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工作者不可倨傲狂妄

 

      美國主流媒體在這次總統大選中表現大有問題,原因是在選舉期間,100 多家主流媒體不但公開抨擊川普,甚至發表的民調也不斷顯示希拉蕊勝選,結果到了最後,川普竟脫穎而當選,100 多家主流媒體的能量大跌!自以為「 一言九鼎」的媒體人,終於嚐到了失落的滋味。

    長期以來,從事媒體工作的人自視影響力無微不致,人人都應以他們的立場作為判別是非的標準,任何人為了要有影響力,必需巴結媒體人,於是,他們自命不凡,自視太高,一旦面臨考驗, 並窘態畢露, 不知所措。

    回憶當年在香港從事新聞工作時,香港「 明報」的老闆金庸,在明報首頁刊出他寫的社論,大概當時港英政府內有人讚揚他的社論寫得好,連英國人也很欣賞,金庸為了迎合港英政府內的英國人,特別找人把他的社論譯成英文,目的是想影響港英政府的施政,使「 明報」的報譽提高。記得當時港英政府決定建設地鐵,新聞見報後,金庸立即在社論中建議港

英政府不要用「 地鐵」之名,因為那是日本人的用字,香港人絕大多數是中國人,在文字上應稱為「 地車」在地鐵等建之際,金庸的「 明報」從新聞報導到評論文章, 都以「 地車」之名代替,沒有想到香港政府最後對外公佈,卻用了「 地鐵」之名,根本不理會「 明報」的「 地車」建議。至此, 金庸才知道他並無「 一言九鼎」之力。這大概是金庸在九七大限之前把報紙賣給他人的原因。

      在兩岸三地從事媒體工作的人,很容易自以為可以有「 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的資格,正如新聞學者喜歡自喻為「 守門人」 這都是過分自我陶醉之故。有新聞工作經驗的人都知道,對整個大環境來說,他們只是「 社會工作者」 他們從事報業的原因,只是考慮如何為社會服務,而「不是高高在上以導師」之居。

     偏偏有很多從事傳媒工作者,自以為不可一世, 人人都應向他們頂禮,他們因工作特別忙碌,可目中無人,對別人愛理不理,平時當然不會向別人致意,甚至別人對他致意他也不屑一顧。 接到讀者來信置之不理。

    有一個中華民國駐中東的大使葛先生告訴我, 某天他在「 世界日報」上看到一個姓翁的新聞工作者的名字,想到幾年前他在中東國家任內接待過一名從台北到中東採訪姓翁的記者,於是寫了一封信與他敘舊情,想不到信寄出後有如石沉大海。這是從事新聞工作者「 居高臨下」的慣性,寫信的外交官都深感詫異,想當年這位記者去中東求他幫助時的謙虛態度,而現在竟變得如此高傲,使他十分反感。其實在美國即使地位高如總統,低如地方官員,都有覆信給民眾的習慣,只有官僚習性深重的中國人沒有這種教養。何況從事華文報導的中國新聞人。

      從前台北某報有一個作威作福慣了的高階新聞工作者,退休後曾感慨說:當年他在工作崗位上是從上面看人, 現在不在崗位上, 則從下面看人。從這句話就可知道,在新聞機構做事的人多麼張狂,多麼自大。

 

                                                                                             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