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徒:傅鐵山愛共之心不渝

共產御用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傅鐵山,四月二十日在北京病逝。不知道他死後是否「息勞歸主」還是跑去見共產黨人的祖宗——馬克思、列寧。

傅鐵山經過共產黨人的洗腦,文化大革命改造,終於成為黨的馴服工具,是中共對外宣稱有「宗教自由」的樣板。傅鐵山本是天主教神職人員,大陸赤化後,基於共產黨人把宗教視為「麻醉人民的鴉片」而遭到清算鬥爭。由於他圓滑肆應,不致遭到沒頂之災,苟延殘喘到文化大革命,他的苦難終於開始。十年的折磨打擊,受盡羞辱鬥爭,從精神到肉體都被共幹、共軍、共警、紅衛兵與造反派迫害蹂躪,最後像蒙難的知識份子一樣,全部「俯首甘為孺子牛」。從此任由黨的擺佈,黨指到哪裏,他就打到哪裏,情形跟費孝通、丁玲、謝冰心、吳文藻、馮友蘭、梁漱溟等一樣,說的話與黨完全保持一致,被中共策封為「愛國人士」。於是被中共平反後加官晉爵、吃好住好,成為忠誠的「黨和人民」,並可以偶然「騎在人民的頭上」。

海外及國內的天主教人士不恥傅鐵山的媚共表現。他不知道,經過九死一生「革命洗禮」的中國人,一個個都患有斯德哥摩爾症,他們吹捧強權、歌頌屠夫、讚揚凶手,把整自己、害自己、虐待自己的匪徒當作娘親、父母熱愛。這是當前中國人社會最普遍的現象,不必責怪他們,也不必批評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