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堅持中華民國年號與國旗

年前在香港與失聯幾十年的初中同學好友何振華重逢,同遊同餐,暢敘別情,回紐約後,接到何振華來信,除了談一般瑣事外,最後在信末的日期寫著:「大中華民國一百〇二年六月四日」,老友的表現令我深受感動,這才是顛沛流離幾十年後的「知己朋友」,這才是有良知的中國人的骨氣,我為何振華的表現自豪興奮,去信向他表達我的敬意。何振華與我都年逾古稀,半個多世紀過去,當年我們所受的苦難至今還看不到盡頭,十三億同胞仍在中共掩耳嚴眼下被洗腦,他們否定中華民國存在,他們漠視中華民國已渡過百歲之年。

在中共蓄意篡改,歪曲,威迫,利誘下,不少親中華民國的人為了表示客觀,不但少用中華民國年號,而且對堅持用中華民國年號的新聞工作者有時還冷嘲熱諷,形容那是愚夫愚婦,落伍頑固,保守的表現!

一九七四年五月,我在香港星島日報擔任編輯主任與專題主任,並替當時的老闆胡仙小姐培訓一批青年新聞工作者,我在辦公室後面懸掛了兩面從台灣帶去的晴天白日國旗,胡仙小姐到我辦公室指示工作,曾經開玩笑說:「我以為進入國民黨人的辦公室,」為此我正式向胡仙小姐說,「我不是國民黨人,這面旗也不是國民黨旗,它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在推翻五千年帝制走向共和所訂的中華民國國旗,我永遠認同孫中山先生強調的博愛平等,擁護三民主義所強調的自由,民主精神,胡小姐聽完我的解釋,不再有不同的意見。

一九七五年六月,香港幾個朋友想辦一份「港九日報」,要我加盟,擔任編採工作,我對待遇及工作性質沒有意見,唯一的要求是報頭必需用中華民國年號,否則我沒有興趣,結果當然沒有付之實現,但同年七月七日,香港反共抗暴英雄萬人傑先生( 又名陳子雋)先生決定創辦一份立場堅定的「萬人日報」,又邀我加盟,我立即應允,出任總編輯,條件也是堅持報頭用中華民國年號,由於萬人傑先生與我立場相同,見解一致,一拍即合,於是我離開當時兼職的英文「南華早報」,與萬人傑並肩作戰。結果是報紙迅速崛起,銷售急劇上升,不但可以維持,甚至有薄利可賺。而當時同時面世的一份打著中立招牌出版的報紙「正報」,雖有資財億萬的地產富翁支持,再加上主持編務的人是剛從美國學傳播回港的青年才俊-甄燊港,但出版不到幾個月就難以為繼,宣佈停刊,並以低價把它的排字房賣給我們,這一切都由我
經手,唯一可惜的是,我於一九七六年元月被老東家-聯合報大老闆王惕吾先生派來美國,追隨老上司馬克任到紐約創辦「世界日報」,而在香港的「萬人日報」在萬人傑先生的拚搏下,居然維持到1997 年的「香港大限」,萬人傑知道香港逃不過「解放浩劫」與「共產災難」,決定偕夫人移民美國,把報紙賣給一個庸俗不堪的台灣商人,而萬人傑先生則在來美不久後鬱鬱去世,果真是「反共未成身先衰,長使英雄淚滿襟」。

在紐約華埠傳統僑社中,不乏與我思想立場一致的老僑,他們從沒有去過台灣,也沒有得過國府任何好處,相反每當國家有難,他們便立即慷慨捐獻,並在中華公所的大樓高懸中華民國國旗,拒絕中共威迫利誘的統戰攻勢,直到今天仍然堅持。一個從廣東移民來美國的老友梁傑先生向我說,他從大陸到紐約,進入華埠,看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飄揚,感動到淚流滿面,想起他在大陸家鄉所受的苦難,禁不住痛哭失聲,現在他看到這面美麗的中華民國旗幟,才確定自己已安全的活在世上。

香港、紐約僑胞的這種表現,落在台灣一些所謂知識份子眼中,大概會感到十分可笑,甚至此刻國民黨忠貞之士也會感到不可思議,何況此刻局勢媚共狂潮氾濫,不少人棄中華民國號不用,甚至不敢高舉中華民國國旗,每年雙十國慶華埠舉辦的愛國大遊行,參加人數也隨之減少。

台灣無恥文痞李敖,投共心切,不但宣稱中華民國已在1949 年滅亡,棄用中華民國年號,甚至把歷史文件上的中華年號圈改為公元,他以為這是討好中共政權,結果大陸網民對他的表現不恥,形容他是「當代文棍」,他批評蔣氏國民黨的言論,也被形容為「毫無價值」,當年一個才華橫溢的台灣「才俊」,此刻成為「不恥的人類的狗屎堆」( 中共文革語錄)這是李敖自取其辱,不值得同情。

另一個與李敖齊名的女作家龍應台,也是靠罵蔣起家,不但暴得大名,且被國民黨後繼的掌權人馬英九封官晉爵,位列國家二品高官,有司機座駕,有豪宅官邸,有大量經費任由她花費,大概為了輸誠,她終於公開宣稱,她持用中華民國護照,是中華民國的國民。

但在封官之前,她一向中立,清高,從不敢在海外提到她自己的國籍,也不敢用中華民國年號,當中共爪牙在她演講提到她自己的國籍,也不敢用中華民國年號,當中共爪牙在她演講後質問她:「是否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她居然不敢說,「我是中華民國的國民,你說我是不是中國人?」這是龍應台式的中立客觀,也是許多從台灣出來的人的心態。

可以肯定,龍應台在未做官前,不提中華民國,現在換了屁股也就換了腦袋,此刻她雖自稱是中華民國國民,但卻不敢明言她的反共立場,只敢像李敖一樣,打擦邊球去暗批中共,因為他們都知道,共產黨不是國民黨,中共沒有什麼事不敢做,他們不像國民黨討好批判他們,敵視他們的文人作家,否則馬英九不會一再向李敖請教,也不會一再重用龍應台,如果不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輪流在立法院會痛批龍應台,她今日的姿態不會這樣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