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我看奪旗風波

台北所謂統派人士,近年來因懾於台獨分子聲勢,把收拾台獨分子的希望寄放在中共政權身上,因此連戰去大陸訪問時,在北京大學的演講中,高叫「聯共制台獨」。口號叫得既高昂又神氣,過去「消滅共匪」、「反共復國」、「反攻大陸」的抱負蕩然無存,他們的理由是:

(一)中共已經改變,不再是過去殘民以逞,敵視國民黨的土八路政權,他們反對的是分裂國土的台獨思想。

(二)中共在全面走資後,經濟飛躍進步、超英趕美,過去「以窮為榮」、「窮革命、富變修」的共產思想已不復存在,不能再以過去的眼光去打量他們。

(三)中國大陸信奉三民主義,研究三民主義的人員與機構比台灣多而且盛,甚至今日中共在大陸的改革開放,完全循三民主義的軌跡前進。換句話說,他們正在實行三民主義,不像台灣的民進黨全面否定三民主義、仇視孫中山思想。

(四)國共不再對立敵視,因此反共、恨共的思維已隨著冷戰結束成為過去。為了反對台獨,中共已間接維護中華民國,九二共識的各自表述,就是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最佳例證。

上述四種理由是否事實,海外華人一目瞭然。尤其是去年八月廿六日國際少年運動會在泰國舉行時,台灣金牌選手披著中華民國國旗上台領獎,北京代表隊一名少女居然一次再次地衝上去把國旗搶走,一副仇大苦深的表情。

北京參加國際少年運動會的選手,都是少年男女,除了一兩個教練及黨委書記年齡略大對政治比較敏感外,其他的人一概不知道這種政治上的是非恩怨。但他們自小就被中共洗腦,確定那面腥紅的有國際共產特點的五星旗是他們的「國旗」之外,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是他們仇視、敵視的旗幟,不共戴天,絕不能讓它們在自己眼前出現,所以才不顧一切的在眾目睽睽下搶旗。

誤以為中共只反台獨的台灣統派份子至此應該覺醒。他們不可不知,中共反對的絕非什麼台獨組織、台獨分子,而是那面歷史比他們悠久、立場比他們鮮明的中華民國國旗,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中華民國國旗飄揚,他們就絕非真的中國,也不敢自稱「新中國」。為了要站穩「正統」立場,他們必需拼全力反對國際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因此他們打著反台獨的旗號去討好台灣統派,然後想辦法把台灣納入共產統治下,徹底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消除。

過去三十年來,中共結束閉關鎖國政策,借著改革開放走向世界,參加國際社會的一切活動,因此他們最忌諱在國際場合見到這面國旗。在美國許多國際活動場合,他們高聲抗議有人懸掛或手持中華民國國旗。

曾經做過中共駐聯合國代表團副團長的秦華蓀,就曾在聯合國會議上氣憤填膺地朗聲高叫「中華民國根本不存在!」並反對聯合國內出現中華民國的國旗及國號。他那付兇狠猙獰的模樣出現在新聞圖片上,令人膽戰心驚,海外華人才領略到共產黨人的兇狠與霸氣。

中共另一名外交幹部唐家璇也曾經多次疾言厲色地在國際場合上痛斥認同中華民國、接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人,並說:中華民國已於一九四九年滅亡。口吻與海外中共同路人及在台灣的李登輝一致。美國中部一家學校十年前舉辦國際運動競賽,因台灣代表參加,因此有台灣來的留學生手持小型中華民國國旗入內為選手打氣。中共代表團中共幹看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憤然上前干涉,甚至報警把那面中華民國國旗沒收,把持旗的台灣留學生趕出會場。

類似例子過去三十年來屢見不鮮、眾人皆知,只有台灣統派人物視若無睹,還在幻想中共立場已經改變,為了打擊台獨,必需配合中共,並與那些豎眉瞪眼的土共化敵為友。

被中共視為奇恥大辱的是美國各大城市的華人社區團體,它們絕大多數懸掛中華民國的國旗。就以紐約來說,以中華公所為首的各大僑團,從樓頂到大門上方,常年飄揚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而來自中國大陸的各級共幹及被中共洗腦的大批愚民,偏偏喜歡以中國人自居到中國城逛逛,當他們看到這面代表真正中國人的旗幟在上空飄揚時,一個個咬牙切齒,然後暗暗發誓要把這面旗取下來,換上有國際共產特色的五腥紅旗。

更令共幹和愚民痛恨的是:以中華公所為首的各傳統僑團內,均懸掛國父孫中山遺像與中華民國國旗。中共在紐約出資辦的媒體,每次派記者采訪拍照,無法避免國旗入鏡,而非共的報紙內部,即使有人親共或恐共,也無法不把有中華民國國旗的照片刊登出來。中共既不敢以暴力改變這種現象,因此想盡辦法暗中做手腳,設法使照片上見不到國旗,並想辦法透過他們收買或滲透的「文化特務」,在各非共媒體運作,想辦法把那些有中華民國國旗的照片撤下來,換上有五星紅旗的照片。這種表現,在非共傳媒只屢見不鮮。在紐約中華公所內的會議室或禮堂兩側,經常插著一幅美國國旗及一幅中華民國國旗。那些被中共滲透或收買的人,為了擔心中華民國國旗入鏡,於是把兩面旗向左右兩側牆角推去,使照片中見不到旗幟,如果因人多合照無法避免,則只讓美國的星條旗出現。這種陰謀,從二OOO年中華公所主席伍廷典任內就出現,以後便成了習慣,因此紐約華人再也看不到中華公所會議室的國旗照片出現在傳媒上。

解決了中華公所旗幟問題,就開始向非共傳媒入手。紐約銷路最大的華文報紙經常出現中共的五星旗在彩色及黑白照片上出現,而中華民國國旗不再在報面上出現。據傳媒內部人士說:有一兩個親共的編輯人員在編輯部內部把關,審視新聞內容有無批判中共的文字,照片上有沒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出現,如有,則想辦法塗改或撤下來。於是報面上出現的除了五星旗就是中國大陸超英趕美、中共政權已成「漢唐盛世」王朝、中國人民又一次站起來了的消息。

筆者在紐約華文報界工作數十年,對中共滲透報界、改變僑社的努力有很深的體驗,對他們卑鄙手法十分熟悉,也有很多瞭解。他們最痛恨的絕非台獨組織或台獨分子,而是中華民國國號及國旗。

筆者曾經服務的「世界日報」於七六年創刊到八五年間,知道中共地下黨與來自台灣的台獨分子沈瀣一氣,以打倒國民黨政權及消滅中華民國為目的。他們朋比為奸、相互支持,把「世界日報」視為國民黨特務大本營,打擊破壞不遺餘力。等到國民黨政權果真垮台,台獨分子打著民主旗號上台執政,他們既反對中華民國也公然排斥中共,主張獨立建國,中共控制台灣的企圖失敗,開始拉攏反對台獨的國民黨人或反對台獨的人來對付民進黨,隱藏起他們反對中華民國與國旗的意圖,披上民族主義的外衣痛斥台獨分子分裂國土。可是,中共訓練下的中下級幹部不知道中共上層的想法,他們長時間在中共醜化中華民國及國旗的教育下,已被洗腦,思想僵化,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看見有人持中華民國國旗,便有如仇人見面,非上前衝擊搶奪不可,他們以為這就是「愛國」,也是「向黨交心」的最佳表現。泰國曼谷國際少年運動會上的奪旗風波,就是在這種情形下發生的。

走筆至此,舊金山傳來消息說:舊金山華埠的傳統僑社在中共統戰下轉向,決定在中共所謂國慶日懸掛五星紅旗,而中華民國國慶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傳統將放棄。理由是,民進黨主持下的中華民國政府,與他們互動交流不夠,因此他們決定棄藍綠投靠紅色政權。

舊金山僑社主張掛國際共產紅旗的都是年輕一代的華人,他們誤以為掛五星旗是愛國表現,不掛中華民國國旗是順應潮流。他們不知道,這樣的作為,給華人自己和下一代埋下禍根、製造危機。假如有一天,在美華人團體全面改掛五星紅旗,將會誤導美國情治人員,使他們誤以為所有華人(或中國人)都是共產黨人,他們與前蘇聯及此刻的北韓、古巴、越南人一樣都是國際共產恐怖集團的黨羽,目的是要埋葬資本主義國家,把紅旗插遍世界,並采取「超限戰爭」完成世界革命、解放全人類。因此,為了美國安全,非把這些人拘禁遞解出境不可。到了這一天,華人在美國的生存立即面臨危機,後果不堪想象。說到中共已實現三民主義的說法,更是荒唐。他們舉中共根據孫中山先生的實業計劃開公路、闢港口來證明中共已放棄馬列回歸中國,這種錯覺是產生於對三民主義的不瞭解。要知道,三民主義中所強調的是民族、民權、民生,實業計劃所針對的只是民生改善,而民權才是三民主義的中心思想。民權所強調的是人民有權、政府有能,也就是民主、自由、平等的理想得到貫徹。中共在大陸的統治恰恰相反,人民無權、政府無能。政府不但無能,而且貪污腐化、胡作非為,人民不但無權相反任由中共政權囚禁宰殺,生命財產毫無保障,這豈是國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精神?有人如果認為中共已實行了三民主義,那不僅是妄想,而且是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