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台北聯合報業大走下坡

台北聯合報業在忠孝東路四段上的三棟大廈﹐已經賣給台北財團—遠雄集團﹐聯合報及經濟日報的工廠及辦公室將於今年十一月遷去汐止一座五層樓的廠房。看來聯合報已與過去的光輝歲月分割﹐繼續下去能維持多久﹐尚難逆料。

據來自台北的消息說﹕中國大陸一浙江財團曾考慮收購或注資入聯合報﹐取得該報的控制權﹐他們的目的並非目前尚存的聯合報與經濟日報﹐而是著眼在北美地區的世界日報。一向重視宣傳的中共政權﹐不會放棄任何一家在海外有份量的傳媒﹐因為他們可利用這些傳媒﹐為中共政權塗脂抹粉﹐營造中國大陸鶯飛燕舞﹐和諧平靜的假象。

聯合報與經濟日報即將遷入的汐止廠房﹐原是聯合報業堆放白報紙的倉庫﹐現在經過改裝整建﹐成為印刷廠與編輯部。

聯合報業在海外的報紙中﹐北美世界日報賺錢﹐泰國世界日報可以維持﹐只有「歐洲日報」已因虧損而關門﹐這份總社在巴黎的報紙﹐近年來為了迎合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而左傾﹐這一轉變﹐導致銷路下降﹐廣告收入銳減﹐經過一段時間的虧損後決定關門。

據該報人員說﹕歐洲日報廣告以巴黎為主﹐但整個歐洲的華人事業﹐不是餐館就是雜貨行﹐沒有一家具有規模的華人企業﹐所以華商廣告市場十分狹窄﹐無法維持「歐洲日報」生存﹐而台北方面也沒有財力去支持這份報紙的生存。

聯合報業的末落起於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先生去世。王惕吾在聯合報崛起時﹐用人唯才﹐要求員工廉潔從公。他重視編採﹐注意內容﹐關心言論﹐因此他付出高薪酬之後﹐要求員工力求表現﹐員工操守如有問題﹐表現不佳﹐就立即嚴厲懲處﹐甚至開革﹐因此當年在聯合報工作的人不敢敷衍塞責﹐因循苟且﹐遇到重大新聞﹐編採人員拼全力以赴﹐力求超越其他公私營報紙﹐因此任何一個重大新聞發生後﹐聯合報報份訂戶必然激增﹐有人形容﹕當時的聯合報印報紙如印鈔票。

當年與聯合報競爭最激烈的「中國時報」﹐自從該創辦人余紀忠之子余建新接手後﹐也出現用人不當、管理鬆弛的現象﹐因此報份下降﹐廣告收入銳減﹐不得已裁員縮張﹐自稱是「菁英報」﹐也是西方報業所說的「質報」﹐ 結果「菁英報」與「質報」均無法改變虧損局面﹐再加上余建新在投資雷曼兄弟上虧損百億元新台幣﹐最後只好以二百○六億賣給大陸台商蔡衍明﹐財宏勢大的蔡衍明接手後﹐大刀闊斧整頓﹐居然縮少虧損﹐報份略有上昇﹐相對之下﹐聯合報則一蹶不振﹐繼續虧損﹐至今尚無好轉跡象。

此刻聯合報負責社務的是從美國招聘﹐曾在紐約「世界日報」做過一陣「太平官」的項國寧﹐此人雖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完整新聞教育﹐但對編採實務外行陌生﹐當然無扭轉頹勢的能力﹐再加上報社不斷裁員﹐人才流失﹐手下無可用之兵﹐當然無法使聯合報走出窘境。

曾經在聯合報創辦時為聯合報打江山的員工﹐目睹這份與他們榮辱相關的報紙落入今天境地﹐無不痛心蹉嘆﹐但又無可奈何。難道真是「富不過三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