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流氓與無恥文人

 

羅思義 文化流氓李敖自吹以四十天時間寫了一本他自己說的「淫亂往事自述」,暴露他與無知少女的姦情。在這本書之前,台北歌壇教父余天曾經公開指責李敖與未成年少女上床的穢聞,嚇得李敖出面低頭認錯。現在,李敖一不做二不休,斗膽把他的穢史公開,沾沾自喜。他把「下流」說成

「風流」,其無恥下賤莫此為甚!

其實李敖的「淫亂」行為曾經在台北一家電視台節目中公開過。某次,他帶了一個十七歲少女上電視,公開向主持節目的女主持人說,這是他的「情婦」。而該未成年少女則嬌

羞低頭不語,默認了此一事實。

依照台北刑法明文規定,與十八歲以下少女發生性行為,可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兒童福祉法」更具體指出,警方可以現行犯理由拘捕證據充足的強姦犯。但李敖公開承認他的犯行後,警方人員不敢拘捕他,原因是李敖乃知名「文化流氓」,正如台灣流行新的說法:「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因此李敖逍遙法

外。

李敖自爆與未成年少女淫亂事實,不但法律不敢追究,輿論更不敢非議,甚至此間「世界日報」出版週刊,曾經以好幾個篇幅,圖文並茂為

李敖淫亂吹捧。

至於李敖的荒淫,台北的名作家李昂女士曾經在一次訪談節目中問李敖,有沒有與他的親密女戰友陳文茜之間有「交往」,李敖不肯回答。李昂說,就她所知,早在陳文茜是台獨組織中的「建國妖姬」時,黨內男同志都為她的美姿傾倒。據說,每當會議時,她把「豐乳」擺上會議桌,眾同志無不色授魄?李敖怎麼可能不動心!李敖面對李昂咄咄逼人的問話,不敢回答,只尷尬的微笑回應,令人有無限遐思。可惜,李敖沒有在他的穢

史中把它描述公開。

李敖「骯髒事」公開,被週刊文化人吹捧,令人不禁想到:世間有無恥者,還沒有過這樣無恥的文化界敗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