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台北人澄清228 歷史:請聽桃園佃農說的話!

 

( 台北航訊) 台北三名歷史學者,今年2 月28 日上午在台北市錦州街222 號2 樓舉行一場228 事件研討會,參加者多為青年學生,他們對台灣各地發生打砸蔣中正先生銅像,既潑漆又斬首既痛心又擔心,一個和諧、寧靜的社會,竟因歷史的偏見而產生如此暴烈的行動,2300 萬台灣人的心,被一小撮暴亂份子擾亂,真是情何以堪。

研討會主講的三位學者是:(一)專門研究228 歷史的民間學者武之璋,( 二)著名歷史學者陳鵬仁,( 三)中國文化大學歷史教授陳立文女士。而在會上發言的的聽眾有台灣名嘴黃智賢女士,熱血青年領袖王炳忠,退休作家郭冠英,及來自桃園大溪的58 歲的張先生等十幾人。

研討會由「台北歷史流言終結者」機構主辦,研討的項目是「探尋真相:誠實面對228」,研討會結束前,主講者之一的武之璋先生激憤起立表示:他要向法院控告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指控他為了爭取選票,每年在228 紀念會上向參加紀念會眾流淚道歉,卻不向暴亂時被殺的許多外省人表示哀悼。不給他們賠償。難道他們都是死有餘辜,因此導致許多別有用心的偏激者用來政治操作,撕裂族群,製造社會矛盾,導致人心不安,因此他非控告馬英九不可,希望大家給他支持,譴責馬英九爭取選票的不當表現。

研究會中另一個主講者陳立文女士,她為了要了解蔣中正先生對228事件的態度,特別去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以一年時間參閱蔣公日記,研究當時的歷史環境,做了一個圖文對照的記錄,當場放映,並作了一場生動感人的演講,證明蔣公對此事的關心,他一再強調要依法處理事變,沒有說一句要「嚴格處置」、「暴力鎮壓」的話。

陳女士說,在中國大陸剿共戰爭失利,華北危急之際,蔣公還在日記中記下他指責行政長官陳儀處理不當的文字,今日居然有人歪曲蔣公的用心,這是令人痛心的。

但最令人震撼的是:來自桃園的佃農張先生的發言,他用國台語混雜敘述他父母親在228 事件發生當日目睹的慘況。

現在記錄下張先生對228 暴亂的恐怖描述:我是本省人,我今年58歲, 對228 的事情我是聽我父母講的,我們家在日本統治時代沒有白米吃,而我們家還是小康之家,你知道我們吃什麼,因為我是大溪人,大溪很多人做豆腐干、豆干做完有豆渣,我們只好去買豆渣摻在米裡煮來吃,我父母親小學時受日本教育,除了台語只會說日語,不會漢文,我祖父在三峽作礦工,當年我母親從大溪送便當給我祖父吃的是用走路去的,沒有車坐,後來我父母親到台北迪化街當店員,他們的老闆是從大陸來台灣開店的,228 發生時,我父親做長工,其他伙計都是本省人,老闆已經跑掉了,跑去哪裡不知道。當時的暴民來店裡,沒有打我們,但來店裡抓我父母親去「出征」,什麼叫出征你們知道嗎?那就是頭上紮著布條,拿著武士刀出去站在路口,見到人就問:「會不會說日本話?」「會不會說台語?」、「會不會唱日本軍歌」、「會不會說客家話」,只要說不會就殺!我父母親嚇死了,因為他們是佛教徒,叫他們去殺人他們不敢,手牽著手,從台北迪化街走回桃園,沒吃沒穿到了大溪老家,才知道外省人殺了很多,很多婦女裸死,連乳房都被割掉,很多小孩子被殺被砍,沒有地方可以躲,本來我的家境已經不好,一亂沒有工做,沒有薪水,誰才是228的受難者,是我們家啦!現在領錢的就是那些站在路口砍人殺人的暴民,還可以領600 萬元。你們說公平不公平?今天台灣亂成這個樣子,我不知道蔣介石先生的功過,但是他的土地改革起碼叫我們佃農可以翻身,如果不是土地改革,做得到嗎?日本人時代,什麼人可以讀日本人辦的好學
校,只有高級台灣人,我們這種人沒有資格。因為現在教育平等,我父母省吃儉用,我的兄弟還可以入讀國立中央大學,我請問,如果今天的中華民國政府,真的是那樣的窩囊,真的這樣骯髒,我敢這樣說嗎?那批壞人胡說八道,篡改歷史,太可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