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中國大陸泛起民國熱

不久前去南京訪尋分別了六十多 年的老同學,並在南京停留了一個星 期。在與老同學談天中,發現南京 市內「民國」痕跡顯著,懷舊氣氛濃 重,深深體會到「民國熱」已在中共 大陸各處湧現,這對中共政權的統治 構成一股強有力的挑戰。而中共方面 則想盡辦法防範消解中。

南京老同學說:早在七十年代, 中共政權為了證明中華民國已於1949 年瓦解滅亡,發動大陸文史學者展開 「中華民國史」研究,像研究清史、 明史、宋史一樣,讓他們放開手腳蒐 集資料,調閱檔案,訪尋故舊,重遊 舊址,藉以表明:台灣只是一個尚未 「解放」的省,並無「中華民國」的 存在的事實。

沒有想到「中華民國史」研究是 一把雙刃劍,中共想傷害國府,沒有 想到卻讓大陸的人發現中華民國政府 在台北。民國時代大陸並不像中共打 下江山後那樣貧窮敗壞,比起毛澤東 時代貧窮落後好得太多,等到八十 年代改革開放,大陸流行一句順口 溜:「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解 放前」。到了二千年之後,大陸人不 禁想到,假如中國大陸不「解放」, 那麼今日大陸的興旺景象豈不早就出 現,怎麼會拖延至今。

年前去上海,站在外灘堤上, 遙望外灘邊一排被列為「古蹟」的大 樓,大樓被下面向上照射的燈光照 亮,一片金碧輝煌的景象,當眾人在 驚嘆時,導遊在我耳邊帶著感歎的口 吻說:「要不是六十多年瞎折騰,這 種景象不會挨到今日才出現!」可見 大陸人已不再愚昧!證實了中共政權 早年的宣傳語:「人民的眼睛是雪亮 的!」

我在南京感受到,他們的懷舊不 僅懷念民國時代的生活,也懷念民國 時代的國民政府與蔣委員長,有好幾 個子侄輩的青年人,不止一次嚴肅的 告訴我:他們曾經去浙江奉化參觀蔣 委員長故居與祖墳,並參觀有蔣公文 物的紀念館,問他們有甚麼感想,他 們回答說:「與過去聽到的宣傳全不 相同。」

有一個開著名車載我去參加晚宴 的時髦中年女子在開車途中對我說: 「我們被矇騙了幾十年,到頭來才知 道他們所說的那一套全是假的!」

記得曾在中央電視台主持節目的 大陸名主持人崔永元先生曾經在一篇 他發表的文章-「你可以不說但你不 能撒謊」中,對自己被謊言騙了幾十 年感到不值,文中他舉出許多實例, 說明為甚麼他有這種想法。並叫出: 「起來,不願做愚昧的人民!」套一 句中共經常警告日本人的話:「請你 們正視歷史,不要掩蓋真相,歪曲事 實。」

大陸的「民國熱」,用當年蔣公 說法是「人心思漢」。所以,台灣的 「中華民國」四個字是中共此刻最頭 痛的名詞,而中華民國國旗是典型共 和國圖騰,中共當然不希望大陸人知 道它存在。但現在通訊技術發達,訊 息無遠弗屆,再加上開放中國大陸人 到台灣旅行,這些事實一一呈現在他 們眼前,中共過去說的假話,無法再 繼續下去,難怪許多人從大陸到台灣 旅行後回去的人會說:「台灣才是真 正的中國!」

要知道,中共面對台灣現狀有無 所適從的痛苦,假如他們因台灣有人 高叫台灣獨立而強力反對,不難得到 大陸及台灣絕大多數人積極支持,因 為沒有人贊成中國分裂成兩個國家。

相反,如果台灣的人高叫中華民 國,高舉中華民國國旗,則中共就很 難理直氣壯的否定。因此,他們及被 洗腦的人就會強烈反對,公開指責或 憤怒上前撕毀中華民國國旗,甚至不 惜動粗出手,因為,這威脅到中共統 治中共大陸合法性與正當性。

就因為有這種矛盾心結,中共方 面用盡辦法去消除這種尷尬的場面, 於是他們派特務潛去台灣,配合不承 認中華民國旗號的極端台獨份子,高 叫「廢棄中華民國」,經常用戒嚴時 期的種種手段來形容蔣氏國民黨統治 台灣的白色恐怖,否定蔣公北伐、抗 日、堅守台灣的功勳,甚至否定國父 孫中山的歷史地位,他們舉出許多事 例來說明孫中山這個「資產階級革命 先行者」的獨裁殘暴一面,不惜與他 們過去所拍的五十七集電視劇-《走 向共和》內容自相矛盾。

當然,孫中山先生不是神,是 人。他有人的優點與缺點,但如從歷 史的大角度看,要注意的是他對國家 民族的貢獻,孫中山先生堅持推翻滿 清,消滅五千年帝制的決心,使中國 人從帝王階下的奴才身份站起來,不 再匍伏在地高叫萬歲。也不再把人口 中一半的女性纏足惡俗廢除,並把頭 頂後面的長辨剪掉,效仿西方教育制 度,法律制度,政治制度,目的是要 中華民國最終走到一個有憲政制定的 國家,真正享受自由、民主的生活, 這一切都可以從他的三民主義中找到 依據,豈可因一些尚未證實的缺點去 否定他的革命成果與革命功業。

坊間說的最多的是:「孫中山殺 了陶成章」,「孫中山殺了宋教仁」, 而擔任殺手的前者是陳其美,後者是 蔣介石,這種謬說,被台灣的「文化 流氓」李敖與美國的「九流學者」汪 榮祖兩人不斷傳播,加上被中共的 「御用文人」拿來振振有詞宣揚。

所謂陶成章被孫中山所殺的說 法,見於八零年間李敖所寫的文章 「誰殺了陶成章?」李敖的「學弟」汪 榮祖旁證,他們說,陶成章因經常撰 文罵孫中山先生,孫中山懷恨在心, 命陳其美把陶殺掉。

李敖寫的二十多本蔣介石研究的 書,不但動搖不到蔣的聲望,相反被 海峽兩岸的學術界嗤之以鼻。即使把 蔣視為「頭號戰犯」的共產黨人也不 以為然,李敖不但沒有學術信用,連 品德也遭到質疑,有人視他為人渣, 人人得以貶之,毀之,殺之!

李敖以罵人而得名,尤其他出道 時,在文壇撰文羞辱台灣大學文學院 院長沈剛伯,說他偷看家中僱用的下 女的下部,用詞之下流被許多校友所 不恥,但因懾於他流氓本性,不敢得 罪他,而沈剛伯則在羞愧下鬱鬱以 終。

從大陸經香港、 美國輾轉潛去台灣的人民大學馬列學 說教員林保華,為了配合共產黨對中 華民國的仇視,挑撥台灣藍綠陣營的 矛盾,分化省籍感情,迫使藍營中人 在台獨勢力霸凌下向共產黨傾斜。有 的甚至親共洩密,與共產黨私通, 貫徹投機過氣政客連戰的「聯共制台 獨」。

林保華也許以為可以在台獨與共 產黨之間左右逢源,甚至幻想台獨 在台灣當權後,他可以名利雙收。渾 然不知,他既不會說日本話,也不會 說閩南語,萬一台獨份子被勝利沖昏 頭腦,來一個二二八屠殺外省人的暴 亂,林保華及他那個死愛出風頭的老 婆,必將首當直衝被宰殺,當血流五 步,身首異處之際,林保華如何向他 的祖師爺-馬列所養育的後代子孫交 待。

在準備結束本文之際,紐約華人 社區十分活躍的國軍老兵領袖張學 海先生傳來大陸逃來美國獲得庇護的 余傑所寫的大罵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文 章,文內指孫中山先生是暗殺宋教仁 的凶手,他引用大陸一名姓葉的共產 黨人重視的文人作品,舉證歷歷,把 孫中山罵得一文不值,張學海在給我 的留言中說,余傑此文是「荒唐的論 述」。

我對余傑罵中華民國國父孫中 山,或對蔣介石先生不滿,我沒有意 見,甚至不會怪他,因為生活在大陸 的中國人都有資格怨責國民黨人,當 年他們的先輩,交糧納稅給國民黨, 要他們保護中國大陸老百姓,結果他 們防盜不力,守土失責,陷他們家人 在赤流紅禍中達六十五年之久。為甚 麼我對同樣醜化孫中山的李敖、汪榮 祖之流深惡痛絕,乃是因為他們吃裡 扒外,不但忘記蔣中正先生反共護台 之功,也忘記台灣人民不被「解放」 之恩。

中國大陸的湖南文藝出版社,最 近出版了一本由作家岳南寫得書,書 名是《大師遠去再無大師》,副題是 《南渡北歸第三部》,內容是比較兩 岸的文學大師過去六十五年來遭遇, 他細細記述大陸的大師在輾轉哀吟中 慘死的經過。而台灣的大師則備受尊 崇,壽終正寢。正如作者岳南說,他 的書「講的是民國時期的知識份子, 在歷史分野的十字路口何去何從的決 策及其走上不同道路之後各自的命運 遭遇和劇變。」

岳南列出大陸五個時期的知識份 子遭遇( 一)北洋時期:尊重、覺醒、 骨氣。( 二)抗戰前期:尊重、優撫, 學術成就。( 三)抗戰時期:尊重、 困苦、艱苦卓絕、大師輩出。( 四) 台灣時期:尊重、困苦、困頓中發 展。( 五)新中國時期( 一九四九- 七六):打擊士人,滅絕人性、思想 禁錮、無人格、無骨氣。

岳南對比國共統治下的知識份 子遭遇,是此刻大陸知識份子「民國 熱」的具體表現,也是大陸同胞「人 心思漢」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