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鞏俐入圍金馬獎實至名歸

一向以美艷性感馳名國際的大陸 紅星鞏俐,因拍攝張藝謀導演的「歸 來」影片,入圍台灣金馬獎的最佳女 主角,説明台灣觀衆喜愛這部影片。

張藝謀這個大導演,過去被大陸 影壇中人形容為「御用大導演」。因 為他所拍的幾部大片,都是迎合黨的 「革命路線」,如歌頌毛所佩服的秦 始皇的影片「英雄」,該片把秦始皇 描寫成一個能力超凡、英明蓋世的大 英雄,與歷史書的評價完全相反,結 果是「黨心大快」,但人心並不快, 因此賣座率不高,問鼎奧斯卡外語影 片失敗。

現在,他拍了這部「歸來」,卻 得到台灣的金馬獎青睞,也在票房上 創下新的賣座記錄,可見張藝謀的思 想已有了變化。

「歸來」的原作名「陸犯焉識」, 故事是寫一個被中共判了終身監禁勞 改的知識份子陸焉識,在押解途中逃 亡返回居住的城市與他的妻子馮婉喻 聯絡上,相約在火車站見面,事情被 他的女兒知道,他女兒為了前途與父 親劃清界限,「大義滅親」,向當地 的公安局檢舉,當他們夫婦將要見面 之際,如狼似虎的公安幹部突然冒出 來,把陸焉識抓獲押上囚車,再送回 勞改營,直到毛死江囚,大陸開放, 才放他回家,但當他與妻子見面,才 知道他妻子不堪共幹侵犯蹂躪,已精 神失常,認不出他……

鞏俐演的就是馮婉喻,她聽到丈 夫逃回來時的惶恐緊張,及至眼看丈 夫又被抓走的悲痛害怕,都在她的精 湛演技中展露出來。最後,她精神失 常,認不出丈夫那種憤怒而茫然的表 情,看了令人心酸難過,因此,鞏俐 得獎是實至名歸,值得讚揚!

其實「歸來」原著並不如影片中 敘述那樣簡單,張藝謀只摘取了原著 的很小部份,書中大部份都是陸焉識 在勞改營的故事。

陸焉識是民國時代美國名校博 士,回國後任名校大學教授,學養豐 富,精通四國語言,學術地位崇高, 只因共產黨奪權前對左傾的親友批 評,「解放」後被中共定為「反革命」 拘捕,判了死刑。後來妻子供共幹淫 辱,得以改判終生監禁。接著把他送 去西北的冰天雪地勞改,飽受飢寒交 迫的苦難,更遭到目不識丁、苦大仇 深的黨幹部凌辱、打罵、管束,受盡 折磨後,把一個傑出學者改造成不知 廉恥,只求生存的勞改犯。

原本口才流利,講台上面對學生 滔滔不絕的教授,面對粗暴、拙劣的 土八路幹部欺辱虐待,把自己改變成 惶恐驚觫、口齒不清、反應遲鈍、張 口結舌的糟老頭,因為只有這樣才可 在勞改營的大規模死亡中苟活。

勞改營的勞改犯沒有姓名,只有 編號,由於營內有二千八百多名勞改 犯,陸焉識排在最後,是2868 號, 五個月後變成1564 號,三年之後, 變成278 名,陸焉識的編號也就變成 278 號,也就是死剩278 人。作者嚴 歌苓沒有寫一個「死字」,卻以數字 來描述勞改營中生命被賤視的慘況, 那真是暴政陰影下最佳的寫作技巧, 它使嚴歌苓大作避開嚴密審查,而暴 露勞改營慘況的著作被當權者批准在 大陸上發行銷售。

由於「歸來」在大陸上映,嚴歌 苓的大作「陸犯焉識」也就在大陸熱 銷,大陸書局均把「歸來」這本書放 在顯著位置銷售,我就在南京一家書 局買到這本書。

過去我看過不少描述大陸勞改營 慘況的書及文章,也曾訪問在美國暴 露勞改營不人道的華人吳弘達。令我 印象最深刻的是甘肅夾邊溝勞改營的 故事,但所有我所知道的勞改營內 情的慘況描述,沒有人可以與嚴歌苓 比較,在看這本書時,我不止一次難 過流淚,掩卷哀思,我歎息中國人為 甚麼這樣不幸,落入一個全世界共產 黨集團無法比擬的中共政權殘暴統治 下,受到這樣慘重的苦難。

國際上許多重視人權,倡議人道 的國家怎麼會容忍一個踐踏人權、妄 顧人道政權如此去傷害我們民族,而 更令人氣憤的是,從上世紀七十年代 至今,生活在自由世界的華人,居然 漠視自己同胞的苦難去謳歌那個暴虐 政權及製造暴虐政權的毛、劉、周、 鄧、江、胡、習等人,並吹捧說那是 「和平崛起」、「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 中國」!

套句左傾奴才成龍所說的話:那 真是「宇宙間最大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