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兩岸文人李敖、孔慶東與王朔

 

海峽兩岸的作家中,比較相似的 兩人是台北李敖,北京孔慶東。李 敖在台北有個電視節目叫「李敖有話 說」,孔慶東在北京第一視頻也有個 節目叫「孔慶東有話說」,他們都是 毛澤東的崇拜者,也是共產黨的忠誠 擁護人。李敖在台北有過「瘋狗」的 外號,孔慶東在香港人口中也有「瘋 狗」的外號。李敖在台北是人見人怕 的文化流氓,以罵人、控告他人要求 賠償而得享大名,孔慶東在北京則 被「黨和人民」安排到北京大學當中 文系教授,地位比李敖高。李敖在中 共海外喉舌鳳凰衛視老闆劉長樂幫助 下,一次接受中共方面送給他的百萬 元美金,而孔慶東則在當年重慶黨委 書記薄熙來賞賜下,一下子領去人民 幣百萬元的宣傳費,兩相比較,李敖 得到的恩賜多得多!

但北京傳來的消息說:孔慶東為 薄熙來的「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 吹捧,得到百萬元人民幣賞賜後不 久,薄熙來因貪財好色被捕判刑,賞 賜給孔慶東的百萬元算是贓款,被辦 案人員索回,而李敖領去劉長樂百萬 美金則全部納入私囊,說是為李敖將 來要成立「李敖文化館」充當基金, 成為台北文人羨慕的巨額收入,台北 方面沒有人敢追究責問,在這方面, 李敖又比孔慶東幸運。

孔慶東自稱是孔夫子七十三代孫 子,算得上是聖人名門之後,如毛仍 活著,「批林批孔」的政治運動繼續 至今,孔慶東非死不可。幸運的是, 他活在當今中共吹捧孔子,在世界各 地紛設「孔子學院」為馬列徒眾服務 的時代,因此得到如于丹之類的「孔 學泰斗」之優待與地位,為了感激偉 大、光明、正確的共產黨,孔慶東把 一切反共反毛的人都罵成「漢奸」、 「賣國賊」,儼然是黨的代言人,這 也是他不會像薄熙來那樣經過公審帶 著手銬關入監獄的原因。

李敖的家世不如孔慶東,李的父 親只是個國文教員,家底不高,好在 李敖長袖善舞,斂財有道,收入不 菲,他自吹是台北兩個靠筆發財的文 人之一,另外一個是女作家瓊瑤。李 敖擁毛護共,在台北找不到反毛反共 之人來發洩。找不到可攻擊的對象, 這又是李敖不如孔慶東的地方。

孔慶東面斜眼歪,其貌不揚,在 電視上脫口罵人,粗鄙暴烈,令人 反感。當年一句罵香港人是「狗」, 惹起眾怒,香港人群起痛罵他是「瘋 狗」,把他嚇得立即改口認錯。說是 傳媒對他說得話斷章取義。而李敖在 電視上雖也罵人損人,但仍引據資 料,儼然研究學問,對比孔慶東看去 較有修養。

李敖與孔慶東最相同地方是籍 貫,兩人都是東北人,孔慶東是黑龍 江哈爾濱人,而李敖是遼寧人,可惜 兩人年齡不同,李敖1935 年出生, 很快就八十歲,而孔慶東是1964 年 出生,至今才五十歲,這又是孔慶東 比李敖優越的地方。

李敖、孔慶東這一老一少,在海 峽兩岸狼狽為奸,李敖吹捧中共卻躲 在台灣高叫:共產黨建立紅色江山 後,中共強大了。中國人不再挨打, 不再挨餓,毛澤東功蓋日月,名垂千 古。但孔慶東則說,中共反右正確必 要,文革也無可厚非,因此他公開批 判反右受害人章伯鈞之女章詒和及其 作品,對朝鮮金氏政權推崇備至,他 說,朝鮮在共產黨統治下,不再挨 餓,不再挨打,這與李敖一致。只是 吹捧的對象分別是中共和韓共。

孔慶東一向對韓共的金氏王朝 崇拜,他訪問北韓,推崇韓共政制 優良,韓共的「主體思想」卓越,並 說,北韓沒有人民挨餓,就像中國大 陸從六十年代到現在,大家都吃得 好好的,一個個紅光滿面。外傳中 國大陸與北韓有饑荒,全是「帝國主 義」,對共產黨妖魔化、醜化。

李敖在台灣威風八面,盛氣凌 人,沒有人敢在文字上批判他,指責 他,但孔慶東則常被大陸報紙刊登對 他不利的消息,例如,2008 年11 月 14 日,南方報系在北京的「新京報」 文化版編輯徐來,著文說:孔慶東被 拘留審查,原因是孔慶東在北大組織 「北大主體思想學習小組」,為北韓 提供情報,被警方帶走。

孔慶東罵「南方人物週刊」是 「漢奸刊物」,該刊物記者曹林華, 打電話給他說要採訪他,他在電話中 拒絕,並向記者說:「去你媽的、滾 你媽的、操你媽的「,此語一出,轟 傳網絡,大家替他起了一個「三媽文 人」的外號。

在這方面李敖比孔慶東文雅,他 不會用粗口罵記者,只用不雅字眼罵 他不喜歡的人事物,譬如,他罵「陽 痿美帝」,蔣介石與蔣經國是「生殖 器關係」,與孔慶東是異曲同工的 「坦誠」。

李敖在台灣單槍匹馬,單打獨 鬥,不會拉幫結派,來往密切只有 「北港香爐」及他那個猥瑣的孺子李 戡,但孔慶東不然,他在北大有志同 道合的助手楊春,「新京報」的文化 編輯徐來在文字中得罪孔慶東,楊春 仗義出面,持刀在一個新書發表會上 刺殺徐來,使徐重傷,楊春死口不承 認是孔慶東指使,只說替孔慶東出 頭,與孔無關。結果楊被法院依「故 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 月,並入獄服刑。

李敖、孔慶東年齡雖相差三十 歲,但都只是兩岸敢罵敢說的文人及 電視名嘴,他們的表現大同小異,唯 一不同的是,李敖讚揚六四中共鎮壓 屠殺青年學生,批評在天安門聚集的 青年學生不當,但孔慶東則對六四受 害青年學生同情,指解放軍屠城鎮壓 過當,孔慶東的表現,對中共政權不 利,因此他的網站被封,並被有關領 導叫去問話。

站在台灣海峽,面向北方,台灣 是東方,大陸是西方,用武俠小說中 的說法來形容,李敖是「東毒」,孔 慶東是「西邪」,兩岸在東毒、西邪 橫行下,還會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 發生,讓我們拭目以待。

寫完海峽兩岸的「東毒」、「西

寫完海峽兩岸的“東毒”、“西邪”,不由得想起有「文化痞子」之 稱另一個大陸名作家王朔,大陸上的 人之所以把王朔叫「文化痞子」,乃 是因為王朔喜歡罵人。其實,王朔並 不是靠罵人起家,也不是靠揭人隱私 出名,更不是靠巧取豪奪而發財。他 名利雙收是靠他寫的小說,編的劇 本。由他小說改編的電視連續劇,不 但收視率驚人,而且捧紅了許多名導 演及大明星,他有一本書,被英國一 家出版社看中,付出每個字三元美金 的價格買下版權,使王朔一次就賺進 368 萬美金的稿費。

「盟訊」第23 期曾刊出香港作家 陶傑替香港富豪楊受成寫傳記,得稿 費一千萬元港幣,另加一個價值百萬 的勞力士金錶。一次賺了將近170 萬 美元稿費,被形容為空前絕後的大手 筆,但當知道王朔的價碼後,作者只 好自認孤陋寡聞,並對王朔的文學成 就表示敬佩。

王朔一九五八年出生,東北滿 洲人,比李敖小23 歲,比孔慶東大 6 歲,但成就遠非李敖可比,更不用 說那個滿口粗言濫語眼斜臉歪的孔慶 東「叫獸」,李敖與孔慶東是一個等 級、一個模式的變態文人,都不會 寫小說,李敖自吹他寫了一本「北京 法源寺」的小說,被諾貝爾文學獎提 名,但王朔經過查證說:那是李敖往 自己臉上貼金,絕非事實,而那本書 也不夠資格說是小說。他知道李敖狂 妄自大,自吹大師,其實是一個空心 老倌。

王朔說的一點也不錯,李敖靠罵 蔣介石成名,寫了一輩子罵人文章, 卻被胡秋原罵他為「瘋狗」,但大多 數人都說他是「文化流氓」,即使對 他崇拜的台灣綠色人物也說:「流氓 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指的就 是李敖,這個人在台灣是人見人怕的 「文化流氓」。

王朔曾經與李敖有過口頭的爭 辯。李敖說:「他罵的是有能力把關 入大牢的人」。證明他無懼權勢,但 王朔立即回應說,「李敖只敢罵台灣 有能力關他入大牢的人,但他敢罵我 們大陸有能力關他入大牢的人嗎?」 對此,李敖沒有回應,也不敢回應, 因為他自知欺善怕惡,他很清楚,罵 蔣可以成名,也可以發財,更知道蔣 為博後世仁君、王道之名,不敢置知 識份子文人於死地,但大陸的毛共政 權不要說罵毛澤東,就是捧他,歌頌 他,讚揚他,最後也都不得善終,老 舍、巴金、翦伯贊的例子,就是最好 的證明,研究歷史的李敖焉得不清 楚,不過,有網友對王朔回應,他們 反問王朔:「你敢罵大陸上可關你入 大牢的人嗎?」

不過網友太低估王朔了。多年前 我在網上看了一段王朔暗批以毛為首 的中共政權的話,他說:「敬畏自己 人民,把他們當財富,而不是負擔, 是國家最起碼的道德,而我們國家總 把人口多,素質差當成落後的理由, 這完全是顛倒黑白,沒有十三億人努 力,能有揚名世界的中國製造嗎?能 有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嗎?一個國家 嫌棄、不尊重自己的人民,卻要人民 天天歌頌他,沒見過那麼多不要臉的 人!」

王朔這段話,不要說國內外的中 國人不敢說,連誰都敢罵的李敖也不 敢說,對比之下,王朔身在大陸,成 長於共軍大院,吃共產黨奶水長大, 但他卻敢當眾說出對中共政權冒犯的 話,不像李敖,說到毛立即加上「主 席」兩個字,說到周立即加上「總 理」,而且口口聲聲說佩服共產黨與 毛澤東,他正話反說:「有了共產黨 中國人不再挨餓,不再挨打」。這就 是李敖的本性!

王朔雖也財大氣粗,但當被人誤 會,他也會出面認錯、道歉。例如, 大陸有名的電視節目女主持楊瀾的丈 夫吳征,被王朔談話中說了幾句不得 體的話,媒體大做文章,說王朔罵楊 瀾夫婦,消息傳出,王朔在一個新聞 記者會中,當著電視鏡頭大罵記者, 並說,他已為這個不必要的誤會向楊 瀾道歉。

而李敖不同,他專罵名氣比他 大,而又登門向他表示仰慕的男女名 人,這些人包括大陸名記者劉賓雁、 武俠小說作者金庸、已故名作家三 毛、蔡英文,並為他們各起一個粗俗 的外號。比如,他罵劉賓雁去台灣是 應他的死敵-國民黨人之邀,做「國 民黨的走狗」,而金庸也是應國民黨 之邀去台灣,還騙他說,要信佛遁跡 紅塵之外去修行,金庸所為是典型的 沽名釣譽,因此金庸是一個「偽善之 徒」,作家三毛上門拜見他,他罵三 毛長得不漂亮,在撒哈拉沙漠愛上一 個西班牙洋人,那是「國際愛情上加 一把黃沙」。民進黨明日之星蔡英文 女士當眾向李敖說:「李先生,我仰 慕你」,李敖回應:「蔡英文是虛偽 的女政客」。李敖的表現,在孔夫子 的標準中,是典型的小人,而小人是 「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這與王 朔承認錯誤及誤會的勇氣完全相反。

有一次,王朔接受電視訪問,訪 問內容分三次播出,當他看完第一次 及第二次播出,便在第三次訪問中播 出時向主播承認,他接受訪問的態度 與語氣不好,承認有點「痞氣」,那 是不對的,他要改過,他說:「我其 實是一個口頭上爭上風的人,我不認 為這是正常的,我看畫面自己搖頭擺 尾,有點討厭,說實在的,假裝是真 性情,其實是肆無忌憚……」

王朔這種自省、自責的表現,加 上他在文學上的成就,都非「東毒」 李敖及「西邪」孔慶東可比,李敖還 有甚麼資格自吹自擂、自我膨脹,孔 慶東憑甚麼在電視上信口雌黃。

王朔說到台灣的文人,一度有點 不以為然,但當他接觸到台灣的文化 人時,大受震撼。他以台灣的出版商 郝明義為例說,郝明義做他的出版 商,他與郝接觸,給他一個特大的心 理震撼,台灣的文化人有民國時代老 文人那種心平氣和的派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