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留在台灣的史實

 

 

編者按:李登輝、柯文哲、鄭弘儀、賴清德絕對是戰後留在台灣的日本人後裔他們公然為戰敗日本人辯解,請細看下面這篇文章

以下照片均摘自網路

自去年2014年6月間,高中歷史教科書微調案引發後,不少台獨學者抗拒,只准使用「日治」不同意用「日據」… 等,進而除「中國化」、除「台灣化」、推行「皇民化」…這些激進親日份子,其背景沒有人去追究。在台灣這麼自由、民主的社會還迷戀日本,擁抱日本,當然有他民族的特質;表面認定他們是在玩弄政治搞台獨,壓根兒就沒有人去想他們原就是日本人,這不是糊說,也不是扣帽子,有史實可考,戶籍事務所應可驗證,政府接收時外交、內政部都應有公案文書可查。

中華民國34年接收台灣時,那時約有30多萬日本皇民,放棄日本國籍,歸順為中華民國國民,落地生根,我們沒有以異族相待,視為「同胞」,與我們共享台灣繁榮生活。二戰結束後,日本國內百癈待舉,國窮民貧,原住台灣日本人民,他們自知遣返日本難以謀生,當時有部份日人要求自願留在台灣,放棄日本國藉,變更姓名為台灣住民,這些日裔皇民,多為日據時代大、中、小學校教職(教授)人員,公私營機構技術人員或從事商務人員,還有社會浪人、流氓…等行業。他們教育程度、經濟生活都比台灣人優沃得多,這批人在政府遷台初期,兩蔣政府統治下,不敢妄動,待至李登輝、陳水扁執政後,在政治、學術、商業各行業竄出,至目前更是囂張,目無法紀,竟敢說「支那男女滾回支那」,「支那外來種滾」;我們不能再沉默,應全民奮起,清理門戶。光復台灣才70年,戶藉資料應清楚記載,更改姓名是可查鑑,凡叛亂製造事端者,查清身分後,依法究辦或遣返日本,除去害群之馬,以安我家邦。

台灣光復至今已70年,那時台灣住民約500餘萬人,現約有4.5倍成長,那時歸順日本皇民約30餘萬人,至今也約100多萬人,其部份知識份子與經濟富裕子弟還投入政治體系,與民意代表,從事政治活動,搞台灣獨立,如李登輝就是皇民代表人物,在他與陳水扁執政20年錄用不少搞台獨分子,進入高等學術單位與政府機構,他們以不當言論,歪曲歷史事實,誤導人民視聽,醜化中華民國政府,去「中國化」、去「台灣化」,推行「皇民化」,擁抱日本者大有人在。

台灣光復,日本皇民遣返時,台北市街道只有衡陽街、成都路和延平北路、博愛路比較像樣,周邊都是農田,這八條街商人多為日本人經營,日本商人被遣返,其不動產店面房屋無法帶走,只得廉價轉移給台灣人,(附民國38年8月16日掃蕩報刊登台灣省日產清理處第二批日產移轉案件審查決定公告報紙佐證是實)或贈送給本省人,無法攜帶的東西就送給本省人,還有日本知道返回日本生活艱苦,將自己親生幼年小孩送給本省人收養,我的鄰居就收養一個女孩,現年已70多歲。在日本人離台時,有不少本省人接收日本帶不走東西,這些受益者,還有曾在日據時為其工作的二鬼子,當然稱讚日本好,與台獨唱和,高喊台灣獨立。我們的公營事業機構及民間社團員工,每年都有組團赴日本旅遊,到達日本後,日本政府設有專職單位接待,將台灣旅遊人員納入會員發給會員證,返台灣後與其保持連絡,視為親信友好,曾有人狂言,日本要統治台灣,只要來一個領導人就可治理,也就是說在台灣這些旅遊會員就是他們將來治理台灣的成員。留台灣第一代皇民多已過世,第二代正當時,第三代初啼上街,無視法紀。

民國36年政府遣返日本皇民,那時我才14歲在學,學校帶領學生到基隆碼頭為他們送行,我也參加了那雜亂淒涼的場景,時隔70年,如在眼前,我現年85歲,本可平靜渡過餘年,不涉國家社會煩擾之事,近日見新聞報導台獨人事製造事端,我只本良知,將上述歷史事實,提供參考。日人遣返與留住台灣皇民改姓名歸順之事,70歲以下的人不會知道這個史實,85歲以上者可能知道一、二,但為數已不多,若是查訪當時遣返日人情況,從早期的《台身心都乏力提振,台灣新生報》合訂本,或政府檔案資料還有年長者應該知曉。我年老體衰,看到不公平事會影響情緒,這篇東西我寫寫停停,寫了好幾天,我不是在投稿,我只是在提供歷史事實,喚起國人記憶,揭穿在台日本皇民餘孽背景,披著羊皮狼的面紗,使現在的台灣人認清他們的真像,使他們無處遁形。

這份資料是在提供媒體參考與歷史學者作深入探討,發揚光大,媒體是可作有計畫的深入報導。

早年台灣志士楊逵,他是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不能分割,同根同源,同文同種,雖然有些不愉快的歷史宿命,但事實真相就是如此;很可惜美好的台灣就被這些皇民餘孽分子搞亂了。怎不叫人痛心!

楊振明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