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世界日報」不可變成左報

孫先生大鑒:

上次給你寫信之後,又接到你的長途電話,你對我批評張某人雖也贊同,但認為禍害「聯合報」並使之陷入如今入不敷出的人不止張某一人,還有「聯合報」後繼掌權的人用人不當,他們已無當年「用人唯才」,「用人唯德」的標準,編輯部內唯唯諾諾,自吹自擂之輩充斥,他們既無新聞反應,也不知在新聞採訪上求突破,更沒有基本的新聞道德。

孫先生,以你的標準,不但要求屬下記者全力爭取獨家新聞,更要記者在重大新聞採訪上領先。因為一份報紙有沒有讀者就是要看在新聞採訪、寫作上表現如何?尤其是讀者身邊發生的事,讀者最有興趣。至於其它靜態新聞、政教新聞、經濟新聞、體育新聞則為次要。即使在自由、民主的國家,重要新聞( 要聞)與總統言行、政府施政並無絕對關連,因此讀者所要看的新聞,就是社會上每天發生的矚目大事。那才是真正的「要聞」。

孫先生,你說的只是目前衰疲的「聯合報」,你不知道此刻在美國的「世界日報」被一個來自台北新聞界外行人楊仁烽弄得烏煙瘴氣,他只知道命令屬下把他在紐約的私人活動當作重大新聞發表在報紙上,而他的「私人活動」絕大多數是拜會中共駐紐約幹部與親共的僑團互動,使「世界日報」的讀者誤以為這份我們創辦的報紙已經轉左親共,變成海外一份左報,對「世界日報」來說,這才是最大的致命傷。

你在台灣可能不知道,我從1972年調到海外將近五十年,深知在自由世界出版的報紙,其立場與報紙生存有密切關連,也就是說,「世界日報」在馬克任時代,因堅持反共愛國(中華民國),才在美國華人社會迅速崛起,再加上編採突出,內容精彩才受到北美華人重視,奠定了在美加兩地年廣告收入逾億美元,發行高踞首位的佳蹟。因此短短30 年就擁有報業大樓、五星級大飯店、及郊外度假村等,這種種豐碩的果實,現在因楊仁烽的到來變質,令我們這些為報紙打天下的老員工痛心不已。我雖已年逾古稀,但仍鍾愛這份自己參與創辦的報紙,現在目睹這份報紙的工作人員被中共利誘,報社編輯部被中共派來的人滲透,他們每天刊登歌頌中共、美化大陸、醜化台灣的新聞,令所有創報員工為之憤怒不已,但又無可奈何。

現在,楊仁烽有報系的第三代掌門人王文彬的寵信,繼續把自己照片刊在報上,只是多找兩個不相干的員工陪襯,以圖減輕自己的罪孽,看來這份報紙未來的前途很難樂觀。孫先生,你此刻已在台灣長庚養老中心安享晚年,大概不再被這些烏煙瘴氣的身外之事煩心,也不再理會報系的事,但是我熱愛與自己一生有密切關連的「聯合報」,再加上後來參與拚鬥創辦「世界日報」,現在眼看這份報紙被外行人折騰,心有不甘,希望以你的智慧給我指點迷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