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和尚應學慈濟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世界日報的台灣新聞版第三部份的頭條新聞是:聯合報副董事長劉昌平獲星雲和尚頒發的真善美新聞傳播獎,名目是華人世界終身成就獎。並於十二月一日上午十時在高雄佛光山佛陀紀念館的一個大會上領發,有獎金新台幣二百萬元。

這個獎曾經頒給許多新聞界人士,星雲和尚並因為頒獎而一再高度亮相,出盡風頭,但對獲獎的劉昌平先生來說,這個獎並沒有為他增加太多榮寵,因為,在聯合報新舊同仁心目中,劉昌平先生是一個備受愛戴尊敬的新聞人,他大公無私,關心下屬,尊重老闆,在新聞工作上,他反應靈敏,負責認真,聯合報能夠從五十年代國民黨報紙環伺下脫穎而出,成為中國報業史上唯一銷售超過百萬的中文大報,在上世紀結束之前,聯合報一直是台灣最權威的大報,而劉昌平先生也被公認為最實至名歸的推手,但令人遺憾的是,星雲和尚在頒給劉昌平先生這個獎之前,已把這個獎頒給兩個私德敗壞,居心不良,並有重大爭議性的傳媒人,這個獎頒給劉昌平先生之前已被污染,因此得之不喜,他甚至是對劉昌平先生的清高卓越一種諷刺。

就以其中一個得獎人劉長樂來說,此人是中共軍方背景詭異的人物,他奉中共之命利用香港這個特區,設立了代表中共軍方立場的鳳凰電視,然後利用這個平台向台灣統戰,企圖不戰而把台灣赤化,置2300萬台灣人於共產災難之中,居心之惡毒,言行之可鄙,有識之士莫不憤慨切齒。

星雲和尚明知劉長樂此人是把宗教視為鴉片的共產黨人,也知道他居心不良,卻把信眾施主捐給佛寺的錢拿去討好這個敵視自由民主社會的軍頭共幹,目的只是想討好中共政權,希望台灣「解放」後仍然讓他在台灣弘揚佛法,繼續沽名斂財,他難道不知道大陸佛教界中人,有很大一部份出家人是共產黨人冒充,只有極少數是真正的誦經禮佛之人,星雲和尚如落在共產黨人手中,絕對不會像在台灣那樣風光,甚至可能在清算鬥爭中失去性命,六十三年來,佛教人士在大陸上的苦難遭遇,星雲和尚一點也不知道嗎?

劉長樂的鳳凰衛視,自吹有十三億觀眾,並受大陸之外的華人歡迎,就連台灣也重視他們,這種說法不僅誇大而且不實。就以該台所在地的香港來說他的收視率並不普及,原因是說廣東話的人佔百分之九十以上,他們是當地TVB與亞洲電視的觀眾,對說國語的鳳凰台毫無興趣,而台灣地區電視台眾多,言論自由開放,節目豐富,目不暇給,豈會對那個受制於共產黨八股的鳳凰台有興趣?

大陸上是有十三億人,但全國各省的衛星電視台眾多,為了競爭,節目多姿多采,最近在大陸擁有最高收視率節目的「中國好聲音」,就是浙江衛視製作,其次是湖南衛視,也是內容豐富,節目精彩,再加上中央電視有十幾個不同內容的台,甚麼時候輪到鳳凰衛視稱霸。

但劉長樂卻自吹「世界因你更美麗」與「媒體高峰論壇」兩個節目轟動海內外,並宣揚他們表現不錯,獨佔華人傳媒鰲頭,其實他的目的除了向後台老闆——中共軍方情報系統邀功,還藉此機會把全球各地有影響力的華人媒體拉攏在他旗下成為他們的隨行與附從,用心可恥。

當年是土八路的劉長樂,動不動就把大陸兩個最高學府——「北大」、「清華」(其實也是黨校),弄來為他的電視台背書,讓劉及他的同夥披上學術外衣成為有理說得清的秀才,並自詡是十三億中國人的代言人。

星雲和尚頒獎給劉長樂,是表揚他辦電視台成功,那是星雲不知道收視率高低,當然劉長樂不會在乎那區區一百萬台幣,因為他去台灣鼓勵文化流氓李敖繼續在台灣作孽,隨手一揮,就給了李敖一百萬美元,那是星雲頒給他那筆錢的三十倍。遺憾的是,劉拿了那筆錢卻玷污了台灣佛壇與台灣社會。

更令台灣軍民痛心的是,劉長樂所在的鳳凰衛視公然為中共軍方塗脂抹粉,他形容中共軍方為「仁者」,並說他們奪權成功是「仁者無敵」,反面的說法是:經歷八年抗戰,打敗日寇的國軍是不仁者,而為暴政幫兇屠殺人民的是仁者。

更令人反感的是,鳳凰衛視在二零一二年十日間播放一部連續劇,片名「北海硝煙」,但他在片名後面加了一個附題,叫做「西南剿匪記」,把大陸淪共後留在廣西十萬大山繼續與中共對抗的反共救國軍一律稱之為「匪」,於是國軍抗日名將,如白崇禧、張瑞貴等軍中英雄都成了匪。如此惡毒的攻擊國軍,竟受到星雲和尚讚許並頒獎,劉長樂應該受之有愧!

星雲和尚應該想到當年他隨軍抵台出家得道的歷程,如果國軍是匪,則星雲和尚當然也是匪。

另外一個有爭議性的得獎人張作錦,是台北聯合報名利雙收的政治新聞記者,他曾在報社崛起到此刻位列高層,靠的不是採訪功力與報面表現,他貪財好色,吹牛拍馬,在聯合報最風光時向老闆獻媚討好,爭取權位,老闆雖知道他許多貪財好色的惡行,但因需所用他在採訪工作上建立的政治人脈關係為他墊腳,對他的惡行視而不見。何況,老闆自從辦報成功後,學會了官場用人的標準,那就是「我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就因為報老闆有了這種用人標準導致日後聯合報直走下坡,導致今日虧損纍纍的局面。但這並不影響張作錦繼續在台北文壇與新聞界廝混,相反,還經常在報上及雜誌上發表道貌岸然的道德文章,台北不知他底細的讀者還把他視為典範,這才導致星雲和尚把一百萬獎頒給他,

讓他再次名利雙收,也順便把星雲和尚捧成台灣佛教界的龍頭。

走筆至此,在紐約華人聚居地方看了一份慈濟出版的刊物,報導慈濟人在證嚴法師領導下,扶老恤貧的種種故事,尤其令人感動的是她把善款廣泛用在台灣各地國小、國中學校,所有清貧孩子都領到兩千元獎學金,這對貧寒家庭的孩子來說,二千元台幣對他的鼓勵有多大,甚至可能影響他一生,慈濟這種雪中送炭比起星雲和尚的錦上添花意義深遠得多,星雲和尚何不見賢思齊,學學慈濟,把他募來的善男信女捐款,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濟助更有需要的人!

羅思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