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香港才子陶傑的千萬稿費

有「香港第一才子」之稱的專欄作家陶傑,在最近出版的一本書中,賺了超過港幣千萬元的稿費,相當於美金一百五十萬,在華文世界,這可能是破天荒的紀錄,以前沒有過,以後也不可能再出現,因此,他的稿費收入,可以用空前絕後來形容。陶傑在香港備受矚目,是香港平面傳媒競相爭取的紅人,他服務的報紙從「明報」到「東方日報」,到現在的「蘋果日報」,都是香港賺錢的報紙,「蘋果日報」的黎智英,出高薪把他挖去,據傳給他的月薪超百萬,條件是:他每天在副刊寫一篇不到一千字的專欄,每週寫一篇三千字專題評論,還要在壹週刊寫一篇五千字的文稿。

而合約規定,他不可再在其他平面媒體上發表署名文章,如違約,則可能付出巨額賠償。

陶傑成為「蘋果日報」的簽約專欄作家後,仍然有許多報紙,雜誌想約他寫稿,但由於合約規定得太嚴格,陶傑只好婉拒。

這次陶傑出版專書,並不在與「蘋果日報」簽的合約規定之內,這本書是他應香港富商──英皇集團老闆楊受成的要求,為他寫一本二十萬字以上的傳記,付出的稿酬除了一千萬港元之外,還送他一枚價值超過百萬元的勞力士金錶。

陶傑為楊受成寫傳記的書名只有《爭氣》兩個字,陶傑說,那是楊受成的座右銘,而楊受成的故事,也就是香港成長的故事。將來歷史學家如要瞭解六十多年來的(1949-2012)香港變遷,必須要閱讀這本傳記。《爭氣》這本書,是從楊受成的父親楊成三十年代從廣東潮州農村移居香港這個大城市開始說起,楊成本姓吳,但因貧窮被父母過繼給當地大戶楊家,由楊姓養父母撫養成人,後來放棄在農村生活,南下三角洲抵達香港,他的成長與香港的發展貼近。楊受成的父親楊成初到香港做地盤工,後來從事鐘錶生意,「英皇」是鐘錶行的名字,楊成去世後,楊受成接掌英皇鐘錶,在地產股票方面下手,並發展成英皇集團,然後轉從影藝方面發展,仿邵氏影業公司在香港大展拳腳,資財豐厚,盈利倍增,是香港知名富豪。

陶傑雖賺了千萬稿費,但書的版權卻歸楊受成所有,而這本傳記居然成為2012 年香港的暢銷書,兩個月內,賣出十萬本以上,而且暢路繼續上攀,以這本書訂價一百元港幣計算,這本書也賺了好幾百萬元,更重要的是,它提高了楊受成在香港的社會地位,因此楊對陶傑除了感激還十分尊重。

香港人都知道,陶傑立場反共,認同中華民國,讚揚英國殖民政策,推崇英國的政治制度,這些表現都出現在他的專欄文章中,眾所周知。陶傑最反對中共魚目混珠,把「反共」改稱為「反中」或「反華」,因此親共的說他「逢中必反」,他說,他不反中,相反他親中,親華,但那是一九四九年前的中國,與今日在台灣的中華民國。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被中共接管,委派中國「船王」董浩雲之子董建華為「特首」,董建華為了表示他愛國,一上台就命香港佔多數的英文書院不准再教英語,主張母語教學,也就是中國語文為主,全港嘩然。陶傑在他備受矚目的專欄中痛斥董建華開倒車,從此每天在專欄痛罵董建華,掀起香港的反董浪潮,二零零三年四月二日,陶傑在他的「黃金冒險號」專欄撰文「下台吧,董建華」,罵他在六年特首任內失誤頻頻。裡面有一段話:「你摧毀了香港人的尊嚴,葬送了一個繁榮的城市,一手證明了『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做不到』。為中國帶來全新的國恥,如果你還愛惜你的國家,請你下台!」

此文一出,轟動香港,迴響空前,人人引用,甚至當時香港演出的舞台劇也引用覆述,成為香港文壇經典,導致董建華鞠躬下台。根據中共在「解放」後所提倡的「血統論」,有人以為陶傑的父母如非「國民黨反動派」,就是「西方敵對勢力」培養的反華份子,其實他父母是吃共產黨「奶水」長大的香港人,他的父母在香港頭號左報《大公報》做事,他在香港左派「培僑學校」讀書,高中畢業去英國深造,專攻英國文學,飽讀中西文學經典,洞察世情國事,他對中國人的民族性不恥,形容那時小農DNA 作崇,中共政權六十多年來所以把大陸弄的烏煙瘴氣,就是最好的證明。

香港有人罵他偏激,他回應說:孫中山革命成功,下令所有人剪掉留了二百六十五年的辮子才是偏激,他為什麼不循序漸進。他再偏激,也比不上中共在大陸六十多年來實行的毛澤東式共產暴政偏激。因此他說:中國三千年歷史,到一九四九年停止,六十多年來,有小農DNA 的中國人,其基本性格是嫉妒、自私和猜疑,他們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吃飽,腦袋沒有內容,不懂推理邏輯,奴性深重!

陶傑在香港報紙每天發表的專欄,廣泛受到注意,他痛恨毛澤東,形容他是大魔頭,大魔星,提到他不寫全名,而改為「毛X 東」。

從一九九八年十月開始,原居台灣的香港皇冠出版社,把他每天寫的專欄文章,結集出版了五十五本書,幾乎每本書都暢銷,後來香港一家叫CUP 的出版社及明報出版社,大山文化出版社,也為他出版了三十多本專書,由於陶傑每天都有好幾篇文章在報章、雜誌上刊出,因此新書不絕,稿費、版稅的收入十分可觀,是香港文化人中最富有的一個。他曾經在電話中告訴我,他年輕時很喜歡看反共抗暴的香港名作家萬人傑的文章,受他影響很大。那時候他在左派學校讀書,每天被左傾老師洗腦,弄得糊裡糊塗,只有看萬人傑的文章,才會清醒,才會恢復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