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捧台獨成名致富

 

   曹長青

     曾經看過一本東北作家寫的抗日戰爭小說,書中有一句話是:「侵華的日軍固可惡,但為日軍做傳譯的漢奸更可恨。」他描寫一名叫曹旭日的漢奸,對抗日被俘的國軍特別兇殘,辱罵施刑,極盡兇狠之能事,某次他向被關押的俘虜說:他效忠日本天皇是他的天性,因為他的名字叫「旭日」,與日本的膏藥旗一樣,因此他比日本人更愛日本。讚美日本人的「大東亞共榮」,他相信日本會把亞洲人從西方帝國主義的壓迫下解放出來。

     引起我想起這本小說的原因是:大陸逃來美國求庇的東北籍民運份子曹長青,與當年的曹旭日類似,當他在美國生活無著之際,潛去台灣,得到台獨份子賞識給他寫作園地,付給他豐厚稿酬,因此他為了要向台獨份子效忠,公開在文字與電視訪問中表示,他痛恨八年抗戰的國民黨,因為國民黨居然反對台灣獨立,他對綠色的民進黨情有獨鍾。他說:他父母為他起名字時就有「長青」兩字,命中註定他必需親綠色政權。

     中共政權最痛恨台灣的地方就是台灣的民主與法治,因此他們醜化台灣的民主,也否定台灣的法治。曹長青力指台灣法院追究陳水扁是政治報復,因此國民黨全面對陳水扁迫害,而前總統馬英九更對陳水扁政治追殺,把他關入大牢。他去探望獄中陳水扁後,聲淚俱下在電視前為陳水扁「鳴冤」,並否認台灣的法治,他說,陳水扁判刑入獄不是法治,而是「政治陰謀」!

     由於曹長青吹捧台獨,在台北混得名利雙收,所有為台獨傳 聲 的 廣 播、 電 視台,紛紛請他上政論節 目, 而 台 獨 的 報章、雜誌則經常刊登他主張台獨的系列文章,因此出席及稿費收入豐厚,解決了他在美國窘困的生活,據台北綠營中人估計,他每月酬勞在六位數字以上,這是他離開中國大陸到海外避難後最高的收入,難怪他一談到台灣要獨立,就兩眼發光,神情激動。說到國民黨與反獨人士,不是疾言厲色就是聲淚俱下,弄得台獨人士感激涕零,不斷向他口袋塞鈔票。使曹的生活過得十分滋潤。

     在台獨民視電視台主持節目的一對 X 男女,對曹長青特別欣賞。除了經常請他出席政論節目發言,還以視頻請他在台獨份子主持的「民視」上亮相,曹為了感謝台獨組織對他「知遇之恩」,經常在節目中高調宣稱:「愛護民視就是愛護台灣」,「民視的安全比台灣安全更重要」。並以此來討好發給他優厚報酬的「台灣的眼睛」,為了博得台獨頭頭的歡心,他把中共改成為中國,不但否定中共政權,也否定中國傳統與文化,指責「威權統治」時國府在教科書中加入孔孟理論,甚至說國府當年推行國語運動是欺壓台灣人的暴政,因此他痛恨國民黨並與藍營結下血海深仇。果然,在「投桃報李」的效應下,台獨份子讓他在台獨傳媒上出名,並奉上厚酬。在海外苦了幾十年,此刻終於出人頭地,混得衣冠楚楚,油頭粉面。

     走筆至此,想起 20 年前曹長青馬中共統治下的大陸老一輩文人向中共屈膝的文章,他的題目是「習慣下跪的中國文人」,副題是「評大師級名家的操守」,被他點名的有郭沫若,錢學森,梁漱溟,謝冰心,巴金,馮友蘭等大師名流,曹罵他們在毛澤東魔掌中寫下許多歌頌毛共詩文,十分可恥。

              

             曹長青的衣食父母彭文正

      那些大師固然可恥,但他們在共產黨的魔掌中,如果不低頭下跪,下場將會十分悲慘,甚至會因此家破人亡。如同那些在恐怖份子的刀槍脅迫下公開「認罪」痛罵萬惡的西方帝國主義才可避過刀槍棒殺,曹長青在台灣言論自由的制度下,為極端台獨份子集團及台獨團體發聲,不但安全無虞,而且名利雙收,這種「下跪」一點風險也沒有,相反有豐厚的回報。

     曹長青在他的文章中最後的結論中這樣說:「在沒有言論自由和和新聞自由的中國大陸,知識份子不自尊行為從來受到應有的監督和批評,以至醜態被忽略漠視,久而久之,「醜竟在光天化日下被視為「美」了!

     那麼,今日在有「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的台灣,曹長青種種不自尊的表現,不但沒有人敢限制,也沒有人會批評。而且儼然成為台獨組織的愛將與急先鋒,被台獨份子視之為吹鼓手。這大概也是習慣下跪的「中國文人」之一。只是他沒有大師資格,因此也就不需要說什麼「操守」了!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