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得意的外省台獨份子

 

     網上傳來一份外省籍的台獨份子名單,但沒有說他們是「外省獨」,而說他們是「中國難民」,因為他們都是在大陸淪共後隨國民黨的父母逃到台灣避難者,現在,他們父母已經離世,留下他們要在台灣生活,而且也已有家有室,為了生存,為了不被台獨份子歧視,因此他們必需比台獨更台獨的痛責國民黨,大罵外省人,只有這樣才可以在綠色氛圍籠罩下的台灣生存下去。我對這些「外省獨」一點也沒有惡感,相反,還有幾分同情。因為我生活在美國42 年,已經入了美國籍,還有時要揹上「外省人的原罪」,被綠色份子或討好綠色組織的人歧視排擠,甚至諷刺打擊。不久前參加中興大學校友會,有一個叫胡慶祥校友與我寒暄幾句,便立即變面告訴我:「國民黨到台灣後,霸佔了台北市,把台灣人趕到台北市之外的縣市」,言下之意,大概他以為我是國民黨人。我本想回應他說:我原居台北市,國民黨帶了大批外省人到台北市,也把我趕離台灣,遠遁美國。但我沒有回應他,卻想到「外省獨」為什麼「捧綠成狂」,不但是極端台獨份子,而且還是台獨陣營的急先鋒,其表現之積極,即使史明、彭明敏均無法攀比。果然,他們操著一半閩南語,一半國語,出現在電視上,大罵國民黨,痛罵藍營人,於是他們受到綠營中人器重,既享高位,也拿優薪,真「一世之雄」也。我想他們也曾經嚐過被歧視、被排擠的滋味。我既不是國民黨人,也不是黨政高官,只是逃共產災難到香港的難民,然後以「流亡學生」身份到台灣求學,前後在台灣停留了十幾年後來美國,但我感念蔣公率六十萬大軍護台才使我有求學深造的機會。同是天涯淪落人,我怎麼會對台灣的「外省獨」有不滿之言。外省獨」中風頭最勁的是上海籍的顧立雄大律師,青山文哲(台北市長),助選大員姚立明(浙江人),立法院內大叫「蔣中正是228元兇」的立法委員段宜康(江蘇人),蔣中正親信文膽陳布雷的孫子陳師孟,長得十足孫悟空的廣東汕頭人謝志偉,他們的口才便給,衝勁十足,即使真正台灣省籍的台獨份子也無法望其項背。

台灣知名律師顧立雄

     以「外省獨」的積極表現看,可與段宜康相比的是,海南島籍的王定宇,他既彪悍又凶狠,再加上在電視上以十足證據痛斥國民黨,大罵馬英九,說到激動時甚至淚流滿臉,哽咽難言,是綠營中的首級戰將。當他競選台南市立委時,綠黨中人甚至有人排擠他,最後綠營為安定「外省獨」戰將之心,才改變讓王定宇選上立委,經此教訓,所有雄心壯志的外省獨,只有死心塌地拜倒在蔡英文石榴裙下。

     前面提到「外省獨」姚立明助選市長分享戰果,可惜因失意於青山文哲,也不被蔡英文重視,不僅撈不到一官半職,甚至連他得力內助的妻子也丟掉市府官職,他因此消沉了一段時間,不知何日東山再起。

      眼前最吃香的大概是顧立雄大律師,一副上海小開的模樣,遠在阿扁總統貪腐被告時為阿扁辯護嶄露頭角,名揚台北,備受綠營中人矚目。從外型看,他是外省人中的佼佼者,既有上海人的洋派瀟灑,也有東洋人的韻味,是綠營中罕見的傑出人才,蔡英文一上台就賜他二品大官的頭銜,給他在「轉型正義」中出任追查國民黨黨產的主委,每月可領五十萬薪金,加上辦公費每月收入有3 萬美元,年薪超過美國總統,可以說是光宗耀祖,有了這種名利俱備的報酬,顧立雄在綠營中便被視為英雄,更使國民黨人見他有如鬼見愁。

     「外省獨」陣營中不但在台灣有後繼外省人,還有來自解放區——大陸的外省人,他們中表現的最積極的有出生於人民大學黨史研究員林保華,與姓黨的傳媒「深圳青年報」編輯曹長青,還有在大陸以撰寫批判共黨被驅逐來美國的年輕文人余杰,這三個人都曾經是紐約華人社會備受矚目的反共大陸人,當他們一旦入了美籍,便迫不及待跑去台灣,並與台獨份子打成一片,成為綠營的「嬌客」,一個個意氣風發的到處演講,出版著作,紛紛在台獨「宣傳機器」——「自由時報」上發表批共罵國民黨的文章,既罵當年國民黨才俊馬英九,更痛斥國父孫中山先生與中華民國老總統蔣中正先生,在綠營的文化陣營中成為先鋒大將,綠營中人付的金錢不多,但收到效果最大。

     這三個來自大陸外省人,雖文才、口才俱佳,向綠營表現的忠誠也十分感人,可惜的是,他們不會說台灣閩南語與客家話,在極端台獨份子眼中,是可用而不可信的外省人,也可以說是「支那畜」與「中國豬」,台灣一旦發生排外暴亂,由於言語不通,很可能像228 時的外省人一樣被武士刀砍殺,那時候想逃回美國也來不及了。不過,執筆至此,我還是預祝他們在台灣發財揚名,吃喝不盡。不管有沒有人看他們出版的書,但希望每人都出版100 本以上的書,即使有一天橫死在台灣街頭,也留下「書香世家」的雅名!

                                                                                                              羅思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