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美國共和黨總統競選人川普(Trump)和卡西奇(Kasich) 關於六四大屠殺評論的回應

 

    林保華或許是視而不見,也或許是理解能力有問題,看不出綠營側翼「時代力量」在立法院力推「兩國論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用意——這正是將中華民國現行法律體制注入台獨元素的舉動。試問,如果民國憲法不是一中憲法,如果《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不是一部一中原則的法律,綠營又何須如此大費周章地小動作頻他們只有去推動修法。綠營種種小動作如公投、正名,正是如此。這也是《中華民國憲法》一中原則的反向證明。《中華民國憲法》不是網球,要被中共和綠營打來打去。他們都想利用它,都想消滅它,都想用它來打擊對手,都想把它扣殺在對方界內。《中華民國憲法》是中國真正的一部良法,熱愛自由的中國人,無分兩岸,日間成百上千手無寸鐵卻被中共政府殘酷屠殺的學生和市民的無辜生命。

            我們當中的很多人都曾親歷那場和平示威,我們清楚地知道,我們只是在行使言論自由和抗爭的基本權利。我們向政府請願以遏制猖獗的腐敗,我們尋求政治改革以向民主過渡,僅此而已。我們是愛國者,而不是任何意義上的暴徒。      然而,中共政府卻將這次和平抗爭定義為「暴亂」,將我們歸類為「罪犯」。

            好在自由世界的人們對真相更有瞭解,在1989年的大屠殺後,許多世界領導人都義正辭嚴地譴責了那場恐怖的暴行。1989年6月5日,喬治·布希(George H. W.Bush) ,美國這個偉大的國家當時的總統,公開地斥責了中共政府的暴行,公正地指出了北京的和平抗議者僅僅是在踐行美國和中國憲法都奉為神聖的基本人權,並強調美國總是會和那些為自由和民主奮鬥的人們站在一起。與此同時,布希總統和美國國會還通過經濟和外交手段對中共政權施予制裁。

      自喬治 ·布希(George H. Bush)   以來,所有的美國總統都譴責中共政府在天安門廣場的暴行。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國務院每年都會在1989天安門大屠天安門大屠殺的紀念日發表聲明,呼籲中共政府「停止迫害那些參與抗爭的人們,並對那些被殺害、拘留或者失蹤的人

負起全責。”

         我們十分感激約翰·凱西奇州長在同一辯論中對1989年大屠殺的明確譴責和建立一座象徵和平抗議者靈魂的坦克人雕塑的提議。我們也感謝其他兩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馬可·盧比奧(Marco Antonio Rubio)       和泰德  ·克魯茲(Senator Ted Cruz )——盧比奧參議員長期以來是在國會山發出對中國人權問題關注的主要聲音,克魯茲參議員則向參議院提出議案,要求以劉曉波的名字重新命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前的廣場,以紀念這位在 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卻在2008      年就鋃鐺入獄的中國民主運動領袖。他們所言所行,令我們倍受鼓舞。

     我們認為川普先生所說的話不僅不負責任,也表明了他仍然像他在 1990年告訴花花公子雜誌那樣和中國的獨裁者站在一起,他仍舊稱道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力量」和「權勢」,有如他欣賞希特勒法西斯的「力量」和「權勢」。顯而易見,川普先生背叛了美國的價值觀和理念,我們認為他不能勝任美利堅合眾國總統一職。               

      我們要求川普先生對天安門大屠殺中的受害者和他們的親屬道歉,對千千萬萬參與和平抗議的人道歉,並且公開收回他的言論。         

中譯稿:雪笠                          原刊於公民力量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