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再給王丹一封公開信

王丹先生大鑒:你的高足陳為廷因承認犯了兩次性騷擾罪遭到社會公眾指責,你與一些綠營人士站出來為陳為廷「仗義執言」辯護,令人肅然起敬,果真是從事教育工作的表率,也是兩岸爭民主的典範,先向你致上革命的敬禮。

你說得對:「好色不是人格的缺陷,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又說:「年輕人犯錯,上帝都會原諒的!」你另外一個學生洪崇晏說得更對:他自稱,自己偷過東西,也性騷擾、性霸凌別人,也曾被性騷擾、性霸凌,卻未被重視,意思是說:「為什麼針對陳為廷?而立委也打人,你們有同等的譴責過嗎?」

洪崇晏也是318 太陽花學運對台灣民主有過「重大貢獻」的人,也是受過高等教育──台灣大學研究生,他的話應該受到你的認同嘉許。一直暗中支持並發薪金給陳為廷的蔡英文也挺身出來對有相反意見的人說:「別讓年輕人傷痕太深」,原因是,陳為廷不但是民主先鋒,也是民主進步黨未來的接班人,他像前總統陳水扁一樣,為了台灣的民主進步而坐牢,被馬英九對他「政治迫害」關六年多才准他保外就醫,他們都是台灣的精英。

蔡英文同情陳為廷,她說:「每一個年輕人總是會面臨起伏的,人生都需要歷練。」蔡英文的說法是想為陳為廷解釋,她認為陳為廷性騷擾被訴被批,是人生起伏,也是人生歷練,是必需的。意指每個人都應該做過性騷擾的事。

我比較同意王丹教授你的說法:「不好色是人性的缺陷。」比如,同性戀的男人不會向女人做出性騷擾的事,同性戀的女人也不會向男人做出性騷擾的事,因此,他( 她)們的人生不會起伏,也不會有歷練,因此,他( 她)們都有人性的缺陷,值得同情。陳為廷過去曾經當眾痛罵教育部長,並向苗栗縣長擲鞋,痛擊縣長的頭部,差點導致縣長失智,但司法人員原諒陳為廷,不但沒有追究,而且還讚揚他們對台灣民主有貢獻,使陳為廷一擲一罵成名,成為青年學生的模範,及至他為了台灣民主,與林飛帆聯手代表人民侵佔立法院,衝撞行政院,若非當政者「血腥鎮壓」,台灣的「民主政治」會更發揚光大。

因此民進黨及親台獨的媒體名嘴異口同聲讚揚陳為廷與他「親密戰友」林飛帆,認為他們為了台灣作出了不朽貢獻,就如陳水扁統治台灣八年,為台灣政局作出「不朽的貢獻」一樣。若非陳水扁「犧牲」,台灣哪有今天的繁榮昌盛。

王丹先生,你學生中最有「江湖義氣」就是那個包圍警察分局、破口大罵員警而揚名的洪崇晏,回想318學運時,風頭一時無兩的陳為廷曾為他撐腰,高叫批評他的人閉嘴,現在洪立即回報,高叫批評陳為廷的人閉嘴,投桃報李,恩怨分明,這就是陳為廷短短幾天揚名台灣的精采表現,也是洪崇晏求名得名的表現突出所導致,在沒有民主的台灣,陳、洪兩人堪稱「傑出民主鬥士」。

王丹先生,你在中國大陸追求民主遭到迫害,現在陳為廷也遭到媒體「恐怖襲擊」。這大概就是你站出來為陳為廷主持「正義」的原因。不過,你鬥不過台灣媒體,他們居然找到被害人坦率說出陳為廷犯案經過,與318 學運「女王」劉喬安相似,都有男盜女娼的嫌疑,不知你有何對策?不過你不用氣餒,民進黨的「明日之星」蔡英文必會與你並肩作戰,自會同意你為陳辯護所說的話:「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只是不知道你與蔡女士是好色還是不好色?

王丹先生,想當年你從大陸逃亡來紐約到基金會找我領取獎金獎牌時的態度誠懇,禮貌週到,今日你到台灣成為師表,高高在上,對我去信置之不理,你在美國受過教育,對美國人有信必覆的傳統應有瞭解,豈會有現在這種居高臨下的氣焰?

王丹先生: 你是六四學運領袖,是美國人歡迎的「共產國家的異議份子」,因此獲得機會進入哈佛深造,並順手得到政治學博士學位( 以一篇論述六四的論文而取得此一殊榮),並得到中共六十六年千方百計想解放的台灣歡迎,去政治大學教書,你應該感激當年率五十萬大軍保護台灣不被血洗的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先生,但你到台灣後,居然忘恩負義,痛斥蔣公背後的國民黨,即使你的高足陳為廷因性騷擾被迫放棄選立委,你也把責任推到國民黨身上,質問國民黨立委吳育昇有外遇為什麼可以繼續做立委,那是國民黨偽善。

王丹先生,我真懷疑你的學歷資格,也懷疑你的人品道德,也許你去台灣被林保華及他老婆楊月清蠱惑仇視中華民國,投靠極端台獨份子,你以為這是客觀公正,其實是對台灣現況不夠瞭解。極端台獨份子仇視的不僅是中華民國,還有在台灣的外省人,他們罵大陸人是「中國豬」、「支那畜」,並以日本皇民自豪,在他們心目中,你也是「中國豬」、「支那畜」,必殺之而後快,你們否定中華民國,可取悅於極端台獨份子於一時,不能保證你可苟活到壽終正寢,相反,國民黨此刻的黨有一半以上是台灣本省人,只有少部份被中共收買,台灣「獨立」或被中共「解放」,他們還可能苟活,除非你及時逃回美國,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因為陳為廷性騷擾的醜聞傳播,使你的大名不斷出現在報紙上,而那張痴肥發福的大頭照片也經常在網上出現,與當年你從大陸逃來美國的清秀外型完全不同!

你變了,紐約以前認識你的人都不認識你了,沒有想到你竟變成這副不堪的樣子。我們「萬人傑新聞文化基金會」的人都後悔當年把基金會的獎牌及三千元美元獎金頒給你,這是秘書處的錯失,也是我的罪過。在向基金會各董事道歉之外,並促使我寫此信給你,希望你不要再在台灣的大學誤人子弟( 教出像陳為廷、林飛帆這樣的不良青年)禍害台灣,誤導青年,希望你早日離開台灣,還台灣島上的清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