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選歹徒做美國總統 香港 陶傑

 

奧巴馬是個善良的人,甚至接近一位君子,這一點無異議。但是在妖邪當道的亂世,一個善良的美國總統,必無法擔當維護法紀的世界警察。前英國首相張伯倫也是一個好人,富有修養,精通古典音樂和希臘羅馬史,也懂得藝術,但張伯倫做首相前最高的「政績」,是為伯明翰的市民計劃地下引水道。在太平時代,張伯倫可以是一位出色的市長,但在希特拉準備侵略歐洲的時候,張伯倫做首相,就危險了。

      奧巴馬剛上台,即訪問埃及和印尼,向全球伊斯蘭人口「釋放和平善意」。此舉當然贏盡知識份子的掌聲。但是身為美國總統,要交出成績:你的「善意」,請問換得什麼回報?伊斯蘭國的恐怖攻擊偏佈全球,歐洲、英國和世界的伊斯蘭移民或平民,有沒有為你奧巴馬的「善意」而感動,紛紛起來反對伊斯蘭國,配合西方行動,主動檢舉恐怖份子,令西方反恐事半功倍?如果沒有,則任何「善意」,皆是多餘。

這樣的總統,性格弱點實在太明顯,美國在全世界的敵人,如果不利用這八年將奧巴馬的美國欺凌至盡,簡直對不起上帝。

    普京看不起奧巴馬,伊斯蘭國看不起奧巴馬,連中國的溫家寶也看不起奧巴馬──國際氣候會議,溫家寶把印度等幾個第三世界領袖拉出來自行開會,丟下這位黑人總統不管,氣得奧巴馬,打開溫家寶的門,衝著溫家寶大罵──連菲律賓總統,也看不起奧巴馬,粗言罵他的母親。這就是奧巴馬八年的外交「成績」

     君子可欺以其方,美國總統接受凌辱,反應不是「遺憾」,就是「強烈譴責」。奧巴馬無法令八年來種種針對美國的欺凌,世界和平的威脅,包括俄國勢力侵略了烏克蘭、再擊落馬航客機,屠殺了二百多名荷蘭平民,令這種種從來沒有發生,而是讓這種事一一發生。即使國內,黑人做了總統,最終白警殺黑人、黑人又回殺白警,黑白關係瀕危至馬丁路德金以來最劣,奧巴馬的管治能力連詹森都不如。

    針對「奧巴馬症候群」,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下任美國總統,不論性別,一定要是一名歹徒:兇狠、詭詐、不講道理、甚或有點躁狂,隨時動用武力。這樣一來,至少一個菲律賓總統,不敢公開辱罵美國人的母親。