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我對王康、余傑論戰的看法

兩個四川出來的大陸異議人士,為了一點相左的政治觀點,在網上展開一場筆戰,看得出大家都動了真氣,折損了反對中共政權的力量。非常可惜。

首先發難的是來自重慶的名作家王康,他指責出生於成都的青年作家余傑,認為他不應把蔣中正與毛澤東並列加以鞭撻,理由是「若非蔣堅持反共復國立場,全體台灣人早已淪為毛的掌中物,大陸所歷,他們無人倖免。」而余傑則舉蔣介石在台灣的威權統治,製造了「白色恐怖」。他根據蔣介石的死對頭史迪威將軍回憶錄,來形容蔣領導的重慶政府貪汙無能、軍事才能低下,被中共打得落花流水,也就在情理之中。

接著余傑根據台獨基本教義派的著作及言論,把二二八慘案及戒嚴時期的種種暴行都歸納在蔣政權賬上,因此,他把蔣毛並列,客觀的寫了一篇「去蔣化和去毛化都是去偶像化」的文章,他罵王康「沒有一個過硬的史料證明蔣介石不是獨裁者和屠夫」。

余傑罵蔣,在言論自由的台灣不算一回事,當年陳水扁高調宣稱:「蔣介石是二二八元兇」,台獨人士向蔣的塑像上潑漆,甚至有人把對蔣與國民黨仇恨算在所有在台灣的外省人身上,弄得台灣社會人心惶惶,外省人膽顫心驚,馬英九上台後,為了要做「全民總統」,不止一次在二二八紀念會上流淚鞠躬。凡此種種,證明了台灣社會是真正的自由、開放,余傑所言,並無不當,至於蔣毛兩人的功過,議論者眾多,褒貶均備,余傑、王康對蔣毛的評斷,不會引起大多人關心,雙方大可不必因此而氣憤。

只有一點,我對王康把余傑與李敖對比認為很不得當,而且是對余傑最大的侮辱。王康在評余傑的文章中說:「余傑盡得李敖真傳」。又說:「余傑步李敖後塵捉刀剝皮,既蔣也毛。」

我認識余傑,也深知李敖,余傑為人溫厚謙和,言談得體,不像李敖那樣放肆狂妄。余文筆灑脫,用字簡煉,評論客觀,他所寫的文章多數都有根據,不像李敖,信口雌黃,胡說八道。因此李敖所寫幾十本研究蔣介石的文章,既無人看,也無歷史參攷價值。他對蔣介石的貶斥,與余傑對比,相差太遠,也許余傑偏信了那些對蔣批評材料,但那也只是余傑個人的看法,根本不需駁斥。

李敖宣稱他寫白話文如何了得,人們只把它當作笑談,而余傑文筆高明,用詞精準,文句流暢,態度嚴謹,豈是李敖可比。

余傑去台灣,被在台灣社會挑撥離間,製造政黨矛盾,推崇台獨的大陸作家凌峰( 林保華)接待,南來北往,見過綠色陣營中所有頭面人物,聽他們說話,看他們的文章,對蔣的憎恨與鞭撻一點也不意外,證明了余傑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余傑曾經告訴我,他少年時代看李敖文章,一度對李敖佩服,但後來年長再看他的表現,從此對他失望,併產生反感,偏偏王康把他類比李敖,難怪余傑「仇從心裡起,惡向膽邊生」。

余傑對此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也有微言。其實對馬英九批評的聲音在台灣幾乎無日無之,甚至偏藍的歷史的學者,也對馬英九的表現不以為然,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主任習賢德指出,過去研究二二八的主流史觀偏頗,一味塑造受害者「抗暴」,忽略黑道暴亂,皇民化仕紳侵佔國產,共產黨介入,外省人受害者沈默,加上馬英九政府又對二二八態度鄉愿,與民進黨一同炒作騙選票,因此馬才出面要求修正相關歷史,因此習賢德要求馬英九別哭了,別再道歉了!余傑雖也批評馬英九,但也曾為馬英九抱不平,大陸來美國的民運人士魏京生去台灣,也曾在林保華夫婦牽引下與台獨份子見面,在以林保華為首的台獨基本教義派影響下,他把藍營視為蔣氏父子的延續,因此他說,陳水扁因貪腐被囚,是馬英九對他的政治迫害,情形就如同七十年代毛澤東迫害劉少奇。魏京生的文章刊出後,那時還在大陸的余傑立即出面為馬英九辯解,發表一篇長文。

我猜想,余傑去台灣大概是綠營的人邀請,到台灣後,馬英九沒有接見他,而藍營中人均拒絕與他來往,於是林保華等人從旁挑撥,拿出許多的「文件證據」,說台灣的白色恐怖與大陸的紅色恐怖一樣可怕。

我們這些從「白色恐怖」時代過來的人都知道, 所謂白色恐怖乃是台灣當局以嚴刑峻法對待潛台共諜與台獨份子的手段,當然這種手段或有過當處,但不可否認,他防止了中共對台灣的「解放」,也阻止了台獨份子對台灣的顛覆。使台灣在安定中創造經濟奇蹟,後又締造了政治奇蹟。直到目前,台灣的民意調查顯示,台灣歷屆領袖人物,蔣經國居首,蔣中正第二,李登輝第三。但我個人認為,居首的應該是蔣中正,若無蔣公率領五十萬大軍抗拒中共的「解放」與「統一」,保住台灣的安全,才讓蔣經國成為有用武之地的英雄。

記得在大陸被打成右派的民主人士,五十年代擁共,等到中共打下江山,他們嚐到「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後說出一句話:「在國民黨統治下,自由民主是多少的問題,在共產黨統治下變成有無的問題」。說這句話的人,後來遭到抄家批鬥,勞改下獄的處罰。

余傑來紐約,我曾經招呼他,也曾經頒獎給他, 王康來紐約,我邀請他,也接待他,這兩個來自四川的才子文人,都是我心儀而佩服的才俊英雄,他們在極權體制下敢冒犯強權,對抗毛左,的確需要有大勇氣,大氣魄,我希望他們團結一致,去對付為患中國大地的共產黨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