胖醜陋的陳為廷在學運群眾中張牙舞爪,胡說八道,不禁懷疑清華大學怎麼會教出這樣一個敗類。

而洪崇晏大概在林飛帆、陳為廷兩人暴得大名之後,也想引起傳媒群眾注意,在千人包圍中正警察分局時,他也開口肆意侮辱認真執勤的分局長方仰寧,在「眾口」響應下,他要方局長下台,而且口出污言惡語,事後有人反應說:假如我是分局長,我會立即掏槍當場把他斃掉。看他還敢不敢胡說八道。果然,不用方局長懲戒他,次日網上一片支持方局長之聲,還有很多人去向方局長獻花,表示對他的支持,這都是路見不平的人仗義表現!迫使洪崇晏低頭,並在電視上向方分局長及觀眾鞠躬道歉。雖然這次台北學運,使人對台灣的劣質民主反感,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以台灣的318 對比當年大陸的64,證明了台灣是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的樂土,與中國大陸暴政有非常顯著的不同,明智的中國人當然會因此推崇台灣民主,否定大陸專制獨裁。我曾經想,假如中國大陸發生類似學運,由林飛帆、陳為廷這兩個職業學生帶領數百青年男女衝佔人民大會堂,不讓人大及政協開會,甚至不准外人進入,中共將會如何對付林、陳及那些鼓噪男女學生?會不會像六四那樣大開殺戒,又或者認為他們「造反有理」而加以寬縱?

回憶八九年的六四,中共血腥鎮壓青年學生之後遭到舉世各國杯葛指責。經濟下滑,信譽掃地,結果是,鄧小平叫出「殺他二十萬,維持二十年安定」的口號得到落實,二十多年過去,中共政權屹立不倒,不但繼續崛起,而且十分強大,想不到,八九民運沒有搞垮中共,卻刺激了國際共產陣營,導致他們分崩離析,而「父祖之國」的蘇聯解體,東歐變色,東德歸順西德,完成德國的「和平統一」,德國人不分東西,都享受到自由民主的生活。這算是中華民族對國際最偉大的貢獻。話說回頭,假如台灣在中共統治下,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洪崇晏等人,敢如此得意忘形放言高論,自命不凡、招搖過市嗎?我相信,他們絕對不敢,很可能,他們會仿效當年中國大陸的紅衛兵串連橫行,對所有看不順眼的人批鬥殺害,為維護「綠色江山」永不變色而奮鬥。不過,我對台灣的學運也有不同幻想,盼望像當年八九民運對蘇聯及東歐的影響一樣,導致大陸上的年青人,讓他們反思中共政策,奮起對抗中共高壓,效法俄國及東歐人民,一舉把中共政權推翻,瓦解共產政權,推翻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赤色大山」,那時候,中國人民( 包括台灣人民)就可自豪的叫出,中國人民站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