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兵與紅衛兵誰更可惡?

 

   作為一名歷史學人,羊羊一直認為文 革十年對中國的破壞,帶來的損失遠遠 大於日本十四年侵華。只是某些人出於 某些不可描述的目的,刻意去回避這一 點。中學教科書裡從來都是大肆渲染日 本侵略者的種種惡行,對於紅衛兵的各 種慘無人道的暴行卻蜻蜓點水,常年累 月的這種教育,已經讓大多數人對文革 非常陌生,至多會背兩句教科書語言。 因為政治正確永遠大於事實真相!羊羊 今天就跟大家聊聊日本兵與紅衛兵,在 某些方面紅衛兵還他媽的不如日本兵, 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兩者對待曲阜“孔氏 文化遺產”的不同。

      當年日軍打到孔子家鄉時,日本東 京大學高田真治教授上書:“山東作 戰,如破壞曲阜古跡,日本將負破壞世 界文化遺跡的責任。”軍部於是急令前 線部隊避開曲阜一帶的戰鬥。在日本占 領曲阜前六個小時,蔣介石將當時的衍 聖公(為孔子嫡長子孫的世襲封號)孔 德成秘密接走。或許不少人以為,日本 侵略者肯定覬覦孔府、孔廟、孔林內的 大量文物珍寶,憑著他們的貪婪,一定 會地上地下的搜刮一遍,然後把好東西 都搬到日本去。可是羊羊想告訴大家, 事實總是出人意料,日軍除了想得到少 量文物外,對三孔遺產(孔府、孔林、 孔廟)並未有什麼大動作。與教科書影 視劇宣揚的相反,日軍專門派部隊駐扎 三孔遺產,嚴加保護!此後曲阜三孔遺 產有日軍的警備部隊專門負責對文物古 跡進行保護,一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 降。故此雖歷經戰亂,曲阜三孔遺產在 日本占領時期基本沒有受到任何破壞。 不但不破壞三孔遺產,日本軍人還 在上級軍官的帶領下參觀參拜,如同參 拜日本國內的神廟一般。更加令人難以 置信的是,日軍占領三孔遺產後,“耀 武揚威”的方式不是展示刀槍,而是種 樹作為紀念。羊羊在讀研時看到相關史 料,心裡立刻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這說 明日本經過明治維新以後,確實進步 了,文明了,雖然戰爭不免要出現傷 亡,但是還要顧及到“破壞世界文化遺 跡”的罪名,惡魔還是有良知的,不至 於泯滅殆盡。從這個意義上說,對日本 你不得不有一絲敬畏。 如果您這就為我們中國這處偉大的文 化遺產就此躲過了一劫,您就大錯而特 錯了。孔府、孔林、孔廟,沒有毀在日 本人手裡,卻毀在了中國人手裡。時光 的車輪走到1966年,紅衛兵運動如同赤潮,蔓延到全國,尤其是在受到偉大領 袖“接見”以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拿到了尚方寶劍,“破四舊”就成了這 些瘋狂青年的發泄口。首都紅衛兵四大 領袖之一的譚厚蘭帶領一幫手下,從北 京南下,殺到孔子的故鄉曲阜,造孔子 的反(當然,這也是得到上級領導同意 的,有資料認為是陳伯達、關鋒、戚本 禹),戚本禹在電話裡說:“漢碑要保 留,明代以前的碑,也要保留。清碑可 以砸掉。對孔廟可以改造,可以像‘收 租院’那樣。孔墳可以挖掉。可以找懂 文物的人去看一下。”

      1966年11月,大概是曲阜最黑暗的一 段日子。在北京的紅衛兵開到之前,已 經有一些外地的紅衛兵和本地的紅衛兵 開始蠢蠢欲動。早在1961年三孔就已經 被列為全國重點保護文物,縣委書記李 秀深知這裡面的分量,公開演講中說“ 三孔”是國務院明文規定的全國重點文 物保護單位,破壞它,就是破壞國家財 產,干擾鬥爭方向。為了阻止紅衛兵破 壞“三孔”,一部分有良知的曲阜人用 大木箱將孔府門前的石獅子罩起來,再 貼上毛主席像,以為如此一來,就沒人 敢動了。面對著氣勢洶洶地紅衛兵,副 縣長王化田站出來,指著國務院立的文 物保護的碑說:“你們好好看看,誰要在 這裡搞破壞,是觸犯國家法律的。”

      一個紅衛兵上來就問:“你是做什麼 的?  

      王化田自報家門:“我是王化田,是 副縣長。”誰知,他的話音未落,學生 們便高呼“打倒王化田”,“打倒孔老 二的看家狗”。想想吧,在這場偉大革 命運動之前,多少大員被打倒,更何況 你一個區區副縣長,能阻擋時代的洪流 嗎?

      最先遭難的是孔府,11月12日,全 國紅衛兵徹底砸爛孔家店革命造反聯絡 站成立,外地本地紅衛兵算是建立了統 一戰線。13日,孔府大門被迫打開, 各色人等蜂擁而入,“必須把一切紳權 都打倒,把紳士打在地下,甚至用腳踏 上。”偉大指示,焉能不遵守?15日, 孔府大門前舉行“徹底搗毀孔家店誓師 大會”,“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 石碑也未能幸免於難。會後,紅衛兵們 像打了雞血抽了鴉片煙一樣,開始大肆 破壞,石碑打碎,泥塑砸爛,“萬世師 表的牌子”去他娘的,砸爛燒了!從孔 子塑像、門生塑像肚子裡的錢財和古書 籍都被貪婪的人群瘋搶一空,那些被砸掉聖賢“腦袋”,被革命小闖將們當足 球踢。倘若當時有人扛著錄像機,記錄 下了紅衛兵們敢於破壞一個舊世界的豐 功偉績,比羊羊的語言更能給大家以深 刻的印像。

      相對於陽宅,破壞的更為徹底的是孔 林(孔家的家族墓地)。據後來統計, 孔林內的墓地幾乎全部被挖遍,地下隨 葬品被洗劫一空,開始是紅衛兵挖,後 來附近的農民眼紅了,大家開始瘋狂 的“摸金”,紅衛兵再想阻止,也無能 為力了。11月29日,天氣陰冷。譚厚 蘭帶領北京來的紅衛兵去扒孔子墓,一 大堆“牛鬼蛇神”跟著,大概是要給他 們一定的警示吧。對於挖墳,從北京趕 來的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攝影師跑前跑 後,記錄下這一破四舊的壯舉。紅衛兵 們對孔子的墳充滿期待,可是掘地三 尺,卻連老夫子的一根骸骨也沒發現, 更別說金銀財寶了。兩千四百多年的時 間,已經讓老夫子的骨肉與大地融為一 體,無可尋覓。

      這場大破壞的“成果”:面積3000 余畝、歷史兩千多年的孔氏家族墓地被 破壞的面貌全非;被稱為我國三大古建 築群之一的孔廟被腰斬為兩截,斷碑殘 像,見之落淚;孔府中收藏諸多的珍貴 文物經“判決”後被銷毀。這只是曲 阜一地,大家想想全國各地呢?日本人 再壞,也沒有把中國的每一寸土地都禍 害一遍,但是紅衛兵卻使大陸無一地幸 免,無辜慘死的人數,被掠奪的財富, 被破壞的文物古跡,恐怕永遠也查不清 楚,人類罪惡史上,不居於前列,是萬 萬不可能的!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 7日,這場浩劫共毀壞文物6000余件, 燒毀古書2700余冊,各種字畫900多 軸,歷代石碑1000余座。

      再說說這場大破壞的首惡譚厚 蘭,1978年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 逮捕,1982年被免予起訴。譚厚蘭罹患 宮頸癌,45歲時病亡,終身未婚,天理 昭昭,報應不爽。

      最後我們再來說說第77代衍聖公孔德 成被救出曲阜以後,蔣介石一直禮遇有 加,視之為國寶級人物。1949年孔德 成到台灣,曾出任台灣考試院院長,於 2008年仙逝,終年88歲。盡管後來兩岸 關系緩和,大陸一再邀請,但孔德成人 生後四分之三的時間,再也沒有踏上大 陸半步! 日本兵與紅衛兵誰更可惡?

                                                                                 大陸歷史學家.君之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